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家庭乱伦 >> 内容

亂之罪

时间:2019/12/9 14:07:44

(1)塵封的記憶

匆匆來到小姨的家,離開媽媽雖然不喜歡,但是看著媽媽肚子一天一天大了,

心理上既高興又憂,沒有跟媽媽激烈的性愛,自然心理上不滿意,但媽媽堅持不

同意小磊讓他在身上奔馳,剛好學校放暑假期間,媽媽要求小磊去小姨家走走,

想到小姨家在靠海的一棟別墅,風景優美不說,海邊徐徐海風吹在身上,是那麽

暇意,告別媽媽匆匆來到小姨家。

海灘上的景色始終是那麽迷人,潔白的沙,藍色的海,晴空萬里。偶爾吹來

的海風讓人感覺像是進入了天堂。打開我的筆記本電腦,看著亂愛之美,心里不

禁又産生了一絲的難過。

和小姨在一起的日子,雖然隨時都充滿了激情,但是總覺得沒有了以前,和

母親的那種精神肉體合二爲一般的水乳交融。也許,也許\ 我一直把小姨當成母

親的替身,也許吧……

「小磊,在想什麽呢?」耳邊傳來小姨的聲音。還沒等我回答,她已經一屁

股坐在我的旁邊,「你說這海美嗎?“小姨看著遠方,冷不丁地說出這句莫名其

妙的話照實讓我感到困惑。

徐徐的海風吹拂著她的長發,小姨的表情看起來是那麽的優雅。「很美…

…「我輕聲說道,然后又轉過頭去,繼續看著遠方。

「你想她嗎?」小姨又輕聲問。「說老實話……很想“我知道這句話令誰聽

了都不是滋味,但我還是大著膽子說了出來。

小姨沒有再說什麽,緩緩地轉過頭來看這我。不知過了多久,才輕聲說「把

手給我」我疑惑的伸出右手,只見小姨默默的拿著我的手把它按在了她豐滿結實

的左乳房上。小姨左乳房上的手術刀疤雖然在美容的情況下暗淡了不少,但還是

可以清楚地看到,隔著手心下的皮膚,我清晰地感覺到一顆心髒正在堅強的跳動。

「我和你都想她,真的」小姨微笑著對我說,可淚珠已經隨著臉頰緩緩地落

到了她的乳房上,再緩緩地劃到我的手心里,很溫暖的感覺……我知道,小姨沒

有怪我,但是那顆心卻很難過。

我輕輕拭去小姨的眼淚,對著她說「不管怎麽樣,你和母親是我最愛的人,

這世上,只要有你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說完這句話,我輕輕的攬過她的腰,

低下頭親吻著她的朱唇,手也慢慢不老實地劃過她的那件小小的比基尼,撫摸著

結實的臀肉,口中、手中帶來的快感讓我的肉棒頓時像是竹筍般勃起。

小姨明顯感覺出了我下身的變化,西方特有的生活習慣頓時讓她像是發了情

的母狗,一把把我推倒在沙灘上,然后兩手用力把我的沙灘褲脫到腳下,然后色

迷迷的抓住我的雞巴撸動起來,眼神也變得淫蕩之極「噢,baby,沒想到你

的雞巴能那麽快就漲到這麽大」

我得意地用手摸著她堅挺的大奶子說「那你還在等什麽?」小姨白了我一眼,

然后俯下頭,一口就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嘴里「噢,你這個騷母狗,就不能慢慢來

嗎?這樣我很快就會支撐不住地“下體傳來的感覺簡直讓我興奮到極點。

小姨好像故意要和我作對,腦袋起伏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看到這種情形也毫

不示弱,伸出手,把他的身體倒轉過來,這樣便形成了69式,然后我把她的丁

字形泳褲用力往旁邊一拉,令那條什麽也遮不住小布條深深嵌進了她豐滿的屁股

柔內,頓時,一股鹹騷味沖入了我整個鼻子。

