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长篇连载 >> 内容

【程庄杂交实录】(第二章 邀请兄弟一起双插自家女人)

时间:2016/3/29 3:24:40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
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4/11/20发表于:kuseku.in
是否首发:是

1.兄嫂诱惑

二痞回到家里面,妹子看自己的表情似乎多了一丝恐惧和服帖。当然,她很
担心哥哥将自己的丑事说出去,要是那样,她还怎么在这庄上生活呢?父亲一直
对自己很冷漠,关心的话基本上不说。他知道了肯定要把自己赶出家门,让自己
到外地打工去。而娘又是一个什么事都不管的人,似乎到了看破红尘的年纪,每
天只顾做好饭菜,洗洗衣服,再就是做做针线活儿。想哥哥那色眯眯的眼神盯着
自己的胸部就觉得特别不自然,笑嘻嘻地一副嘴脸更是让人看了难受。自己好不
容易在皓坤哥那里得到了些许安慰,眼看就要被这贼眉鼠眼的哥哥破坏,自己更
是不知咋办。只得先顺着自己哥哥的意思,莫要惹到了他。也不知道皓坤哥最后
和他怎么商量的,莫非出卖了自己,那可不好。

二痞第二天急不可耐地等到了中午,又是炎热的一天。庄里面的都懒得出们
去找伙伴,爬在自家门槛上,吐着红彤彤的舌头呼吸。

猫儿却不畏热,自个儿上蹿下跳,好不欢喜。二痞出了家门,径直地朝皓坤
家走来。

程俊楚家四个儿子就在仙妹河上游边上的大块平地上,房子像四合院一样四
面围起来,木质的大门有些爬满藤条。当初修建房子时,按照每家四个房间的规
格设计,老子家额外增加一个大的堂屋可供拜祖宗。中间偌大的一个天井,种满
了桂花和其他一些不知名的小树。中间一颗合抱的枫树,正结着郁郁葱葱的叶子。
南向的房子住着程俊楚夫妻和还未结婚的最小的儿子。除了从大门可以进去之外,
每家都留有后门。有大事从大门进,有私事从自家后门出入,这已经是一个习惯
了。

木匠皓坤家住在大门的左边。二痞怕撞见皓坤家其他人,不敢从正门里走,
遂绕了一个大圈子,到了后门。门打开着,皓坤家媳妇儿红梅正在晾衣服,看见
二痞来了,便爽朗地大声说道:「二痞,你终于来了,好久不见二嫂了吧,来,
帮二嫂把被子晾起来?你那那个背角。」

「是啊,嫂子你忙,不敢来打搅你。我最近有点事儿······」接过红
梅嫂子递过来的被子,将被子叠齐整,然后举过晾衣服的麻绳,搭了上去。当自
己站起来时,正好看见蹲着的红梅嫂子那领口侧漏出来的硕大雪白的奶子,竟看
得痴了。

「二痞,不是嫂子说你,没见过女人奶子不是,嫂子这有啥看的,叫你帮嫂
子晾被子,你倒不吃亏,想吃豆腐啊?小心你皓坤哥挖了你的狗眼。」

「二痞哪里敢对嫂子有什么想法?只是眼睛不听使唤啊,不是故意的,嫂子
不要多想哈。」

「你给老子现在倒说起人话来了,如果平时就正正经经的,那会找不到媳妇
儿,凭你那使坏脑子那劲儿,不要说比嫂子漂亮的,就是庄里庄外,哪个姑娘看
不上?」

「嫂子你就不要挖苦我了,只要像嫂子这样的,我这辈子就满足了。」

「你小子还是在打嫂子的主意啊,现在我是你皓坤哥女人了,如果年轻个十
几岁,还可能······」

「嫂子你现在还年轻啊······」

「呵呵,嘴巴倒甜得很,不知道下面那劲儿怎样?」柳红梅半开玩笑地说。

「嫂子保证满意。」二痞露出了无赖的本性。

柳红梅故意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把盆里面的脏水倒在了沟里。皓坤这时从屋
里走了出来。

「我说那个狗日的敢调戏我媳妇儿呢,是二痞兄弟啊。进来吧,你们两个。」

柳红梅放下卷起的袖子,推着二痞的后背进了屋子。

2.嫂子吞精

柳红梅本是庄上人家,几年前和双胞胎妹妹柳腊梅一起嫁到程家来。虽然是
同胞姐妹,两人长得却大不相同,真个环肥燕瘦。

自己是丰满高挑,一副爽朗的笑容迷倒了好多小伙子。而腊梅妹妹生得小巧
玲珑,精致的五官,像筷子一样的双腿着实可爱,像小孩子一样的脾性更是惹出
了许多笑话。两人同时嫁给了皓坤皓雀兄弟,是因为程俊楚坚持要这样做,至于
内情,大概只有很少人知道。据老人说,程俊楚曾与两姐妹的娘李小兰有过一腿,
两人今生没在一起,所以让自己的子女结合,以了却此缘。

