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家庭乱伦 >> 内容

浪妻淫女(1-9完)

时间:2019/12/9 14:07:48

一、生意難做

我叫于東,是一個做服裝生意的,多年打滾下來,身家也頗豐。結婚已經十

六年了,老婆淑芬是一個公務員,在工商局工作了十年,她嫁給我時才十八歲,

那時她在讀大一,是學校有名的美女,而我比她大了六歲,已經開始在打理服裝

生意。

我用盡千方百計將她追到了手,又令到她未婚先孕,不得以下放棄學業嫁給

了我,但卻不肯跟我一起做生意,她認為做生意需要很多心機,她寧願在國家單

位而不用那麼多的你訛我詐,所以託關係在工商局找了份工作,也做得很滿意。

女兒叫于可,年紀跟我結婚的日期一樣十六歲了,在市裡讀高中,跟她母親

一樣長得亭亭玉立,一副小美人的模樣,我們一家三口關係融洽,不知羨慕了多

少人的目光。

今天正常去檔口打理生意,剛一進門工仔阿健就對我說:「老闆,今天阿雯

上醫院了,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這營業執照怎麼辦?商場方面剛才又來問了。」

阿雯是我的會計,這兩天正幫我搞營業執照更新的事,我檔口所在的商場管

理超嚴的,營業執照辦不好的話我的損失就大了,輕者罰款個十幾二十萬,重者

關檔停業並永久取消我在這家商場的銷售權。

阿芬前天跟我說工商局方面有點麻煩,她正盡力幫我搞,不料她昨天出了車

禍,上了醫院。過幾天是五一,工商放假的話,我的營業執照又要拖很多天的,

百般無奈之下我只好吩咐好阿健看好檔口,自己走工商局一趟。

說實在的,妻子在工商工作,我還從未有去工商局看望過她,這一次辦理營

業執照的事我也跟她提過,叫她找局長說一說,幫我搞定這件事情,可她支支吾

吾的在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上去工商局我也不事先給電話她,想給她個

意外。

進了工商門口,我問大堂服務:「你好,我是李淑芬的愛人,找她有點兒事

情,請問她在哪裡辦公?」大堂服務瞄了我一眼,說道:「哦,李淑芬啊,她在

三樓轉角第三間。」我覺得她的眼光有點蹊蹺,似乎帶點驚訝,又帶點莫名的閃

避。

我雖然心裡懷疑,但不方便去問個究竟,道了聲謝後直上了三樓。只見三樓

左右都有轉角,隨便往右轉了進去,數到第三間,見門是關著的,正要回頭到那

邊看看,突然聽到妻子的聲音傳到耳朵裡:「劉局,請你不要這樣……」

我一呆,正想要敲門的時候門卻打了開來。妻子慌慌張張地從裡面跑出來,

一擡頭看見了我,「啊」地一聲叫了出來。她後面一個男人叫道:「淑芬!你就

讓我……」

話未說完他也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我,幾秒鐘的驚愕後,這個男人一肅面容,

乾咳了一聲說道:「你是哪個部門的?在這裡幹什麼?」

妻子定了定神說道:「劉局長,他是我愛人。」

那個劉局長聽了嘴巴長大了幾秒,這才滿臉推笑說道:「哦……原來是淑芬

的愛人,久聞大名,久聞大名。怎麼要來探望淑芬也不先打個招呼?我也好招待

招待……快請進,快請進。」閃過身子讓我進屋。

我定眼打量了一下這個劉局長,只見他四十來歲的年紀,身材稍胖,身高大

概一米七左右,細皮嫩肉的,可能是當官的原故,自身有一種威嚴。

坐下後我才發現這個辦公室很大,中間一張大班台,大班台後面有個一大屏

風,屏風後面又似乎還有一間暗間。劉局長見我打量辦公室,笑著說:「這個是

我的辦公室,怎麼樣?還算過得去吧?」

我回過神來說道:「局長辦公室自然非同一般,不知道淑芬在哪裡辦公?」

劉局長聽得出我話中有話,尷尬地哈哈笑了一下,說道:「李淑芬同志的辦

公室在另一間,今天她拿了些文件讓我批,所以……」

剛才看到妻子時,我已經留意到妻子手裡拿著一疊文件,雖然心中有很多疑

惑,但此時又能夠說什麼?

