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家庭乱伦 >> 内容

鬼父的榮耀(1-5)

时间:2019/12/9 14:07:42

第01話:鬼父一家最後的日常

「優奈,去叫爸爸起床吃飯了。」廚房傳來媽媽由美子聲音。

「叫過了~」被喚作優奈的少女,穿著初中制服,坐在餐桌那兒吃著早餐。「但是他爬不起來,不能怪我啊。」

「真是,都快八點了。」由美子端著一盤煎火腿與荷包蛋出來說道。

由美子朝著樓梯上頭喊道,「老公,趕快起來,要遲到了!」

優奈看著媽媽,發出牢騷。「討厭,像爸爸這樣子的人,媽媽你當初怎麼會想要嫁給他啊?」

在優奈的眼中,中年的爸爸算是她最討厭的人之一。身上總有著奇怪的體味。走路總看起來無精打采,說話有氣無力,一點兒精神氣兒都沒有。

每次出去時讓爸爸跟著,都讓優奈覺得很丟臉,不想承認他是她的爸爸。

「是啊,優奈你說得沒錯,媽媽當年也是美人呢,也不知道為何會答應爸爸。」由美子嘆了口氣,笑著對著女兒說道。「你以後可別跟媽媽一樣,隨便找個人就嫁了喔,不然會後悔的。」

由美子雖然用有些調侃的語氣說著,但卻不自覺多少透露出她內心的想法;對於嫁給丈夫鬼頭日三郎,她一直覺得是人生最大的錯誤之一。

鬼頭日三郎在泡沫經濟時代還算得上是人才,公司也很重用他們這些年輕人,但當日本經濟惡化後,他們的價值馬上貶了下來。雖然到最後日三郎還是在後續的裁員風波中留了下來,甚至熬十幾年的資歷熬成了課長,但大概一輩子的出息也就是這樣了。

家中有二個女兒都還在唸書,正是花費最大的時候,僅憑丈夫微薄的薪水不足以支持這個家,所以一直操持家計的由美子,最近也不得不出來找兼差的工作,最後在一間大賣場擔任推銷店員。

都已經一把年紀了,還得出來掉臉面地推銷牛奶、冷凍食品,由美子不免會心中有怨,認為自己眼光太差選錯了人。不過身為傳統的日本婦女,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都是根深蒂固的觀念,所以由美子她也認命了。

雖然如此,但由美子在與女兒談話時,總是不經意會貶低自己的丈夫,這也讓二個女兒與自己父親的關係親密度不斷下跌,打從心裡看不起他。

基本上在這個家中,三個女性都把本是家中支柱的鬼頭日三郎,當作是空氣一般的存在。只要他有按時繳薪水跟回家,他的其它事,沒人會真正留心在意。

「什麼?八點了,為什麼沒人叫我?」鬼頭日三郎慌張的聲音從樓上傳來,他狼狽地拿著褲子,身上的西裝及襯衫鈕釦也沒有扣好,領帶拿在手上,就這樣衝了下來,嘴巴還不停抱怨著。「害我又快遲到了。」

真是討人厭的中年大叔!

優奈看著不成體統的爸爸,心中厭惡地想著,嘴巴也不客氣地說道。「別冤枉人啊,我已經叫過你起床了!」

說是叫過他起床,其實也不過是路過門口時隨手敲二下的程度,完全是敷衍。

「真是的,如果遲到了怎麼辦,這個月的全勤獎金又都沒了。」鬼頭日三郎嘴巴著急地碎唸道,雖然只是幾千塊的獎金,但對家裡也不無小補啊。

「什麼啊,一點小錢也計較成這樣?真沒出息。」吃完早餐的優奈,邊起身邊說道。

「優奈,怎麼可以這樣直接在爸爸的面前,這樣講呢?」收拾餐桌的由美子唸道。

言下之意,不是不能這樣講,只是不該直接當面講罷了。連由美子自己都沒注意到,無形中自己是在縱容女兒瞧不起自己的爸爸。

頭頂已微禿的鬼頭日三郎沒多說什麼,他早習慣了妻女的這種態度,很早以前他就學會不要去在意了。

隨手拿了片火腿蛋土司裝入紙袋,日三郎就準備趕地鐵去了。

「優奈,你不是也要上學嗎?跟爸爸一起走吧。」日三郎邊穿鞋邊回頭說道。

「蛤~~~~~不要,我才不要,跟爸爸走好丟臉!」優奈不掩飾厭惡地說道。

不是因為已經初中了還跟爸爸走一起而害羞拒絕,單純是因為厭惡跟已經有小腹的爸爸走一起,被認識的人看到,那就太丟臉了。

「爸爸的車到底什麼時候修好啊,真討厭跟他一起搭地鐵。」優奈回頭問媽媽。

家裡原本有一輛開十年的車給爸爸開著上班用,但前陣子日太郎在雨中開車打滑,還撞進別人的店鋪。雖然日三郎當時有撞擊到頭部,不過檢查後發現無大礙,住幾天就出院了。

只是人雖然沒事,爛攤子卻是不小。

除了撞壞的車子必須進廠維修外,還得賠給店鋪受損的店家一筆錢,更糟糕的是保險公司最後還認定為人為因素而非意外事故,不願支付保險金。

因為這件事,家裡經濟的負擔更重,念高中的大女兒奈緒也不得不出去打工。這點更讓家裡三個女性對他有更多不諒解,日三郎在家中也更加沒地位了,平常吃完晚飯就躲進書房,免得到處晃惹人厭。

現在優奈一提到這件事,由美子也不高興了。

出個車禍都拿不到保險金,還得賠付一大筆錢,自己的老公實在太沒出息。修車的錢現在也不知道在哪裡,由美子甚至巴不得那車最好修上幾年,不然一旦修好就又是一張帳單得要支付。

「別抱怨了,跟爸爸一起出門有什麼不好,還不快去,要遲到了!」由美子催促道。

「對了老公,別忘了,這幾天我們賣場舉辦週年慶,晚上我都必須要加班不能回來,晚餐你記得自己解決。女兒們的份,我都幫她們預備好了。」由美子對日三郎說道。

有準備女兒的份,卻沒有自己的?