「小姨的騷屄已經不停地流著口水了」我跳笑著說,由於小姨此時正含著我

的雞巴不願放手,所以她只能不停的晃蕩著屁股,示意我快點對他的小口産生行

動,我用另只手指輕輕的插進了她柔軟的小穴內,頓時感覺到里面的淫肉像是受

到了什麽刺激,從四面八方一起湧上來,把我的手指緊緊裹著!我暗自高興,小

姨的騷屄真是極品,然后我又伸出另外一只手,和著緩緩流下來的淫水,一下子

便把兩只手指同時插進了小姨的淫穴。

「啊……」淫穴傳來的刺激頓時讓小姨再也控制不住,大聲淫叫出來,從騷

屄里也噴出了不老少的淫水,我暗自得意,剛準備提高速度,小姨已經一下子站

了起來,然后轉過身,面對著我,用手抓住我的雞巴,然后蹲準自己的粉紅色的

淫穴坐了下去。

「小磊,你的雞巴好大哦,插得我得淫穴好舒服哦……使勁,快點,使勁,

哦……」

「你這個騷貨,淫穴好緊哦,快點,揉自己的奶子」我也興奮得抓住她的腰,

不停地往自己跨下送。

小姨顯然對我的話感到滿意,高興得用手揉搓著自己的大奶子,而且還時不

時地用用舌頭舔著自己猩紅的乳頭,樣子簡直淫蕩之極。

我拍了拍她的屁股示意她起身,然后讓她翹起肥大的屁股,從后面使足力氣

把我的肉棒對準他的小穴一插到底。「哦……親愛的,你的雞巴實在太大了,快,

操死我!使勁……」

我興奮得操起我得右手對準她肥大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頓時小姨潔白的屁股

上多了一個豔紅的五掌印「怎麽樣,爽不爽?你的騷淫穴真是夠淫蕩,使勁叫,

快點」

「我的老公,快點操,把我的小屄操爛都沒關系,快點」阿姨顯然快要到底

了興奮的邊緣。我一邊鉚足了勁,不停的擺動著腰,一邊用手掌不停的拍打著豐

滿的肉丘「小磊……輕……輕一點……痛……嗯……」痛字剛出口,那大寶貝已

挺進一半了。

「哼……小磊……嗯……」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沒入了,可是這次小磊將寶

貝挺入后,就不再動了,只讓大龜頭緊抵花心,在穴心上磨著,大龜頭在里面一

脹一縮的。

「啊,小磊,好難過啊。」

「小姨,哪里難過呀?」

「不知道,人家都難過嘛。」

「哪里難過?」

「嗯……小磊壞死了啦……就在里面嘛……」

「你不說我怎麽知道?」

小磊說著,猛力將大龜頭顫了兩下,直抖得小姨渾身酥麻,忍不住道:「啊

……不行……我要……」

「說不說……」

「小磊……我說……小穴難過嘛……」話剛說完,小臉羞得通紅,引逗得小

磊緩緩抽插起來。

「小磊……快點嘛……唔……」

「我就是要……小姨……浪……」

「人家不會嘛。」

「不會就不弄了喲。」小磊說著,表現一付無精打采的樣子,並且慢慢向外

抽出寶貝,剛抽到小玉戶的洞口。小姨忍不住抱著他,不讓他抽出。

「小磊……不要抽出來嘛……逗得人家難過死了……小磊……我要……」

「要什麽呀?」

「好虎哥,人家急死了,干我嘛。」小磊被逗得欲火上升,便將寶貝插入洞

內,狠狠地抽插起來。

小姨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斷呻吟著:「嗯……唔……唔……」

「小磊……小姨不行了……哎呀……」小磊知道她泄了,連忙把大寶貝往回

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陣陣麻癢,周身發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度流水。