我做生意時早就學會了種種交際手段,也哈哈一笑道:「我這個老婆做事總

是有點不讓人放心,所以以後她在單位裡可要劉局長你多多照顧。」

劉局長偷偷看了我一眼,見我臉色正常,當下心懷大開,也笑道:「哪裡哪

裡,我們這些做領導的當然要照看屬下的成長,談不上照顧,談不上照顧。」

當下我和劉局長你一言我一語地閒聊,平時話不算少的淑芬低頭不言不語,

不知想著什麼。我見也聊得差不多了,心想也是時候將我來的目地跟劉局長說說

了。

於是將我營業執照的事情對劉局長說了出來,原本以為這一點事劉局長一定

會爽快地幫我辦妥,不料劉局長聽了後咳了一聲對我說:「小于啊,不是我不幫

你,你這件事情可不好辦哦!」

我吃了一驚,說:「劉局長,我就過了這麼半個月忘了換執照,有這麼大件

事嗎?」

劉局長歎了口氣說道:「小于啊,如果在一個月前的話,這件事不用你說,

我只要向下面的人說一聲,你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可是你的運氣不好,正好碰

到上面的政策下來,我要是幫了你,那我可是要下好多工夫才行的。」

以我的江湖經驗哪裡聽不出他的言下之意,當下一臉笑容,從兜裡拿出早就

準備好的支票遞了過去說道:「還請劉局長多多幫忙,小弟以後定當回報。」

滿以為劉局長會伸手接過我的支票,然後事情自然好辦了,不料劉局長推開

了我拿支票的手說道:「小于啊,錢這東西我是看得多了,東西多了也就不希罕

了。」

我一愣,心想你不希罕錢還能希罕什麼?嘴裡說道:「劉局就是劉局,果然

是見過世面的人,不知道劉局是喜歡古董還是字畫?」

劉局長歎了口氣說道:「我要的東西千金難求啊!這東西雖然小于你有,可

是你未必肯給啊!」說完有意無意地瞄了我妻子一眼。

我一時還反應不過來,不明白我有什麼東西是我不肯給的。妻子在旁拉了拉

我說道:「你別再煩劉局了,自己再想想辦法吧!」聽到妻子這麼說了,我只好

告辭了出來,一肚子的疑惑和一種莫名的不安圍繞著我,生意也懶得做了,早早

回家休息。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對我妻子和劉局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懷疑。

晚上妻子回來的時候我已經睡了,她近段時間總是要加班,但像今天這麼晚

還從沒有試過。妻子鑽進被窩的時候驚醒了我,我將她摟住說:「淑芬,我有些

事情想問你,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問才好。」

淑芬也摟著我說道:「是不是關於今天的事?你……你還是不要問的好,我

向你保證,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我一聽淑芬的口氣就知道她跟劉局的關係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心裡迫切地想