聽到由美子理所當然的口氣,日三郎楞了一下,最後還是點點頭。「我知道了,你也辛苦了。」

「對了媽媽,下個月我們學校有文化祭,你有空可以過來捧場喔!我會給你點數券的。」優奈在玄關處喊著。

說完轉頭瞪了爸爸一眼。「……你可不要來啊!一張都不會給你的!」

日三郎什麼也沒說,穿戴好就匆匆要出門了。

日三郎:「我們出門了!」

優奈:「我走囉!」

由美子:「路上小心。」

看似平常的日常,誰也不知道,這一天會是這個家巨大的轉折。

第02話:喪失處女的女兒優奈

晚上,約莫八點多,優奈匆匆趕上地鐵。

為籌備文化祭的展覽,她們社團每個人今天都留下來,開會到剛剛才分配好各自的工作。

能趕上八點發車的地鐵,優奈覺得自己很幸運。

優奈的學校離家裡比較遠,如果再拖更晚的話,就不是十五分鐘一班車,而是一個小時才一班車了。

雖然時間晚了,但車廂內仍然有很多人。

大多是上班族。

日本也逐漸跟南邊的某鬼島看齊,最大化員工的價值,包括壓榨他們晚上休息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雖然日本的企業還不至於像鬼島那樣連加班費都不給(鬼島通常只給員工他們永遠沒機會用到的補休時數),但對這些上班族來說,每天這樣加班仍然是很辛苦勞累的事。

許多人都在打著瞌睡,甚至還有人練成站著睡的高級技巧。

車內充斥著讓人昏昏欲睡的氣氛。

站著拉著吊環的優奈,也被這種氣氛感染了。剛剛全力投入在社團會議上的她,眼皮也開始搭拉下來。

又一站到了,一批人下去,又更多一批人上來,車廂內頓時變得有些擁擠。

優奈跟人在車廂內擠著,各種味道跟人的體熱弄得她很不舒服,不時隨著地鐵的晃動還有人擦撞她。優奈也只能無奈地告訴自己,人會越來越少的。

這也是事實,剛已經是市區內最後的一個大站,接下來的停靠站都是靠都市外圍的住宅區。人只會一直下去,不會再這麼誇張湧上這麼多人。

又是一隻手擦過她的大腿。

是不經意的嗎?

但頻率似乎越發著頻繁,彷彿像是種試探。

癡漢嗎?優奈心裡想著,手不禁握緊包包的背帶。

優奈不是沒有碰過癡漢,畢竟年輕貌美的學校女生是這些變態的最愛。但以往她們都是女生三五成群,這些色狼如果色膽包天,敢來吃她們豆腐,都是被她們圍起來追打的份。

但今天優奈只有一個人,因為她不是在放學時段跟同學們一起搭的車。

優奈只能暗自祈禱,希望那個變態或自己要下的站趕快到。

麻煩的事還是來了,那隻手裝自然地擦過優奈短裙下的大腿幾次後,動作開始變得大膽,直接伸入了裙中,開始撫摸起她的臀部。

變態!色狼!人渣!

優奈在心中狂罵著。

要是有同伴在身邊的話,她現在早就拿起包包打人了,但現在她卻不敢有什麼動作。

追根究底起來,優奈也不過只是個半大不小的初中生,單獨一人時,慌張起來就手足無措了。

癡漢的那隻手隔著內褲揉著優奈的臀部,不時還用手指劃過她的股間。當他這麼做時,優奈都覺得身體一陣戰慄,似乎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優奈試著想要閃躲開他的騷擾,但還沒到下一站前,根本沒有多少可以讓她挪移的空間。周圍的人也都一臉疲倦與冷漠,他們要不是在打著瞌睡,要不就是在做著自己的事。

摸了後面不滿足,那隻手伸向了前面,用手指沿著優奈的小穴畫著圈兒。

優奈還是頭次被人這麼摸著那兒,她不自覺想縮緊大腿阻擋,但卻沒有什麼用。

微弱的快感仍然不斷從下面傳來。

見優奈還是悶不吭聲,那隻手終於沿著優奈胖次的邊緣,用手指把它挑開,準備開始探入裡面摸索。

眼看私密地帶要被觸及,優奈慌忙地微轉身,但地鐵一個晃動,身邊的人剛好擠過來,讓她動彈不得。

她只能依稀看見,對方也是個穿著西裝的上班族,但是是背對著她。

那手輕柔撫摸著優奈那兒剛長出來的稀疏細毛,然後用食指跟無名指分開她的陰唇兒,正中的中指不客氣地探了進蜜穴裡面。

被……被插了………我的那裡………

這是腦中一片空白的優奈,剩下的唯一的念頭。雖然只是手指,但也是優奈頭一次被人侵犯著。

優奈抓緊吊環,縮著身子,試圖抵禦住體內湧出來的奇怪感覺。

優奈的陰道感覺到手指的入侵,但這指頭卻顯得十分紳士有耐心,它是一點一滴地在伸入著,沒有給優奈帶來太大痛苦跟不適,反倒讓她覺得很舒服。

隨著那手指的伸入,很快就觸碰到女孩子最寶貴的那層膜。

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女。

這在聽說只有幼稚園裡面才找得到處女的日本,真的是很難得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意識到這點的關係,那隻手停下好一陣子沒有動作,久到優奈以為他都要就此放棄繼續。