「啊……小磊……不能再動了……」小磊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干著。

「小磊……哎呀……不行了……不能動了……」小磊知道她忍不住了,連忙

用足力氣,猛力地抽插數下后,自己也一個顫抖,「噗」、「噗」射了陽精。

射得小姨張嘴直喘:「啊……小磊……嗯……」

兩個人都泄了精,相互傳纏在一起,浪水淫精順著豐臀流到床單上,弄濕了

一大片。一會兒,小姨才噓了一口氣說:「小磊……差點兒要了小姨的命。」

「小姨,舒服嗎?」

「嗯……好美呀……魂差點都離去了……」說著自動摟抱小磊獻上香吻,軟

小的香舌也送到小磊的口中。

兩人片刻溫存,最后小姨說:「該夠了吧,快起床,看別人不笑死才怪。」

小磊道:「這有什麽好笑的,我們才不怕。」

「嗯……不……快起來……」小姨扭著小腰撒著嬌,那樣子可愛極了。

「好,我們起來吧。」

「你先起來。」

「爲什麽你不起來?」

「不……小磊……人家怕你看……」

這時小磊笑了起來,找著衣服穿,走到床前道:「小姨,我來拉你。」

「那你閉上眼睛。」小磊很順從的緊閉雙眼,等一會兒,小姨遞給他手,他

輕輕的一拉。

「呀……哎唷……」

「怎麽啦?」

「痛……下面很痛……都是你害人家的……」小姨用著埋怨的眼神看小磊。

小磊笑著說道:「誰叫你剛才動得那麽凶,現在又怪我。」

「小磊……壞你……我不來了……」她說著,終於,在不絕於耳的「啪啪」

聲中,我射了……伸手要打他。最后她又給小磊抱住了,一陣甜蜜的吻,這

才嘻

嘻哈哈的換衣服……

這沙灘旁得別墅真是我的天堂……

正當小磊趴在小姨身上休息的時候,遠不知一架望遠鏡真再偷窺他們。望遠

鏡后,一張蒼老的臉頰真再不停地抖動,忽然,一行淚水順著臉頰緩緩落下「真

是冤孽呀,嗚……真是冤孽呀!」

kenho2162006-4-2008:07AM

*******************************************************

房間里的一切都收拾得有條不紊,我滿意地看著小姨說「你真是位賢妻良母,

西方的教育看來在小姨身上沒起到什麽作用,還是中國人的思想」

小姨緩緩走到我身邊,摸著我額頭對我說︰「小鬼頭,我在賢良淑德,也沒

有你媽媽強呀,想當初姐姐嫁到你們余家,可是操碎了不少心」

「你知道媽媽以前的情況嗎?」

我問小姨︰「不是很清楚,不過好像在有你之前很可憐,對了,姐姐走的時

候留給我了一個箱子我還沒有看里面裝的什麽東西,本想見到你就告訴你,可成

天和你快活都忘得一乾二淨,要不,我們去看看里面是什麽吧」

「搞什麽,這麽重要的事情居然沒告訴我,小姨,你的屁股又癢了?」我調

笑道。

「這還不是因爲有你這個小鬼頭,弄得人家成天魂不守舍的」小姨害羞的樣

子照實好看「好了,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吧“

………………………………

擺在我和小姨面前的是一個落滿了灰塵的破皮箱,箱上的鎖已經因爲年代久

遠,上面鏽迹斑斑,我和小姨費了很大的力氣才用起子敲開了這把鎖,打開來,

里面除了一本相冊以外,慢慢一箱全是筆記本。

我拿起相冊,里面全都是母親年輕時的黑白照片「原來姐姐年輕的時候就那

麽有女人味」背后的小姨也跟過來看。我擺了一眼小姨隨手翻看起來,不過果然

就像阿姨說的,母親年輕的時候就應及是一個大美女了,白色的的確涼襯衣雖然

看起來老土,但是照片上清晰可見母親的襯衣紐扣繃得像是要斷了一樣,可見母

親的奶子那時候已經不同凡響了!

