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性爱技巧 >> 内容

我那坎坷的割包皮的经历附图 - 激情肏屄网

时间:2019/3/10 20:33:34




  我做包皮手术是在大一,也就是去年国庆的时候。
本来高中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知道包皮过长最好做手术,然而总有点害怕,更多的是不好意思跟爸妈说,心里也总是给自己安慰:中华五千年历史都没有做这个的,还不是就这么过来了?也许是大学以来经历得多了,有一个星期六时突然心血来潮,立即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爸平时沉默内向,但经常看新闻报纸,我想他应该是懂得的,听我说完后,他只有两个字:“去吧!”于是,我开始了我坎坷的割包皮的征程。
  关乎命根子的事情需慎重,我想找个大医院做,但是,人民医院有点远,而且人估计也太多,所以决定去本市第二大医院--中医院去做。我到中医院的时候大概是上午九点,走到泌尿外科,里面有两个医生,都是男的,一个中年模样,另一个看起来还很年青,屋里还有一个正在做导尿的老头,那个中年医生接待的我(另一个是实习医生),我说想做包皮手术,他就让我把裤子脱了给他看看,当时房外还有人,我稍一犹豫,还是脱了,我冠状沟上长了几个珍珠疹,也翻出来给医生看了,他说没事儿。让我填了张表后,他说现在有点忙,问我能不能明天再来,我想,明天就明天吧,就答应了,他让我明天来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第二天我到中医院时就打了那个医生的电话,他让我到五楼楼梯口去(泌尿外科在五楼),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和另一个医生在那里等了,我以为还要到泌尿外科去,没想到他直接就在这开口了:“你确定要做了吗?”我问他手术多少钱,他迟疑了一会儿,像是斟酌地答道:“传统的五百多,机器环切的一千多点。”我又问是整个过程这些钱吗?另一个医生说可能还要打消炎药什么的,最多两三百吧。我顿时觉得不对,这他娘的怎么像是黑社会交易啊?而且说的含糊不清的,不会是接私活还宰人吧?就这样的人能放心让他做手术?决定撤了,但当时脸嫩,而且也怕出什么意外,灵机一动,就对他们说:“下面有取款机吗?我只带了银行卡,可能钱还差点,我想去查查,如果钱够就做环切的。”他们好像有点不高兴,说“这么大个人了,也不多带点”什么的,但还是告诉我了,说楼下门口就有一个取款机,点点头,我稳步走向楼梯,到他们看不到我时,我顿时直接快步的走出了中医院的大门。
  我坐在公交车上时,接到了那医生打来的电话,他用座机打的,我不知道是他,就接了,听到他气急败坏的声音,直接挂掉,然后关机!
  第一次做包皮手术就这么失败了。
    

  在中医院没做成,第二天就要上课,没有时间了,这一拖就到了国庆节,刚好我们国庆节放了十天假。
  本市的路牌上都打着一个叫“长安男科医院”的广告,罗列的信息里有一条就是包皮手术,五百元包干。经过上次的刺激,那时我可能有点冲了,心里一横,怕个屌,小手术而已!坐公交去了,长安医院不大,五层小楼,里面的护士全是穿着粉红色护士服的,都很漂亮,门口站着的两个很是妖艳,进去以后被领到了二楼主任室,主任四十五岁左右,脸有点黑,面无表情,显得有些阴沉。旁边还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医生,主任问我有没有性经验、有没有手淫史、得没得过性病,我一一否定(其实我经常手淫的)。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传统的三百,环切五百,加上药费什么的五百多。这与他们的广告不符,但我先前已有过一次失败,就有些急于求成了,一想,五百而已,做吧,于是答应做环切的。然后就是包皮垢、尿液检验,刚把尿液拿到检验台护士就让我自己到手术室去。给我做手术的是一个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我以为护士是先来准备,之后要出去的,但等了一会儿也没看到她有要出去的意思,再想到做手术需要助手,我也无所谓了,脱掉裤子就躺在了手术台上。先是医生用镊子夹住我的包皮口,剃掉阴毛,然后用棉球在整个阴部涂上消毒液,再然后我就不敢看了。在整个过程中有很多事都是护士做的,这是我跟我的亲人以外的女人第一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但无论她有多么的漂亮,包括之前所看到的护士,在那种环境下,我没有丝毫感觉。打麻药有点疼,感觉应该是用针一类的尖锐物来刺的,刺了好几针,接着就是一阵手术器械的声音。在手术的开始,医生跟我闲聊了会儿,到开始涂抹消毒液的时候我就紧张的不再开口了。医生的态度很随便,他一直跟护士聊着天,从他们医院国庆的聚餐的食物、奖金
开头,继而打情骂俏,终以医生的一句“人还以为我把你压了呢”和护士的娇斥而结束。没有尴尬,我只感愤怒!你们他妈的就以这种态度给人做手术?!但终究不敢得罪他。
  就这么沉默着,手术大约做了十多分钟时,医生开口了,他说我的系带有点短,要做一个延长的小手术,不做的话就会影响以后的性生活,会造成插入时疼痛。我大惊,但我经常撸管也没有不适啊,我怕他骗我,就说先把包皮割了,好了以后再来做系带的手术,但他就是不停地劝我做,我不依,最后医生提高音调不耐烦地说道:“不做不行!”我顿时一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次也只能答应了,问多少钱,两百多。又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医生又说,我冠状沟上的珍珠疹可以用激光去除,问我做不做,我已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了,好说歹说,终于没有做。到缝合的时候,他说有两种线,羊肠线两百多,是可吸收的,普通线几十块钱,要拆线,我说要普通线,经其一番恐吓,我还是坚持要普通线。最后缝合完毕,可能还有点什么东西没弄好,那个护士在弄,医生说忙什么忙,够好了!语气不善。
  终于做好了,心里一阵轻松。历时半个多小时,休息了一会儿,一瘸一拐地回到了主任室,主任说我包皮里插了三跟管子,明天一定要来拔掉。再交钱,三百多,打了几瓶抗生素。第二天,医生说我包皮水肿,那管子还不能拔,先打消炎药看看,又是几百块钱。
总之,在这个医院的一天半的时间里,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我经历了种种引诱、恐吓,我也有反抗,但还是花了快一千七了!
     