手縮了回去。

優奈鬆了口氣,看來他應該是滿足了,所以放過自己。

但事情並不是這樣。

優奈聽到背後傳來悉悉窣窣的聲音,是衣料之間互相摩擦的聲音。接著便是一雙手襲向她的胸口。

竟是那個背對著自己的癡漢不滿足單手的侵犯,乾脆轉身過來要好好玩弄優奈一番。

那雙手隔著毛衣和襯衫撫摸著優奈的胸部,雖然才剛進入青春期,但發育好的優奈已經有B等級的罩杯。

過往是她自豪跟與朋友炫耀的本錢,今天卻成了癡漢那雙手的玩物。

優奈緊咬下唇,努力讓自己不哭出來,然後掙扎著扭動身體,但絲毫阻止不了對方的進逼。

對方幾乎是將優奈緊抱在懷裡,若不從正面看的話,還以為這是感情相當好的二人擁抱在一起。

雖然隔著三四層的衣料,優奈稚嫩的胸脯依舊敏感,被這樣的老手撫摸把玩,很快就有了感覺,呼吸聲也開始變得粗重。

癡漢的手繼續熟練地解開毛衣的鈕釦,解開襯衫的鈕釦,很快優奈的內衣便暴露在空氣之中。

優奈一直想用手把癡漢的手給拉開,但原本就只是個普通的小女生,怎可能是大人男性在力氣上的對手,最多是對方增加一些小小的麻煩,還趁機摸了優奈小手,吃了幾把豆腐。

內衣是前扣式的。

癡漢的手滑過胸前,沿著胸帶摸索著,很快便找著了夾扣處,稍微一用力便解了開來。接著再用些力緩慢地抽著,把胸罩給從優奈身上拉了出來。

優奈大吃一驚,她可沒想到這個變態這麼大膽,居然還抽走她的胸衣。當她意識到想搶回時,變態已經把她的胸衣給收進西裝口袋內,同時另一手把玩起優奈裸露的胸脯。

啊………

少女純潔的胸脯哪有這樣任人把玩的經驗,下意識優奈她就要尖叫出聲。但隨即癡漢收走胸衣的那隻手用一塊軟布摀住了她的嘴,不讓她有發出聲音的機會。

軟布上帶著奇妙的味道,似乎浸染過什麼液體;當優奈吸入時,只覺得手腳都使不上力,只能勉強站著,腦中也是一陣空白,沒辦法集中注意力。

隨著電車的搖晃,優奈只能無力地靠在身後的癡漢身上,才不會讓自己跌倒坐在地上。

眼見藥效發作,優奈身後的男子便放心地把玩起優奈小巧的乳房,肆意地在掌心上揉捏著。而敏感部位被這樣觸摸,粉嫩的乳尖被人用指頭搓弄著,讓觸電般的快感不斷襲向優奈。

差一點優奈就呻吟出聲,但她最後一絲清明讓她給強忍住了,但發紅的耳朵已經出賣她開始動情的事實;優奈身後的男子看得一清二楚。

男子伸手撫向優奈的下身,只見他手指鉤住優奈胖次的側邊,用某種鋒利的東西割斷了它,然後再次快速地將優奈的胖次也收走。

現在可以說優奈的裡面完全是空無一物的,只剩下外頭淩亂不堪的衣物可以勉強遮羞。下身的清涼讓優奈下意識想夾緊大腿,但雙腿卻不聽她的使喚,在微微地發抖著。

再一次,男子的手又深入優奈的小穴中;此時優奈的上面與下面都在男子的掌控之中,被肆意地玩弄著。

啊……啊……

優奈發出無聲的呻吟,身體因快感而不自覺微微前彎,手提的書包已掉落在地。優奈的二隻手分別貼在男子的大手上,雖然是想抵抗拉開,但從外人的角度看過去,卻像是在鼓勵著對方繼續著。

優奈很想哭,此刻的她不像早晨在家時那般強勢,此刻的她只是個被欺侮著的少女。

男子邊撫弄著優奈青春的肉體,邊悄悄拉開褲檔的拉鍊,掏出怒挺的粗大肉棒。

他不想再忍耐,只想用肉棒狠狠挺入眼前少女的小穴,享受進出的快感。

男子用腳尖巧妙頂開優奈的雙腿,趁著她還來不及回神,肉棒已經挺入她的小穴之中。

緊窄,濕潤。這是男子挺進後的第一個感覺。

對優奈來說,卻是撕裂般地強烈痛楚。男子粗大的肉棒無情地捅穿優奈的那層薄膜,奪走了她寶貴的處女。

這般地痛楚反倒讓優奈暫時恢復清醒,她努力掙扎著轉身回頭,她要看清楚身後的禽獸到底是何模樣。

「…………歐、歐多桑!?」

第03話:不走運的鬼頭日三郎

鬼頭日三郎覺得自己最近很不走運。

車禍之後,雖然醫生說並沒有受傷,但鬼頭日三郎他覺得自己有哪裡不太一樣了。

對性的衝動一直在增強。

起先出院時還好,只覺得是待在醫院太久而有了積累。回家就算老婆不樂意,自己在書房用手解決就好。

但隨著日子一久,他發現單純的自慰無法緩解他內心的那股衝動。

以為自己身體出了狀況,鬼頭日三郎當時也很緊張地回醫院就診,但不管醫生怎麼檢查也查不出異常發生的原因,只能推測可能是腦部有稍微受損受傷,可是還不至於影響日常生活跟生命安全。

面對鬼頭日三郎半信半疑的眼神,尷尬的醫生最後只好給一個看似不怎麼樣的建議,多運動。畢竟研究顯示,透過適度的運動,維持身心健康,能有效緩解內心的性衝動。

鬼頭日三郎也沒其他好方法,只好照醫生的指示開始規律運動;晚上偶爾會出去跑步,或是在書房進行重量訓練。

不得不說這個建議還是挺靠譜的。每次當鬼頭日三郎在劇烈運動中,身體分泌腎上腺素及腦內嗎啡時,那種愉悅感似乎跟做愛的感覺差不多,還真的暫時抑制住了自己的性衝動。

而且附帶的好處是身體變得健康且強壯許多,雖然穿上衣服看不出來,但鬼頭日三郎知道自己鍛鍊出不少肌肉,感覺很不錯,像回到以前年輕的時候。

但就像一開始說的,他,最近很不走運。

這幾天晚上都經常性的下大雨,不能夠出去跑步,公司最近又打算再推出不少新的藥品,連他這個小單位在前幾天都分到一個企畫案,被命令在明天之前弄出個銷售方案出來。

為了這件事,他跟部屬們已經晚上義務加班好幾天,回到家都很晚了。睡覺都來不及,更別說要運動了。只是哪怕就算如此拼命,但企劃的資料還是弄不出來,如果今天晚上不熬夜弄的話,明天自己鐵定在主管會議上又會被公開大罵。