我猜想,要是母親和我現在一般大,我肯定會不管三七二十一,讓它成爲我

的女朋友。「這個男人是誰?」我指著一張家庭合影問小姨。小姨湊過頭來,看

了一眼說「那是你的爺爺,不知道爲什麽,離家出走了,好像是因爲你奶奶去世

了吧,心里難過,唉……現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聽了阿姨的話,心里挺不是

滋味的,然后又仔細端詳了一下爺爺的面孔,說實話,爺爺張得並不怎麽樣,但

是看起來卻很年輕有力,也許是住在鄉下吧,成天勞動也當算時鍛煉身體了。

放下相冊,我打開第一本筆記本,時間是1980年,仔細算來,母親當時

只有16多歲,上面這樣寫著:從今天起,也許我的日子將會産生翻天覆地的變

化,我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什麽。但我無怨無悔,因爲……我愛他……

就這樣,我打開了母親塵封多年的記憶之門……

………………………………

這是1980年的一個夏天,天氣熱得簡直讓人難以忍受,其他村落都像是

人死絕了般的寂靜,但是在余家村,卻是一幅熱鬧沸騰的景象,原來是有人結婚。

雖然經過了十年浩劫的洗禮,全國上下都堅持勤儉節約,但是像在這種偏遠

的村落,一些明間的傳統還是保留了下來,鞭炮齊鳴,人聲鼎沸。站在最中間的

新娘害羞的滿臉通紅,低著頭,微笑著,暗暗覺得自己幸福,而再看旁邊的新郎,

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隨著鄉親們的祝賀聲,只是一味的憨笑。

人群中,一些個無所事事的地痞流氓真一邊窺望,一邊低聲說著什麽。

「你說他余老二有什麽能耐,居然能找個那麽俊的黃花大閨女,真是奇了怪

了」一個猥瑣的瘦子說

「聽說新娘的家里好像在城里很有錢的」旁邊的一個矮子接話道

「資本家當然他媽的有錢了,要是沒錢的話,那會養出那麽大的奶」一旁的

一個胖子粗聲說

「你他媽的小點聲」矮子踹了胖子一腳「生怕別人聽不到你的想法?“

「不過胖子說得也對,你看那對奶,簡直是大得出奇,比你媳婦的屁股還要

大。」瘦子對矮子調笑的說道。

矮子的臉頓時像是豬肝似的通紅,「放你媽的屁,行不行我揍你?」

還沒等瘦子說話,旁邊的胖子又說道「那小媳婦叫什麽名字來著?」

「好像是較許珂,呵呵,聽說是知青,后來合余老二因爲工作的近,所以好

上了」矮子顯然已經把新娘的底細查得非常清楚了。

剛準備得意得像聽其他兩個人誇獎自己能干的時候,卻等了半天,一點回音

也沒有,矮子疑惑的看著兩個人,只見瘦子和胖子此時眼睛瞪得溜圓,而且還不

時地咽著口水,看向中間,矮子連忙也往人群中一看,原來新娘此時正彎下腰向

坐在人群前排的村長、村支書一類的人握手。

這一彎腰,那對巨乳便透過領口讓所有在場的人都看了個清清楚楚。也許因

爲天氣太熱白白的胸脯上已經泌上了一層細汗,在陽光的照耀下,立體該十足!

而那條深深的乳溝想是具有魔力一般吸引著在場所有男人的眼球。

太陽慢慢的已經下了山,喜酒也吃得差不多了,人們滿足的打著飽嗝拍著肚

皮回向自己家走去,許珂此時已經是頭暈眼花,雖然自己酒量不錯,但那些人紛

紛來敬酒,實在讓她的胃有點吃不消。

余老二早已醉得和攤爛泥似得趴在桌子上鼾聲四起。「唉,不能喝就不要喝

那麽多嘛」徐珂摸著余老二的額頭心里想到「算了,還是洗個澡早點休息吧“

余家的條件還算不錯,院子中間準們有一個供洗澡沖涼的涼棚,但是周圍只

用了很簡單的木板做謂擋板,許珂難爲情地看了看四周,畢竟是個城市里來的姑

娘,對於這樣的環境還是有些不大適應。只見她來到涼棚里,看了看四周,發現

要是有人偷看自己的話,確實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於是放心的拿起木桶朝院子

中的水井走去。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就在這時,一條黑明「唰」的從不知哪個角落溜到了涼

棚的背后,朝靠放在那里的一堆稻草中間一轉,頓時隱沒其中。許珂挑著一桶水

搖搖晃晃的來到了涼棚內,慢慢脫去身上的的確良襯衣,隱沒在衣內的大奶頓時

彈跳著暴露在空氣中,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極了剛出爐的大包子!涼棚后面的人

透過木縫看到這種場面,早已興奮得慢慢掏出雞巴,手淫起來。

許珂的身材確實不一般,充滿活力的身體給人一種熱烈的感覺,胸前的巨乳

隨著身體的扭動在空氣中不斷劃著優美的弧線,而下體,黑色的三角地帶簡直有

人無比,完美的屁股大而上翹,像極了美神維納斯。

可她此時哪知道自己完美的人體早已被人一覽無余,沖涼帶給自己的舒爽簡

直讓她忘乎所以,根本聽不到木板外的喘息聲。黑影此時好像也快到了高潮的邊

緣,而此時許珂恰好把屁股對著自己翹起來洗腳,肥大的屁股中間,兩片誘人得

陰唇好像正朝著黑影招手,褐色的小屁眼也不失時機地一收一縮,終於,一股炙

熱的液體隨著手臂的擺動,射在了木板上。

「要是沒有這塊木板,那……那該多好呀……」黑影心里想著,雙眼依舊透

過門縫看著里面性感的女人,而手中的肉棒在不到一分鍾之內又變得剛硬起來,

隨即,手又開始不停的揉搓起來……

2誰是黑影?