程皓坤家的房子正门外面是一个大的院坝,秋收时节可以同时放置四卷晒席。
晒席是这里的人们用来作为晾晒粮食的垫子,因为地表是土的,谷子或者玉米直
接铺在地上的话,一方面容易混杂进泥土石子儿,同时天黑收粮食的时候又不方
便,而晒席解决了这两个不便。为了是院坝能够得到充足的阳光,房前屋后的大
树基本上被剔光了枝叶,枝叶实在太多的树基本上直接连根被拔除。这些清空出
来的空地一般都是筑起了篱笆,里面种满了应时的蔬菜。这个夏季,正是蔬菜的
大丰收时节。里面的玉米杆儿上爬满了豆角,茂密的玉米丛中南瓜、黄瓜的藤盘
根错节,郁郁葱葱,各种生命赶着太阳,努力地生长着。

二痞跨进门槛,眼前的桌子上堆满了青色的黄瓜,圆圆的南瓜,里面还有成
熟度不一样的豆角。屋子里面有一张大的红色的桌子,很新很干净,一看就知道
这家里的平时是喜欢打扫的妇人。

桌子专门是供家人平时吃饭所用,前方一个柜子上面一台弯着腰的大电视,
电视旁边对着充满艳丽图画的光碟。二痞进去不看别的,径直地走到电视机前翻
起了碟子,笑嘻嘻地转过头看了看嫂子,对着皓坤说:「哥,有没有颜色的?借
一盘看看?!」他早听说皓坤家晚上偷偷地放那种片子的事情,有人晚上还偷偷
地藏在墙壁外面偷听过。程皓坤只是笑嘻嘻地盯着妻子一言不发。

「二痞,想看什么样的?给嫂子说说。」倒是红梅像没事儿人一样。

「这个嘛,只有男人······」二痞有点不好意思了。

「有啥不好意思的。都三十几岁的人了,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奶就那两
个,不是大的就是小的,下面就是那黑洞洞的。」

「嘿嘿,我怕皓坤哥······」二痞听了嫂子说出这样的话,竟然心里
有点慌了。又不知道昨天皓坤哥叫他来家有什么事儿,虽然自己装作脸皮厚,其
实心里面还是挺害怕吃亏的。于是就说:「改天再来看嘛,皓坤哥,昨天叫我来
有什么事儿呢?」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请你帮一下忙,你嫂子有些事情要请教你一下。」

「嫂子有什么事,说了兄弟我一定办到。」看到嫂子竟然没有理睬竟然径直
地走进睡觉的房间去了,二痞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你嫂子的意思,你进去问一下。」

二痞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女人的房间是千万不能进去的,被抓住那不知
道会后什么样的后果。但是既然是他男人要求的,那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吧,二痞
想着走进了卧室。感跨进房间,看到红梅嫂子竟然脱掉了上衣,露出两只硕大的
奶子在下巴下面晃悠悠,而白花花的两腿之间,黑漆漆的毛发一直延伸到屁股后
面。

二痞来不及细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下面的鸡巴不由自主地把裤子
顶了起来。红梅很优雅地一手抓住了下面的突起物,顺手将二痞紧紧的抱住。

「来,给嫂子揉揉背,揉揉身子。」红梅的声音突然变得软绵绵的,充满了
需要整个世界的那种空虚。

程皓坤在后面将卧室的门栓插上,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三个人。

一张大大的双人床在房间中间,上面红红的被面像公鸡的头花。

只有一扇虚开的像百叶窗一样的地方透进一束束的光。在这样的盛夏酷暑里,
这样一个凉爽的地方并不多见。

红梅搂着二痞的脖子亲着,拖曳到了床沿上。二痞惊慌问道:「嫂子,这是
啥意思嘛?」

「你皓坤哥不是昨天日了你妹嘛,你不是看见了吗?你皓坤哥说你今天日了
嫂子,就算扯平了。兄弟你答不答应。」

二痞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一直以来想要干的事情到来得这么

快。红梅嫂子那柔软的手,肉嘟嘟的嘴巴,颤悠悠的奶子,都让二痞紧张得
不知道该干什么后干什么,只得胡乱地朝两个奶子上抓去,一手一个像摘桃一样。
红梅口中轻声的呻吟着,仿佛在其中得到了很多的满足。