壓力大,心事多,自然心情很不好。可以說現在的他身心狀況都很不好、很不穩定。

鬼頭日三郎心事重重地搭上回家的地鐵,跟往常一樣,跟其它一臉疲憊的人擠上了車。對這些日常,他已經習慣到麻木了,現在的他只想放空,什麼都不要想。

當地鐵一個晃動時,他手不自覺往後碰到一個柔軟的存在。

經驗告訴他,那是女性的臀部。

就在意識到這一點的這一刻,連日積累的性慾,忽然一口氣全部釋放出來。

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手就直接不斷地擦過那柔臀。即便他心裡清楚這麼做他冒了很大的風險,但,他已經停不下來了。

就像一個餓了許多天的人,當你在他面前擺上一桌豐盛的酒菜,哪怕他心裡清楚自己虛弱的腸胃無法適應,他仍然會無法克制地大吃起來,哪怕他明知道這樣可能把自己活活吃死。

飲鴆止渴,不外如是。

當他試探了多次,發現對方沒有多大反應,他的手開始大膽摸了上去,肆意地揉弄著。

並沒有太多贅肉,對方的屁股摸起來十分有彈性。雖然自己背對著對方,但根據對方屁股的高度,再加上那觸感,鬼頭日三郎判斷對方應該是個年輕女性,甚至可能只是個學生。

如果是這樣,鬼頭日三郎就能理解對方為何不敢聲張。年輕女孩畢竟臉皮薄,不想在眾人面前丟臉,所以大多都是想說忍耐到到站就好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

已經不滿足小範圍的鬼頭日三郎,把手探向對方的前面,隔著內褲開始對小穴部位劃起圈兒。

雖然對方好像身體微曲,大腿夾緊,但只要她不逃去別的地方,這麼做根本沒多大意義。但也可以理解,畢竟這時候大站才剛過去不久,車上正是人多的時候,她想逃也逃不了。

覺得自己已經琢磨到對方心思的鬼頭日三郎,放心地用手指拉開內褲,直接整個手掌探入,撫弄起對方的陰部,甚至中指探入到對方的蜜穴之中。

稀疏的陰毛,緊窄的穴徑,更加佐證對方是個年輕女孩兒。

忽然伸入小穴的手指遇到了一層薄膜似的攔阻;鬼頭日三郎先是一愣,緊接著心頭就是一陣狂喜。

這女孩兒竟然是處女啊?這在現在實在太少見了!

錯過了,就可能不再有機會遇到啊!

這樣的心思一起,鬼頭日三郎便馬上下了決定,把手縮了回來。

他想起自己公事包內放著的公司產品樣本,一種可以有效治療失眠的成藥。因為成分天然無副作用,助眠的效果又好,將來不需醫師處方簽,便可在一般藥局內購買。

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鬼頭日三郎從口袋裡拿出了手帕,在手帕上倒上一些新產品,只到整個手帕沾濕。雖然效果比不上用口服的好,但直接透過鼻腔黏膜吸收,反而可以更快奏效。

一切準備就緒後,鬼頭日三郎就整個人轉身過來,正對著背對自己的少女。不過因為多少有些心虛,鬼頭日三郎沒仔細多看對方幾眼,他頭稍微上?了些,裝作自己正在看那些貼在車廂內高處的廣告。

匆忙間,他只留意到對方真的是個穿著制服的學生,看這制服似乎還跟自己女兒優奈同間學校。

鬼頭日三郎這次不再摸向下身,改為單手直接摸上對方的胸部,他想好好滿足下手感。

隔著衣服揉弄起來,鬼頭日三郎覺得有點遺憾,因為對方因為年紀不大的關係,發育不怎麼樣,充其量只有B罩杯的大小,加上衣物的阻隔,實在不怎麼過癮。

摸著摸著,鬼頭日三郎很快解開了對方制服上的鈕釦,伸手探入裡面。得說他的運氣真的很好,對方穿的是前扣式的胸罩,手指稍微一緊一放,胸罩的扣子便解了開來。

一個鬼使神差的念頭,鬼頭日三郎像是惡作劇似地把對方胸罩拽了出來,然後收入自己口袋裡。

想必對方一定嚇一跳吧?鬼頭日三郎戲謔地想道。

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開始呢!

當對方的注意力轉移到被抽走了的胸衣時,鬼頭日三郎另一隻手便襲向了敞露的少女胸部,同時另一手拿著沾濕的手帕,飛快摀上對方的口鼻。

自己公司不虧是還算是日本知名的企業,這打算要推出的藥品果然效果不俗。少女一被摀住口鼻,心裡驚慌猛烈的一吸氣,藥物很快便從黏膜進入了血液中,開始發揮效果。

原本少女想舉起手拉開鬼頭日三郎的手,但最後手卻無力地垂下,她人也隨著地鐵的晃動,靠在了背後的鬼頭日三郎身上。

眼見一切如此順利,鬼頭日三郎便再也無法忍耐。在用鑰匙割開少女的內褲並收走後,鬼頭日三郎便用手拉開褲襠上的拉鍊,把已經硬挺到發漲的肉棒掏了出來。

他要狠狠地挺入進去少女的小穴,奪去她的處女!