太陽剛剛升起,余家村的大小街道就已經熱鬧起來,男男女女都扛著鋤具朝

自己家的自留地走去。余老二家也不例外,雖然余老二是在村里的宣傳隊工作,

而且昨天剛新婚,喝得二暈二暈的,但工作的責任心還是使他一下子從床上立了

起來。

抽了一根煙后,余老二這才完全清醒過來,於是往身邊一看,此時的許珂還

在熟睡,微紅的臉頰挂著絲絲的笑意,也許正在做著好夢,櫻桃小嘴微微上翹,

尖挺的小鼻子感覺秀氣十足,再往下,上半身除了一件老式的奶罩之外,許珂白

皙的皮膚裸露無疑。

那原本就很大的奶子,在乳罩的襯托下更顯得龐大無比,大半部分的胸脯都

擠了出來,甚至能看到乳暈的邊緣,被小被子蓋著的下身露出一截粉嫩的大腿,

讓余老二簡直是心猿意馬。妻子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在余家村都算是數一數二

的,呵呵,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麽運氣,居然能把她占爲己有,余老二想到這里就

有點興奮起來。

看著許珂胸前的巨乳,余老二慢慢朝那深深的乳溝埋下了頭,但是當嘴唇快

要接觸到皮膚的時候,屋外卻傳來同事小劉的叫聲,「余老二,起床了,太陽都

曬在你家媳婦的屁股上了,哈哈,趕緊的到宣傳隊去」余老二郁悶的搖了搖頭,

然后把嘴唇移到了許珂的俏臉上,親親吻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出了門。

「你小子那麽大聲干什麽?」屋外傳來余老二訓斥小劉的聲音。

「哈哈,提醒你一下,別成天和你大奶子媳婦混在一起,革命尚未完成呢,

哈哈」小劉調笑得說。

「你還說,再說我把你的雞巴割了下酒,」

「哈哈……」

隨著屋外的聲音越傳越遠,余家又恢複了死寂,余老二的臥室里,除了許珂

輕輕的酣聲外,再沒了任何聲音,但是,過了一會,臥室的房門卻無聲無息的被

打開了,一個人影慢慢進了屋,然后關上門朝床前走去……

人影走到床前看著睡熟的許珂,兩道貪婪的眼光對著她那對豪乳里里外外的

上下掃描,喉嚨里不時地發出咽口水的聲音,終於,黑影慢慢的脫下了褲子,那

條黑幽幽的大肉棒此時已經頂到了自家的肚皮。

熟睡中的許珂再怎麽也不會想到,自己剛踏入余家還沒出兩天,身子連余老

二都沒看到,就成爲了別人手淫的對象,而且不是一次,黑影看著許珂幾乎裸體

的上半身,不停的用手撸動著自己勃起的肉棒,終於在一身低吟之后,精液猛地

噴了出來。

雖然黑影及時的用手遮擋住,但是還是有一些精液隨著沖力不偏不倚沾到了

許珂的嘴唇上,而最讓黑影感到興奮的是,睡夢中的許\ 珂居然伸出舌頭把粘在

嘴唇上的精液全部舔了進去,而且好像還很享用的樣子,像是剛剛喝了什麽瓊漿,

嘴角露出孩童般的微笑,隨即,又陷入沈睡中……

kenho2162006-4-2008:08AM

「真是個騷貨」黑影暗暗罵了一句,隨即打開門,出了房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許珂終於頭暈眼花的睜開了雙眼,透過窗戶,炙熱的陽