三 
上午打完针,下午我就去了人民医院。
  他妈了个逼的,说实话,见到人民医院的医生时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跟医生倾诉了在长安男科医院的遭遇以后,医生说:“你还挺聪明啊,有些人在那里花一两万才知道来这里。”我脱下裤子来,他看了两眼,说没事,给我开了点左氧氟沙星,然后让我之后的两天每天都到住院部换一次药,再过七天来拆线就行了,一共一百八十多。我说长安男科医院的医生说我包皮里面插着三根管子,今天就得拔出来,想拆掉纱布给他看看,他摆摆手说不用,那是骗人的,那里怎么可能插管子。
  之后的两天我都到住院部换了药,找一个床位就直接换了,也不管屋里有人没人。七天后(十月八号)我去拆线,花了五十,拆线的医生跟我说我包皮里面有一根管子,早就应该拔出来的……拆线的过程非常痛苦,大概拆了五分钟,我全身都湿透了。我感觉那是我这辈子身体所受到的最大的痛苦。
     

  这就算告一段落了。然而我还不能放松。
  大概到第十五天的时候,我感觉勃起已经没有大碍了,上一些论坛看了一些帖子,有的人十五天已经可以做爱了。很兴奋,于是想撸管了。随便搜出来一篇黄文看,我还记得是《八大姑七大姨》,是早就看过的,但还是迅速地勃起了,看着自己的JJ慢慢地勃起来,再迅速地变大,直至最大,也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但是,突然,伤口的右侧崩开了一道约一点五厘米长的口子!吓得我心口发凉啊,急忙细细查看,伤口的底部已经愈合了,看不到血,就是表层崩开了。之后的两天,又发现右侧伤口也崩开了一点点。呜呼哀哉!我去买了碘伏、棉签,天天涂抹,不起作用,医院我是说啥也不会去了。上网一查,紫药水有促进伤口愈合的作用,于是买来涂上,开始还以为是愈合了,过了两天发现是紫药水的凝块把伤口堵住了,实际上还是没愈合……
  有人说湖南人蛮,我真的蛮了一次,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快一个月了还有个口子没愈合,心里慌了,买了刮胡子的刀片,自己在未愈合的伤口的两侧各割了一下,出血了,用纱布包上,当天晚上就使伤口紧闭了。
  人民医院那个拆线的医生拆得不好,在做完手术的前两个月,我时常能够在原来的缝合孔处拔出线头来。线头拔出后留下的小孔洞不会愈合(那时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会出现像黑头似的东西来,只不过是白色的,能挤出来,过后又会长。不过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
      

现状:有点丑,且疤痕未去,所幸,还好使。尿尿不分叉了,现在是一条线。龟头露出来以后,也不像原来那么敏感了。总之,还是值得的。
一点小经验:
一、包皮手术是一个小手术!
二、水肿很久了的话,可以把土豆切成小片(据说捣碎点更好)敷在水肿部位用纱布缠起来,效果非常好。
三、不要有意识地让强迫自己不勃起,不要在做手术前撸管,这些措施都会弄巧成拙的。如果勃起的话可以蹲一会儿。

(往事不堪回首啊。本来想写全一点的,但是越写越烦,总想罢手。一些基本的东西大家搜搜也能知道,就没有细说。)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早就听说割完之后很痛苦,有人又说割完跟没割差不多,所以没有去割了想不到割个包皮事还挺麻烦的,呵呵。不过真有包皮还是建议朋友要割的看来不是什么事情都是那么顺利的,割包皮这样关乎男人命根子的事还要小心为妙!这种手术最好去大医院,小医院不行啊,还有消炎等动作我的也是个有点长 不过还没到要割的必要哦 最好还是别割让你们误会了。我关键是错在选错了医院,不是说割包皮危险什么的。我操,楼主还真是悲剧啊,这钱省不得还不如一开始就去大医院来得好楼主是海宁人吧,我也在海宁做的手术的哈哈,中医院,我爸有认识的,那个时候没出钱哈哈,医生还倒贴我三包雌性激素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这种药他们手里不值钱的,到外面买就很贵了的。很高兴能在这个论坛上遇到同乡么哈哈,你可以加我站内的,有机会交流下。还好咱不用割,省了不少麻烦,这经历太坎坷了

     

 
相关文章
  • free x性俄罗斯美女(mm182.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