現在什麼也阻止不了他!

用腳微微頂開少女的雙腿後,鬼頭日三郎便用手導引著肉棒,找著對方小穴的所在處,腰部一挺,肉棒便應聲沒入。

緊,真的是緊!

這是鬼頭日三郎插進去後第一個念頭。

自己的老婆由美子那已經生過孩子的老穴,根本完全不能與這個緊窄的處女穴相比。鬼頭日三郎甚至覺得,在插過這麼棒的小穴後,如果還要他用自己老婆的肉穴發洩,就算由美子她答應,自己還寧可打飛機呢!

被自己破處,對少女似乎也是很大的衝擊。雖然被自己下了藥,雖然自己還用二手上下架住了她,但她仍勉強掙扎轉過身來。

「…………歐、歐多桑!?」

熟悉的聲音響起。這是自己每天都會聽到的聲音。這是每天都對自己不會好言好語的聲音。這是………他那小女兒的聲音。

「優、優奈?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鬼頭日三郎再次深刻體認到,自己,最近真的很不走運

第04話:女兒優奈的初次高潮

「優、優奈?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鬼頭日三郎覺得自己腦筋忽然暫時短路了;他作夢都想不到,被自己肉棒破處的,竟然是自己女兒?

為什麼這個時間點,優奈會出現在這輛晚班的地鐵上頭?沒在注意女兒學校最近活動的鬼頭日三郎,想破頭也想不出答案。

但哪怕腦袋陷入短路,鬼頭日三郎那被性衝動所支配的身體,仍舊是很誠實地抽在自己女兒的裡面。

曾有人以人類學的角度來探討,為何男人的肉棒會有龜頭這樣的突起的這個問題。

人類學的答案是,這樣是為了把其他男性留在女人裡面的精液給刮出來,讓自己的種更確實地播下去,讓血脈得以延續傳承。一代一代的演化,最後是擁有這種性徵的人在競爭中獲勝。

在剛剛,鬼頭日三郎也正如自己千百年來的祖先那般,用自己的大龜頭直入幽徑,拓寬對方那放手指進去都嫌緊窄的嫩穴,把它變成自己肉棒的形狀,藉此宣示著自己佔領後的主權。

當然,對男性來說是一件很爽的事,但對女性當事人來說,這個過程可就如同地獄一般了。

優奈感覺到的是有如撕裂一般的痛楚,本來就沒有經過充分潤滑,如今又被自己父親那有如嬰兒手臂粗的大肉棒,貫穿自己的下身,可以想見這折磨非同一般。

「爸爸你……你怎麼可以……你走開……」

發覺站在自己身後,奪去自己處女身的癡漢竟然是討厭的爸爸,羞憤交加的優奈不知從哪生出來的力氣,舉起手就想把父親往後推開。

但年紀小又被下了藥的她,又怎麼推得動強壯、高自己一個頭的父親?

這般推擠,反而更像是情人間的撩撥。

被女兒這樣一推攘,鬼頭日三郎反而清醒過來,意識到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現在的心情,就像是一個快餓死的人,正坐在餐桌上開懷大吃時,卻發現自己老婆正張開雙腿在隔壁房間被人幹,為的是充抵這頓飯的飯錢。

這種情況下是還能怎麼辦?既然幹都被幹了,那怎麼能委屈自己;該吃(插)的還是該繼續吃(插),不然不就浪費了?

鬼頭日三郎低頭看著那用憤恨的眼神注視著自己的女兒,她還在那邊徒勞無功地推著自己。此刻他內心真的百感交集。不過心情複雜歸複雜,GG可是還ININ的呢。

雙手用力抱緊了女兒,迫使她轉身回去,讓她背部緊貼著自己,鬼頭日三郎開始擺動起腰部,抽插了起來。

隨著肉棒的重新進出,剛剛稍微緩解的痛楚又再次浮現,已經被「我居然被自己爸爸破處」這個事實搞得混亂的優奈,下意識因痛楚想要叫出來。但鬼頭日三郎早已經重新拿出沾滿藥物的手帕,摀住了優奈的口鼻,讓優奈最後只能發出嗚嗚的低叫聲。

不管了,先享受完再來煩惱吧。這是被性慾支配的鬼頭日三郎,唯一剩下的念頭了。

此刻的優奈已經衣衫不整,針織的米色小外套被扯開,襯衫所有扣子也被解開,胸脯就這樣外露在空氣中,而那學校的暗紅色領帶,則仍然在優奈胸前晃動著。

至於優奈下身的裙子,已被從後面撩起。鬼頭日三郎的手放在女兒的腰間,而在優奈的裙子底下,父女二人的性器正緊密地交合,細微的噗滋噗滋聲正持續不斷著。

雖然因為沒有經過充分的前戲,優奈的小穴並未分泌充足的愛液,但破處時的鮮血多少起到潤滑的作用,讓鬼頭日三郎得以還算順利地抽插著。

一想到正在幹著自己的女兒,女兒小穴內裡的肉壁正在蠕動著,吸咬著自己的肉棒不放,鬼頭日三郎覺得過去自己所堅持、所守護的一切正在緩緩崩塌;每次的抽插所帶來的快感,都在提醒著他這件事。

但是有崩壞,就有新生。

那個為了家庭付出一切,甘願活得卑微的鬼頭日三郎,正像水煮蛋的蛋殼那般緩緩剝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包裹在那層外殼裡面,一個只為自己而活,只想活得隨心所慾的新生的鬼頭日三郎。

覺醒,並不總是會驚天動地、引人注目,有時候也可能是在搖晃的地鐵中,一男一女緊貼的身軀,在那一陣陣低吟喘氣聲中發生。

鬼父的誕生,有時只是需要一個誤會,一個契機。

享受在這背德的現實的鬼頭日三郎,對正被自己插著的可憐小女兒產生了一股憐愛,輕輕用手撫弄著女性的敏感帶,乳頭和陰蒂。想透過這樣的刺激,讓小女兒的身體分泌出更多愛液,緩解她的痛楚。