光讓她感到一陣眩暈,等她無力的直起身子才發現乾燥的喉嚨像是快要著了火,

內衣與內褲都被汗水浸濕了,「唉,以后還是少喝點酒的好」。

搖搖晃晃的起了身,換了一套乾淨的內衣褲,許珂走出了門外,看著屋外熱

辣辣的陽光,於是打算把剛才換下來的衣服統統洗掉。

村落里除了偶爾一些雞鳴狗叫,再也沒有了生氣,也難怪,這麽熱的天氣,

即使在田間勞作的人們,現在也應該回生産隊解暑納涼去了,每家的屋門都緊閉,

余老二家除了剛剛睡醒的許珂,好像也沒有人在屋內,所以,許\ 珂也落得自在,

哼著小調,來得園內的水井旁洗起衣服來。

但是,令許珂怎麽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她不遠處的一個柴火垛里,兩雙色狼

般的眼睛,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左右晃動的大奶。

「怎麽樣,我說對了吧,你看,小媳婦的奶子,確實比你家黃臉婆的屁股都

大,嘿嘿」

「放你媽的屁,你說夠了嗎?」

「嘿嘿,開個玩笑,你他媽生什麽氣?對了,她在洗什麽東西,一條布帶帶?」

「你懂個屁,那叫奶罩,就是專門兜女人奶子的衣服。城里的女人都用這個」

「哦,還是我們矮子張厲害,什麽都懂,不過話說回來,這騷娘們的奶子真

是大,那麽一個小衣服,我恐怕都罩不住,你看,那奶子晃的,操他媽的,真爽」

這個說話的傢夥把話說完,一直沒等到他稱做矮子張的人回話,於是不情願

的把眼光從許珂的奶子上移到旁邊,想看看矮子張在做什麽,這一看,差點沒笑

出聲來,原來此時的矮子張早已掏出了腫脹的雞巴,不停的橹動起來。

「你他媽的還真心急」她調笑這對矮子張說

矮子張好像根本無所謂的樣子,一邊不停的橹動,一邊若無其事的說「你狗

日的麻稈也他媽不是什麽好貨,雞巴肯定已經比我還硬了吧」

被稱作麻稈的傢夥剛準備反駁幾句,但話到嘴邊再低頭看看自己早已鼓起的

褲裆,於是,也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隨即掏出雞巴,和矮子張一起默不作聲的

看著不遠處許珂晃動的大奶,手淫起來……

由於胸部過於豐滿,再加上不停的左右晃動,許珂的的確涼襯衣口子已經不

知不覺地崩開了一顆、兩顆,直到整個奶子全都凸顯出來,許珂也沒意識到自己

已經完全走了光,兩個肉球似乎正急於擺脫最后的束縛,不停的從奶罩邊緣攀升、

在攀升……終於,小小的乳頭再也受不了刺激,從奶罩的上邊緣凸了出來。

看到此景,不遠處的柴火垛里微微傳來兩聲低吟……然后又恢複了平靜。

晚上,於家村燈火通明,炊煙四起,余老二家也不例外,全家人都忙里忙完,

準備著晚飯,正在燒水的許珂從來沒有干過那麽多的體力活,臉上的表情看起來

非常疲憊,旁邊的余老頭看著兒媳婦勞累的樣子,於是說「小許呀,受委屈了,

俺們家里比不上城市,所以會很辛苦,呵呵,你要注意身體呀」

公公的安慰讓許珂頓時精神了不少,忙對余老頭說「沒事的,爹,習慣了就

好了」說完笑咪咪的拿起鍋朝里屋走去,背后的余老頭看著許珂窈窕的身影,以

及性感的屁股,漏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

好不容易等到了休息時間,此時的許珂早已累得不行,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迷迷糊糊中,她感到有人正在解著自己胸前的衣扣,於是睜開雙眼一看,眼前,