「二痞兄弟,你不要慌,你皓坤哥一起来,哎哟,你弄疼了嫂子的咪咪··
····」

二痞不知道「咪咪」为何物,也不知道嫂子是从哪里学来的,但是肯定就是
自己手中的宝贝。听到皓坤哥要和自己一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一起来」,下
面那东西实在是涨起来难受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解了裤带,抹下裤头,
雄赳赳气昂昂的家伙竟然将头毛了出来。红梅一下捉住鸡巴,将自己的嘴凑上去,
竟含进了嘴巴里面吃了起来。

程皓坤在后面也脱了裤子,摸着老婆的屁股,用他那久经战场的东西在屁股
后面来回地磨了起来。眼看嫂子那屁股左右来回地画着圈,和她男人捉迷藏一样
地玩弄起来。二痞实在禁不住嫂子那肥厚嘴巴的套弄和舌头的缠绵,身体一阵颤
抖,射出了一滩滩的精液。红梅来不及将嘴巴移开,随着一阵阵的颤抖那东西就
进入了喉咙里面去了,至感觉一股股膻腥味儿,混合这男人的那股子体味,使得
自己的身体更加的兴奋,于是细心地将眼前这男人鸡巴上残留的液体用舌头清理
干净。那东西慢慢地软了下去。

皓坤看着二痞在自己女人嘴巴里面射了精,女人将所有的精液都吞进了自己
的喉咙,便挺起自己下面那杆早已等不及发火的枪,径直地从后面插进了红梅肥
美的鲍鱼中。向二痞挥了挥手,「兄弟这么不经干,哥哥我还没有开始呢?!红
梅,你再给兄弟弄弄。」

其实不用红梅再弄,二痞那刚刚射过精的鸡巴在嫂子的呻吟声中不一会儿又
挺直了身子,这一次看起来更有精神了,好像上过战场受过伤的士兵,等待着真
正的战斗的冲锋。

「二痞兄弟,你还真快,又起来了,嫂子是不是很厉害啊?」

红梅用她那惯有的开朗语气说道。「来,到床上去躺着,嫂子让你鸡巴再舒
服舒服。」

二痞于是爬到火红的被子上躺着,想一个「太」子,只是那一点是立起来的。
皓坤将鸡巴抽了出来,等待女人摆好姿势。

「兄弟,今天咱们三个一起来玩玩。」相比平时说话的爽直口快,皓坤此时
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儿有点颤抖起来。

只见红梅嫂子爬到二痞的身上,双腿分开骑坐到了腰的位置,屁股顺势摆弄
了起来。当女人的脸伸向二痞的眼前,伸出舌头要往二痞嘴上舔来时,二痞差不
多紧张得停滞了呼吸。于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睛,任凭红梅嫂将舌头进入
到自己的口中。二痞第一次感觉到女人湿漉漉的嘴唇像夏季黄昏大雨过后的土地,
而不断打转的舌头像被捉住的蛇在挣扎。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真正的幸福终于来了,
比起和瞎寡妇的那些少得可怜的温暖的日子,红梅嫂子似乎对他有更多的需要,
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和价值了。于是想更快地再一次真正插入
眼前这个女人的下体中。

虽然平时红梅是一个喜欢说笑,把男女之事说得轻松,看得清淡的一个人。
说起女人的那玩意儿从来不脸红,倒是程家庄里面那些年轻后生听了之后不觉地
硬起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把她那丰满活力的躯体当做了晚上自渎时候的幻想对象,
很多的年轻小伙儿找对象就按着她的模样。像现在这样的自己男人面前吃着其他
男人的鸡巴和精液,和其他男人调情的事情第一次做的时候,身体有了另外一种
说不清楚的兴奋。没过多久,双腿之间就渗出了许多白浆似的液体,后面男人的
抽插更是使得自己下体流出了液体越来越像水,越来越稀。所以当自己骑到二痞
兄弟的身上,很容易地就将他那直挺挺的鸡巴收进了自己的屄里面,顿时一种充
实的感觉袭上心头,巴不得里面的宝贝一直坚守在里面保卫着自己的神灵。

当自己老婆和二痞的身体上下都交合了之后,程皓坤的激动达到了顶点。他
想多看看自己女人和别的男人操在一起时候的模样,多么想有一个东西能够将眼
前的这场景和画面永远的记录下来,他听说过一个叫「照相机」的东西可以达到
这样的目的,于是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买一台「照相机」。女人那哼哼卿卿
的呻吟,两个下体连在一起不断撞击的动作,满足了自己多年以来的幻想。

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是自己给庄里其他男人戴上绿帽子,今天自己老婆被人
心甘情愿地干,终于明白了那些被戴绿帽的人为什么不找自己麻烦了,他们自己
反而乐在其中呢。身体这感觉啊!老婆还是别人的好么?!