這是鬼父的愛的表現。

幾分鐘前才被破處的優奈,怎會是經驗豐富的父親的對手,很快地強烈的快感便從父親那雙大手撫弄的部位發出,讓優奈差點呻吟了出來,但她自己的手及時摀住了嘴巴。

為什麼要摀住自己的嘴巴呢,連優奈她自己也搞不懂。

她可以清晰地感覺到父親粗大的肉棒,持續堅定地在自己裡面進去著,但剛剛開始時的強烈痛楚,現在卻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一種酸麻痛癢混合的奇怪感受。

每當這個感覺隨著父親手的舉動或是肉棒又一次挺進而發出時,優奈覺得自己必須忍耐著不要叫出聲來,下意識中她覺得自己如果被這個感覺支配,忘情地呻吟,那一定是件羞恥的事情。

「不……不要啊……」

「歐多桑(爸爸),雅美蝶(住手)………」

從優奈摀住自己嘴巴的手指間傳來微弱的話語聲;優奈想試著喚醒爸爸的理智,不要再這樣繼續下去。

但鬼頭日三郎已經完成蛻變,又怎麼會聽她的話呢?

甚至,他還想繼續開展更為大膽的舉動。

停下了抽插,拔出了肉棒。

隨著父親那大龜頭從自己的小穴中拔出,優奈終於得以喘口氣,但不知道為何,下身卻有著一股空虛感,讓她有那麼一點點的難受。

爸爸實在太可惡了,回去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媽媽!

正當腦中開始在思索該如何報復爸爸時,優奈卻猝不及防地被身後的爸爸給轉了身,變成面朝著爸爸他。

優奈還在覺得困惑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鬼頭日三郎已經用肉棒對準目標,再一次挺進去自己女兒的小穴之中。

竟是要面對面,看著自己女兒的表情,來好好幹她!?

不得不說,鬼父鬼頭日三郎,真的不一樣了,變得牛逼了。

「優奈……真的長大了呢」

「不再是小女孩了啊」

通常應該是女兒不再願意跟自己洗澡,或是開始會鎖門躲在房間裡的時候,作爸爸的才會發出這種嘆息。

但對一個鬼父來說,品嚐著自己養育多年的女兒的處女嫩穴,才是真正感慨萬千的時刻。

此刻的鬼頭日三郎,無疑是幸福的。

「你在說什麼啊……放開我……」

優奈用快哭出來的表情推著自己的父親,但阻止不了他的抽插。

父親的肉棒正在自己的裡面不斷進出著,當面對面看著父親的臉時,優奈對這個事實越發地感到清晰。

「怎麼捨得放開呢……這可是優奈珍貴的處女啊……歐多桑要好好享受才行」

鬼頭日三郎邊說邊往後擺腰,把自己的肉棒幾乎整個拉出來,僅餘龜頭的前端在裡頭,然後猛地又用力全部貫入。

突然其來的強攻讓優奈舒服得差點站不住;她一隻手下意識地抓著父親的肩膀,另一隻手則用手背堵住了口,不讓自己叫出來。

但鬼頭日三郎可沒罷休的意思,他繼續這樣全出全進的動作,渾然不在意自己突兀的舉動會不會被旁人注意到。

或許是紳士之神也在祝福他這個鬼父的誕生,滿車的人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居然沒人注意到在自己身邊正發生著一樁背德的慘事;一個少女被自己的父親破了處,現在還被自己父親的肉棒不斷猛插,插到差點叫出聲來。

看著自己女兒泫然欲泣的表情,鬼頭日三郎變得更加興奮,忍不住低頭說道,「優奈,覺得舒服的話,可以叫出來喔~」

優奈撇過頭,努力用厭惡的口吻地說道,「怎麼可能覺得舒服!?你這個變態、混球,啊……啊……」

還沒把狠話講完,優奈已經被突然加快頻率的鬼頭日三郎攪得說不出話來,差點還真的叫出聲來。

「答昧(不行啊)………快、快停下……」優奈慌張地推著自己爸爸,這突然加快的速度,讓她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什麼會讓自己害羞的事情快要發生。

「停、停不下了……優奈……歐多桑……要射了………!」

「哪尼(什麼)?答昧(不行)…答昧答昧答昧答昧(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多少知道要射了是什麼意思的優奈,驚慌地低叫想阻止道,但鬼頭日三郎根本不把她的拍打當一回事,抽插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

本能地,優奈知道,自己也要到了。她戰慄地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啊,射了!!」父親低吼道,然後在那一瞬間拔出肉棒,把優奈身子壓低,將白濁的精液射在她的胸脯上。

優奈只能空洞地看著這一切發生,看著父親醜惡的肉棒噴發著白漿,灑落在自己身上。下身的小穴則在強烈地收縮著。

在自己的第一次SEX中,優奈也達到了人生首次的高潮,由自己的父親所給予的高潮。

優奈有一種想要流淚的衝動。她感覺到,自己已經失去了一些人生很重要的東西………

第05話:鬼父與優奈浴室談心

許是藥效持續發作的關係,後來的事優奈就沒什麼印象了。

恍惚間,爸爸帶著她下了地鐵,而因為晚上依舊下著雨的關係,二人出了地鐵站,便招呼一輛計程車往家裡開去。

搭車的過程中,跟她一起坐在後座的爸爸,還很有精神地跟司機大哥在閒聊著,但手卻不安分地偷偷撫摸著她的臀部。

當優奈她腦袋終於恢復清醒時,她人已經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爸爸一邊脫下西裝外套掛在衣架上,一邊對她說:「……優奈……先……去洗個澡吧……」

聲音模模糊糊的,但令人生氣的是他那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口吻。

優奈生氣地叫道:「不用你假好心……混球……混帳父親!」

不用他說,優奈她也想先洗澡;身上似乎還殘留著父親那噁心的精液,優奈她恨不得立刻把身體洗得乾淨。

搖搖晃晃起身,進了家裡的浴室。

日本的浴室其實進去後,還有分內外;優奈先在外頭把已經髒了的制服丟進洗衣籃內,然後才進了實質意義的浴室,裡面有著單人浴缸跟蓮蓬頭。

打開水龍頭往浴缸裡放著熱水,同時優奈拿起蓮蓬頭開始清洗著身體。

拼命洗,拼命擦。

優奈用沾著肥皂泡兒的海綿搓洗著全身,尤其是泥濘的下體部位。只是當有些粗糙的海綿擦過敏感的下體時,剛剛在地鐵上的快感又浮現了出來。

「喔…………」優奈忍不住發出呻吟聲,隨即摀住嘴巴。

自己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像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那樣?