知道事情的真相,右手穿過淑芬的睡衣在淑芬的胸罩上揉捏著,說道:「淑芬,

我相信你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可作為丈夫,我希望,也有權知道你的事情。」

淑芬擡頭看了看我,說:「我怕我說了後你會受不了,做出不明智的事,那

就不好了。」

我將淑芬的胸罩向上拉開,手指在淑芬乳頭上捏著,淑芬雖然三十多歲了,

可是身材一直保護得很好,乳房還是那麼的堅挺,睡覺時玩弄她的胸部是我最愛

的事情。

聽了淑芬的話後我心裡愈加懷疑,安慰地說:「你知道我一向很冷靜的,我

向你保證,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冷靜地面對好不好?」

淑芬給我揉捏得有點受不了,伸手將我的肉棒掏了出來套弄。我的肉棒大概

有十八公分長,此時在淑芬小手刺激下硬了起來,我心裡莫名的一蕩,把睡衣睡

褲都脫了下來,赤裸裸地享受淑芬小手的服務。

淑芬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用嘴和手刺激著我的身體,夫妻多年,她知道我

那些地方需要怎樣的刺激,從我的脖子到我的胸部,再到我的小腹,最後到我那

高高豎起的肉棒,她一隻手將我的肉棒輕搓,另一隻手在我的大腿部和陰囊處撫

摸。

正當我心癢難當的時候,淑芬用小嘴將我的肉棒含住,她嘴裡的溫暖差點沒

讓我噴了出來。

就在此時我的腦海裡又回想起今天工商局的事,淑芬從局長辦公室跑出來的

表情和局長看淑芬的眼神在眼前一閃而過。心想如果這件事情我沒弄清楚的話,

我可要給憋死了。

我伸手拉淑芬的手臂,說道:「淑芬,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

淑芬停了下來,看了我一眼,歎了口氣說:「你真的想知道?那好,只要你

答應我不要激動的話,我就告訴你。」

我忙不叠地答應說:「那當然的了,這麼多年了你還不瞭解我的性格嗎?我

可是個做事絕對冷靜的人。」

淑芬回到我的身旁,憑由我將她的睡衣脫掉,雙手在她身上遊走,定定神,

似乎想整理思緒,半晌才說道:「今天你到劉局辦公室的時候聽到什麼了?」

我說:「我聽到你在拒絕什麼,還有那個劉局好像在要求你什麼,隔著門,

實在聽得不太清楚。」

淑芬又歎了口氣說:「事情要從去年中旬說起,這個劉局那個時候剛調來,

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看我的眼光是與眾不同的,果然他來了沒半

個月後就藉故要我去他的辦公室問這問那的,雖然我們說的都是公事,但他總有

意無意地接觸我的身子。」

我加重了握住淑芬乳房的手,問道:「你就給他接觸?」

淑芬輕「啊」了一聲,套動我肉棒的手也用力抓了一下說道:「你還說你很

冷靜的?你這樣我不說了。」

我忙賠笑道:「沒有沒有,聽到有人要非禮我老婆,我自然會有點反應啦!

老婆大人請你繼續說。」

淑芬白了我一眼,繼續說道:「開始時我也不太在意,後來他開始跟我聊起

家庭生活,說他老婆幾年前死了,只留下一個十六歲的女兒一起生活,他的女兒

不肯他再續弦,所以他很寂寞。又說我長得很像他死去的妻子……」

我哼了一聲說道:「這種爛手段也用得出來,我看這傢夥的泡妞手法也太差

了吧!」

淑芬又白了我一眼,也不理我,繼續說道:「說著說著他拿出他妻子的相片

出來給我看,沒想到他妻子的模樣還真的有點兒跟我相像。他說他很想念他的妻

子,所以看到我時他心裡的震撼是很大的,也特別留意著我……」

淑芬說到這裡停下不說,用手玩弄著我的肉棒,好像在想著什麼。

我急道:「你往下說啊!後來他又做了些什麼?」

淑芬有點自言自語地說道:「後來他拉住了我的手,我竟然沒有掙脫,因為

他跟我說了他妻子怎樣跟他共渡患難的事情,我很激動,感覺到他老婆的偉大,

他又把我摟在懷裡說我很漂亮、很溫柔、很善良。

我知道那是不對的,可那個時候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我了,他吻我的臉,吻

我的嘴……那可是除了我丈夫之外沒有那個男人對我做過的事啊!我覺得渾身無

力,想推開他卻反而給他抱得更緊。我本來緊閉的嘴也給他的舌頭撬了開來,他

的舌頭在我嘴裡尋找著,我明知道他在找什麼,我明知道這樣不可以,可是我的

舌頭就是不聽話地跟他的舌頭絞在了一起。老公,我是不是很壞?」

不知怎地,我聽淑芬敘述她被局長非禮的過程,我心裡竟然充滿著莫名的興

奮,本來有點軟下去的肉棒現在挺得有點發痛,一陣陣蕩意在我胸口迴轉,慾火

在我小腹騰升,反而對劉局對我老婆非禮的反感卻毫不存在。

我嘴裡說道:「他的確有點男人魅力,這也難怪你的,你繼續說吧,將經過

仔細說出來,把你的心情也按實說出來。我不會怪你的。」

淑芬聽到我的回答有點吃驚,擡頭看了我一眼,握著我肉棒的手感覺到肉棒

的變化,神情之間想要問什麼的,張嘴卻止,又低下頭繼續說道:「他的口技很

厲害,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他的脖子。吻了一會,他本來摟住我腰的雙手有一

隻開始不老實地在我小腹撫摸,雖然隔著衣服,我還是感覺到他手掌的熱量,他

的嘴這時離開了我的嘴吻我的耳根,嘴裡的熱氣噴在我耳朵裡,搞得我耳朵好癢

好癢,我……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他趁機把我的上衣角拉開,手直接在我的小

腹撫摸……」

淑芬好像在挑逗我的耐力又停下了話音,我的手用力地搓著她的乳房,嘴親

吻著她的耳根,輕輕地說:「是不是這個樣子?」

淑芬紅著臉點了點頭,嗔道:「你這個人真是的,你老婆給人非禮,你這裡

的反應還這麼好。」說完用力捏了捏我的肉棒。

我笑了笑,說道:「老婆大人給人非禮得這麼享受,我的反應當然大了。」

淑芬睜大了眼睛說道:「你是在挖苦我?」

我連忙說道:「沒有的事,只要你做的事情我都會支持的。再說了,你剛才

說過你是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的,你現在這麼坦白的對我說這些事情,我能夠

挖苦你嗎?你繼續說啊,我一定支持你。」

 

 
相关文章
  • 亚洲va在线va天堂va(038av.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