余老二此時已經脫了個精光,身下粗壯的肉棒早已頂到了自家的肚皮。「你干什

麽哦,人家要休息了」許珂很不情願的扭動著身體。

kenho2162006-4-2008:09AM

「老婆,我們昨天都沒有那個,今天總可以吧!」余老二色迷迷的對許珂說。

「誰讓你昨天喝那麽多酒,那是自找的」說完,許珂賭氣般的轉過身去,余

老二被潑了一頭涼水,但並沒有泄氣,於是也不說話,慢慢揭開了許珂的衣扣,

雙手把奶罩往兩邊一拉,頓時,許珂兩顆大如排球般的奶子跳了出來,余老二立

馬覺得口乾舌燥,一只手一個使勁的揉搓著,然后慢慢低下頭,嘴里含著一個乳

頭舔吃起來。

余老二的行動讓假裝睡眠的許珂慢慢的也來了反映,只覺得下身一陣陣的燥

熱,陰道內不停的禁脔,淫液像是決堤了的河水,不停地往屄口之湧,余老二見

許珂身體不停的扭動,知道老婆已經來了反映。

於是用力脫下許珂的褲子,把褲衩往旁邊一撥拉,挺起雞巴就插了進去,

「啊」突如其來的疼痛,讓許珂頓時覺得下身好像是被撕裂了般,連忙揮打著小

拳頭,朝趴在自己身上的余老二猛敲,一邊敲,一邊嘴里還在不停地說「放開我,

疼死了,快拔出來“

此時的余老二還是比較憐香惜玉的,停止了抽動,擡起頭,看著疼的眼淚嘩

嘩的許珂說「我慢慢來,過一會就好了,你這樣叫,會把爹娘吵醒的」說完,低

下頭朝許珂的朱唇吻去。

愛人甜蜜的吻,讓許珂暫時沒了疼痛的感覺,隨即慢慢的也放松了不少,余

老二感覺到雞巴上的壓迫感好像小了許多,於是再一次緩緩抽動起來。

隨著快感越來越強烈,許珂此事已經完全把自己融入了愛欲的河流,不但把

余老二抱得緊緊的,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也高高翹起來,余老二此時興奮得已經

開始胡言亂語了。

「老婆,你的騷屄好棒哦,夾的老子雞巴好舒服,你舒服不舒服嘛」余老二

一邊不停的抽查著,一邊問身下的許珂

許珂做夢也想不到斯文的老公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本來按照平日,肯定早

已面帶怒容,但今天聽到這席話,反而讓她又是一種快感湧來,於是低聲說「舒

服」

余老二聽到平時賢慧的妻子說了聲舒服,得意地狠插了幾下,然后又說「喜

歡大雞巴嗎?」「喜歡“」喜歡什麽?「

許珂被余老二問得下面淫水之流,再也顧不得什麽,拉過余老二的耳朵細聲

說「喜歡我男人的大雞巴,騷屄喜歡男人的大雞巴,快,我想讓你使勁日我」

妻子的浪聲淫語傳到余老二的耳朵里就像是給他打了一針興奮劑,雞巴頓時

又粗長了幾分,然后抱起許珂的大屁股沒命的抽插起來……

「你這個騷娘們,平時看起來柔柔若若,原來那麽騷,那好,老子今天要好

好的日你」

屋里,余老二的喘息聲、許珂的呻吟聲,再加上皮膚的撞擊聲彙成了一部愛

欲之歌!而屋外,一個黑影正透過窗戶的縫隙,看著里面的春宮圖,許珂性感的

裸體,誘惑的淫態讓黑影簡直看得入迷,那黑色的*** ,濕淋淋的屄口,再加上

渾圓的屁股,豐碩的大奶,差點多次讓黑影噴到褲裆上。

黑影環顧了下四周,看見了涼在不遠處,許珂白天洗得奶罩和褲衩,於是二

話不說,輕悄悄地把奶罩取了下來,回到窗前,一邊聞著那條奶罩,一邊看著里

面的性感裸體,一邊掏出雞巴手淫起來。終於,在許珂翹起大屁股誘惑的看著身

后的余老二,等待著他插入的時候。黑影射了……

透過月光,看著手中盛滿自己精液的奶罩,黑影得意的漏出了笑容,潔白的

牙齒看起來陰森恐怖……

也就在這時候,從屋角的另一邊傳來低微的腳步聲,黑影連忙一繞身,躲到

了堆在一邊的柴火垛后面。

腳步聲到了余老二臥室的窗沿下停了下來,然后同黑影一樣,一邊不停地朝

屋內窺視,一邊掏出雞巴用晾在一旁的許珂的褲衩手淫起來。

黑影心中不禁想到「這個人又是誰呢?」

……………………………………

第二天一大早,許珂就起了床,經過昨天一夜的春宵,明顯的可以看出來她

的臉上紅潤了不少,當她走到院子內,發現自己昨天洗得的奶罩褲衩此時已經不

翼而飛,她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再不遠處的柴火垛上,自己的奶罩正大咧咧的

挂在一根柴上,而褲衩卻卷曲的躺在自己屋外的窗沿下。

許珂緊張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快步走到跟前,拿起奶罩和褲衩不敢停留的回

到了屋內,等她靜下心來,看著眼前肮髒的貼身衣物,才發現里面滿是粘粘的東

西,湊到鼻子前一聞,頓時差點讓她暈倒,居然是精液。「難道……難道昨天自

己的身子,都被……都被看了……?」許珂實在不敢再多想下去,於是順手把那

兩條肮髒的東西丟到了擺在堂屋的大櫃子下面,懷著一顆忐忑的心做事去了。

這一整天,許珂都在想「會是誰呢?到底是誰做的呢?」

 

Tags:亂之 之罪   
 
相关文章
  • 亚洲va在线va天堂va(038av.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