3.双插妻嫂

程皓坤活到四十几岁额模样,也算是尝遍了了人世间许多的酸甜苦辣。作为
家中的第二个儿子,从小在家中的待遇就不是那么的令人欣慰。长辈们的关爱早
在大哥程浩乾身上倾注尽尽了。轮到自己的,就是那严肃不容置疑的父亲那宏伟
的理想了,家中的孩子要行行出状元。自己从小就不是习读诗书的材料,这在两
三岁的时候就被看出来了。自己最爱做的事情是将那些木头用刀削成各种各样的
形状,为此,自己的手不知多少次被割伤过。父亲眼看儿子对于手艺活儿的热爱,
于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就拜了师傅学了手艺。这么多年来,没有哪一家的桌子
板凳家具没有程皓坤经过他的墨斗的。他和庄里的其他两个师兄弟一起做工,每
年的收入是庄里其他家庭不能相比的。经常因为到有些家里干活,男人下地之后
只留女人在家做饭招待,皓坤借此机会把玩弄了好几家媳妇奶子,上了好几家人
的木床。

有的甚至是大婶年龄的女人也心甘情愿地愿意服侍他一会,一般手工钱的时
候呢皓坤看着面子多少会减少很多。

其实妻子柳红梅何尝不知道自己男人在外面的风流荒唐事儿

呢,每当皓坤哼着小曲儿回家,就知道今天又是吃了肉的。于是就要求自己
男人讲讲和那些女人之间的事儿,是怎么弄的,那女人奶子怎么样,下面的水多
不多,有没有叫床之类的。皓坤也忍不住炫耀似的如实说来,于是红梅就埋怨起
来,为什么自己这么命苦,自己也去找野男人算了。但皓坤始终不允许有其他男
人自己戴绿帽子,直到不久以前,终于松了口说试一次又怎么样,才有了现在对
二痞的邀请。

眼看二痞和自己插入过上千次的女人干得正酣,于是挺着硬枪,拍了拍女人
的屁股,让她伏到二痞的身上去,将鸡巴在红梅的屁眼前轻轻地蹭了蹭,只进去
了半个龟头。那菊花防守似的收了一下,皓坤顿时感觉强硬地进去只会弄伤性器,
于是吐了一口水在手指上,将其在女人屁眼中揩拭了几下。再将青筋暴露的鸡巴
对准红梅的屁眼,径直地捅了进去。只听柳红梅啊啊大叫了几声,仿佛真的弄痛
了一样。接着便使劲儿地抽插了起来,柳红梅一直叫个不停,有时骂道:「妈的,
竟搞我屁眼,啊·····爽·····」

二痞见皓坤哥在上面插了嫂子的屁眼,红梅嫂子被夹在了中间,忍不住地叫
唤,那水一样柔软的皮肤在颤动,下面的屄一阵放松一阵收缩,并且越来越紧了。
自己虽然被压在底下,但还是挺直了腰杆,望中间抽插着。

此时柳红梅确实是痛并快乐着。当上下两个男人的鸡巴同时插进自己的前屄
后动时,那种说不出来的刺激几乎让自己差点昏迷过去,只感觉一下被两个男人
同时需要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她知道,只要自己叫得越欢快,两个男人干得就会
越猛烈,而那正是自己所需要的。此时,她想现在最好是有一千个一万个男人来
干自己,自己就是一个婊子,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妓女,只求得到男人的抽插。

初始感觉到自己女人屁眼的紧凑,似乎有一千层褶皱的屁眼里抚摸着自己的
鸡巴,肉棒感受到的爽快是干屄完全不同的。于是后悔起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开发
了这块多么富有的宝地?眼前的女人仿佛不是自己的老婆,自己的老婆没有那么
风骚,那么地懂得情趣。几百抽之后,竟然忍不住,精液直接射到女人屁眼里面
去了。伴着红梅的抽搐,似乎她也得到了一个高峰的体验。

「婊子,给老子鸡巴弄硬。二痞兄弟,等一下我们换个位置,你到后面来,
管你鸡巴爽死。」(未完待续······)

纯属原创,如果有一点喜欢,你的支持和建议是我不断改进的动力!

 
相关文章
  • 男女啪啪啪(www.051av.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