明明失去了處女……

明明被自己的父親侵犯了……

越想越傷心,優奈忍不住趴在浴缸邊緣,無聲地哭泣著。

掛著的蓮蓬頭繼續噴灑著溫度適中的熱水,但絲毫溫暖不了優奈受傷的心靈。此刻的她覺得自己好無助……

就這樣過了好一陣子,當浴缸的水快放滿時,忽然疵啊的一聲,浴室那毛玻璃的拉門被打開。

剛剛進來時,腦袋還很混亂的優奈似乎忘記把門鎖上。

「優奈,爸爸進來了喔~」是那混帳老爸的聲音。

優奈?起頭,往門那裡望去,鬼頭日三郎也是脫得一身精光,拿著條毛巾就走了進來。

他底下的肉棒還翹得老高。

「你進來做什麼?給我出去!」優奈憤怒地叫道。

鬼頭日三郎一臉無奈地說道,「剛不是說了嗎……你先進來,等等我們一起洗啊。」

蛤?他在說什麼?優奈真不敢相信。

「你、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可能跟你這種人一起洗!」

優奈真的快氣壞了,這什麼跟什麼啊?

但我們已經升級成為鬼父的鬼頭日三郎,可不是用這三言二語就可以打發的。

「優奈,爸爸這不是擔心你嗎?如果藥還在作用的話,你要好好洗澡可不容易呢,就讓爸爸好好幫你吧。」鬼頭日三郎邊說邊走向優奈。

「不,你、你不要過來!」

「放開我,不要,我不要你幫我洗!」

「我自己…自己可以……嗚嗚,這樣的… 我不要…」

反抗是沒有用的,嬌小的優奈很快被因鍛鍊而變得強壯的鬼頭日三郎抓住,並且被逼著背對著坐在他大腿上,而鬼頭日三郎自己則坐在浴室的小木凳上。

覺得優奈一直動來動去很礙事的他,乾脆讓優奈的二隻手往後伸,分別穿過鬼頭日三郎他身體的二側,然後他再用毛巾把她二手給綁起。

優奈就這樣被困住了;她被逼得得坐在爸爸腿上,二手則被反綁在爸爸身後,動彈不得。

爸爸拿起蓮蓬頭,重新調好了水溫,邊溫柔地幫優奈清洗起身體來。

優奈以前要求浴室內要加裝落地鏡,現在她無比痛恨自己當初的堅持。她被逼著看鏡中的自己微弓著身體,而父親的手則在她身上摸索著。

每一處都不放過,仔細地清洗。

這樣子,令人覺得羞恥,但卻又覺得舒服。

優奈忍不住哭泣了起來。

「優奈,今天的事,不全是爸爸的錯啊……」

「爸爸也不知道你居然會在那班地鐵上,是學校有什麼活動嗎?」

「真要說的話,只能說優奈你太誘人了,讓爸爸忍耐不了啊……」

鬼頭日三郎像在情人耳邊低語般說著話,二隻手則擠了擠沐浴乳,在優奈身上塗抹著。

修長的腿,沒贅肉的臀,平滑的小腹,青澀的胸脯。

剛剛在地鐵上只顧著發洩的鬼頭日三郎,此刻總算有機會來好好關心一下女兒的成長。

感覺到爸爸在耳邊騷擾的吐息,以及他的大手摸過她所有敏感的部位,優奈只能難耐地扭動著身體。而當父親二隻手不停把玩著她胸脯前粉嫩的突起時,優奈的身體終於起了誠實的反應。

小穴開始分泌起愛液,開始覺得有一點點的空虛。

鬼頭日三郎似乎也察覺到優奈呼吸的加重,知道女兒已經微微情動的他,很快便把左手往下移動,開始摳弄起女兒的小穴來。

在沐浴乳潤滑的效果下,手指的侵犯變得更加容易,優奈只能無力承受著父親手指的侵犯。

一根……二根……當第三根手指也想進入時,優奈終於慌了。

「不、不行啊……太多了……進不去的……」優奈緊張地說道。

鬼頭日三郎輕咬著優奈的小耳朵,聽到她發出嚶嚀聲,身體越發地軟了。

「不要緊的,來,放鬆,不要用力的話,進得去的。」

「乖,優奈,聽爸爸的話。」

鬼頭日三郎像哄小孩一般說著。

聽著爸爸在耳邊低聲說的話,恍惚間,優奈想起在小的時候,爸爸也是這樣哄著自己。

練習騎腳踏車的時候,第一次不用輔助輪,在後面扶著車子的爸爸,也是這麼說,要自己聽他的話,相信他然後勇敢把踏板踩下去,一直往前騎去。

她還記得,當她騎了好長一段路,回頭看去時,爸爸只是在她身後跑著,手卻已經沒有扶著車子了。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在爸爸的看顧下,學會了騎腳踏車。

「乖,優奈,聽爸爸的話。」

熟悉溫柔的話再次在耳邊響起,優奈不自覺地點點頭,緩緩張開雙腿。

優奈的屁股微微往前移,身子順勢有些向下滑,然後二腿張開,分別放在爸爸的二隻腳上。就像是個幼童被爸爸從身後抱起,對著馬桶小解的姿勢一般。

三根指頭順利地進去了,在裡面不斷攪動、抽弄著。

「別……別動這麼快……啊啊……」

「又、又是那個感覺……」

「優奈……優奈要……要去了…啊………」

隨著鬼頭日三郎的手高速抽插,大拇指還不斷刺激著優奈的陰核,初經人事的優奈,很快便被推上了高潮。

是的,大部分的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之後就會駕輕就熟,就跟學騎腳踏車的道理一樣。

感受著女兒在自己懷裡因高潮而顫抖著,鬼頭日三郎露出溫馨的笑容,伸手拿過蓮蓬頭,溫柔地幫女兒沖去身上的泡沫。

當然因高速進出而冒著小泡泡的小穴,一定是清理的重點囉。

當優奈再次回神過來時,她已經被爸爸抱入浴缸,與爸爸面對面坐著。

父女倆享受著泡湯之樂,雖然只是在自己家的單人浴缸裡面一起擠著。

「上次跟優奈你一起泡澡都快忘了是什麼時候,我還記得你那時候最喜歡玩一隻黃色的小鴨鴨呢,現在跑哪去了呢?好像很久沒見著那隻鴨子了~」

鬼頭日三郎慵懶地躺在浴缸內,其實他一個成年人就已經佔據了整個浴缸,優奈也只是坐在他身上罷了。

「誰、誰知道啊?我已經不碰那些幼稚的玩意兒很久了。」

「是嗎………」

父女兩沈默對望一會兒,優奈才想起現在是怎麼情況。

現在可不是父女倆溫馨泡澡話家常的時候啊!

「我要把今天的事告訴媽媽!」優奈瞪著鬼頭日三郎說道。

「喔…………」

鬼頭日三郎似乎不為所動,還在那微微用手劃著水。

看著爸爸的反應,優奈楞了一下,這跟她預期的反應不符。她本來以為會看到爸爸哭著跪在地上,求她不要說出去。

「不只要告訴媽媽,我還要跟學校老師、警察說你侵犯我!」優奈決定下更猛的料。

「恩,去說吧~」鬼頭日三郎狀似悠閒地說道,好像二人在說的只是今天天氣好不好之類的家常話題似地。

「蛤…………?你、你說什麼?」優奈覺得自己無法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說,你想去說的話,就去說啊………如果你希望這個家分崩離析的話。」

鬼頭日三郎坐起身來,與女兒面對面,一字一句地說道。

「別忘了,是誰在賺錢,維持這個家的?」

「你當然可以去告發我,但如果我被抓走了,進了監獄了,你有想過接下來會怎麼樣嗎?」

「媽媽的工作只能賺那麼一點錢,很快你們就住不起現在的房子,因為繳不起貸款。」

「你們會被迫搬去小小的公寓,就是電視上演的那種睡覺、吃飯都只能共同用一個空間的小公寓,當然你也不可能有自己的房間了。」

「你也不能像現在一回家就在房間裡窩著,你得跟姊姊一樣出去打工賺錢。」

「然後,事情公開後,你們會被人指指點點,到哪裡都會有人說,這就是那個被自己父親侵犯的女兒啊,這孩子平常一定很不檢點之類的話。」

「媽媽可能因此被開除,到處都找不到工作,只能靠政府給的救濟金養你們。而姊姊奈緒那麼纖細的人,也可能受不了周圍的人異樣的眼光,遲早會被逼瘋或自殺。」

「至於你……呵呵,以後你不會有漂亮的衣服穿,不能吃好吃的東西,不可能去念你想念的私立學校,更不用說可以找到什麼好工作,遇到會珍惜你的男人。」

「如果你想毀了這個家,我不介意啊,儘管去說吧!反正我也有被抓的覺悟了,不過就不知道媽媽跟姊姊能不能原諒你就是了。」鬼頭日三郎從口中不斷吐出冰冷、惡毒、恐怖的話語來。

優奈被鬼頭日三郎描述的光景給說得傻住了,她下意識知道,這不是危言聳聽,封閉保守的日本社會,不可能會在事後寬大地接受她們,哪怕她們只是受害者。

之前在學校,就有一個女孩子原本生活得很好,也很受歡迎,但就因為後來爆出新聞說,她爸爸透過職務之便貪墨了公司的公款,被警察帶走後,結果那女孩子馬上從天堂掉落地獄。

不再有人跟她說話,好朋友也都一個一個離開,到哪裡都是獨自一個人,所有人都冷眼看著她。她臉上不再有笑容,每天就穿著舊舊的制服來上學。她不斷被排擠、每天被欺負,霸淩她的人說,她必須代替她那對公司不忠的爸爸被教訓、受懲罰。

再後來,她就消失了,聽說是轉學到其他縣市。再然後沒有人再談起她,彷彿從未有過這個人存在,似乎大家都覺得談論起她就像沾染上什麼汙穢一般而避諱著。

她不想跟那個女孩子一樣那麼悲慘,那麼可憐,然後消失後被人遺忘!

看著優奈慌張不安的表情,鬼頭日三郎知道這個只有那張嘴厲害的孩子,已經被他描繪的情景給嚇住了。況且他並沒有說謊,以目前日本的風氣,他這麼預測還算好的呢。

「知道了吧,把事情抖開,對大家都沒有好處的,是不是?」鬼頭日三郎笑著道。

被點醒真相揭露後,後果有多嚴重的優奈,不禁猶豫、沈默了。

「所以,讓我們好好相處吧~」鬼頭日三郎將優奈微微抱起。

「別怕,只要優奈你好好聽話,爸爸會好好疼愛、保護優奈的。」

鬼父的肉棒再次插入女兒的小穴之中。

 

 
  • 上一篇:逼真的亂倫
  • 下一篇:亂之罪
  • 相关文章
  • 亚洲va在线va天堂va(038av.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