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都市激情 >> 内容

羅伯特的性福生活

时间:2019/3/10 20:27:19

羅伯特的性福生活1

            飛機轟鳴著在虹橋機場停了下來,美國人羅伯特與大家一起下了飛機走向機場大廳。

            羅伯特是美國的紐約人,是個白人與黑人的混種。身高185公分,身材極勻稱,魁梧,長相偏白,很帥。他是來複旦大學學中國文學的,今年才20歲。

            他剛到機場大廳,就看到兩個女士高舉寫著英文“接美國人羅伯特來複旦上學”的牌子。

            羅伯特快步走上前去,自我介紹道:“你們好!我就是到複旦學中文的羅伯特,你們是來接我的?”

            一位身高在172公分左右的年紀約莫在35歲的長相很美皮膚雪白的女士說道:“是的,羅伯特先生!我是複旦大學對外關系辦公室主任王心雨。”她又指著邊上的一位跟她年紀相仿,同樣美麗的只是身高矮一點約莫165公分的女士說:“這是你在華的文學老師蘇月函。”

            蘇月函上前與羅伯特握手道:“你好,我們算是共同學習吧!希望你能教我英語啊!”

            羅伯特握著蘇月函的柔軟雪白的手道:“一定,一定!”

            三個人坐著複旦的小車到了複旦大學的公寓區。這里環境幽雅,綠樹草地鮮花,美極了。

            羅伯特住在一個單獨的兩層的洋樓,這是事前講好的,因爲他有錢。王心雨與蘇月函坐了一會就告辭了。

            羅伯特很喜歡這個樓,他到一樓浴室洗了個澡,換了衣服到了臥室。羅伯特整理了一下帶來的物品,其中雜志有十幾本,都是裸體畫冊!還有幾十張CD,也都是赤裸裸的性交和亂倫的片子!

            這些都有一個共同的地方:全是外國人跟中國女人性交的東西!有黑人,白人,還有阿拉伯人。中國女人則是十幾歲到四五十歲的都有,大部分都是性虐待的畫面。有一男幾女的,有弄嘴的弄肛門的,還有精液射進嘴里的特寫,甚至還有尿液射進嘴里的特寫!其中竟然還有十幾個女人是親母女關系,在一個床上跟一個男人同時發生性關系!

原來羅伯特就是個特別的性愛者:他特喜歡玩弄中國女人!尤其是對中國女人的性虐待以及亂倫!他這次到中國來就是想玩一玩中國的本土美女!

            當然,他是個美男子,不可能亂交,他對女人也有要求的:身高要一米六以上,要求膚色雪白,肌體柔嫩,不但要長相美,身材還要好,最好還要有學問,氣質好。

            他在他的獵豔志上面首先寫上了王心雨和蘇月函的名字!這兩個女人完全是他的最佳獵豔人選!

            與此同時,王心雨和蘇月函也在互相開著玩笑。王心雨說道:“月函,羅伯特又高又帥,恐怕你上課時要走神啊!”

            蘇月函笑道:“我倒擔心你啊!你明天開始陪他熟悉上海,大街小巷的兩個人在一起,恐怕,哈哈!”

            王心雨道:“我怎麽能跟你比?我老公就在上海,你的老公女兒都在北京,一個人孤獨寂寞啊!”

            蘇月函笑道:“不錯,我老公女兒是不在上海,你呢?你女兒在杭州,老公不也經常出差?昨天才去的新疆吧?”

            王心雨笑道:“是的,死鬼這次要去一個多月啊!”

            蘇月函咯咯笑道:“這不正好麽!”

            兩女笑談后各自分手。王心雨回到家后,洗了個澡,吃飯后,上床睡覺。可是怎麽也睡不著,她想起了羅伯特,那高大英俊尤其是特魁梧的身材,與中國男人截然不同!更別說跟自己那個比自己還矮的瘦小的老公比了!想著蘇月函的話語,她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起來。

            她撫摸著自己的柔軟嫩滑雪白的肌體,想像著與羅伯特在一起……

            她的臉紅了起來,手卻慢慢的伸進了自己的睡衣里,她撫摸著自己的豐彈柔軟雪白的奶子,嘴里忍不住發出了嗚啊的低語,身體也扭動起來,一會兒她的手伸進了粉紅色的三角褲里,她捏著自己的陰核,扣挖著陰道,嘴里開始啊啊!的輕叫了起來,她想像著要是羅伯特在這里……

            第二天,王心雨特地穿了一套平時不穿的黑色的超短裙。這是她的女兒張敏在杭州給她買的,無袖,露背,她沒敢穿。今天她穿了無色胸罩,勇敢的穿了這套衣服。下面先是穿了長襪,后來也換成了短襪,一雙黑色皮涼鞋,長發披肩,真的是一個時代麗人啊!

            她沒敢到學校,是打了個的到了羅伯特的住所。

            王心雨敲開了門,羅伯特一看見王心雨的打扮就知道這女人是主動上路了!

            他沒有太急,他要讓王心雨自己更加主動的投進自己的懷抱!他讓王心雨進了門,然后關了門。王心雨一看羅伯特只穿了一個三角褲頭,渾身肌肉一塊塊的散發著男人的氣息,那三角褲頭高高翹起!她知道這是雞巴,這麽大!

            羅伯特換了一身衣服跟王心雨出去了。兩個人打的到處玩,在車上羅伯特仿佛就是有特權似的,摟住了王心雨的柔軟的腰。王心雨就像沒了骨頭般靠在了羅伯特的身上。

            一天下來,兩個人吃過晚飯后,回到羅伯特的住所。

            羅伯特洗了個澡,只披了個浴巾就出來了。王心雨也進去洗,她的心直跳:她知道很快就會發生什麽!她的內心也有矛盾,但是肉體的強烈的沖動讓她忘卻了一切!她洗完后也是披了個浴巾就出來了。

            當王心雨來到客廳,她的臉一下紅到了脖子:原來羅伯特已是光了身子坐在了沙發上。她忍不住看了羅伯特的雞巴一眼。天啦!這麽大的雞巴:足有二十公分長!粗有汽水瓶般!而且還是沒有包皮!那上面的青筋一根根的,龜頭就像鵝蛋般從龜頭的眼里還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

            王心雨的心跳的怦怦的,她簡直不能想像一個人的雞巴這麽大!她不知道自己是上去好呢?還是站在這?就看羅伯特笑了笑說道:“美麗的中國美女!快到我這來跟我一起看電視。”

            王心雨覺得奇怪:怎麽現在叫我看電視?她走到沙發邊上,羅伯特很自然的把她摟在懷里。王心雨也沒有掙扎,順從的坐在羅伯特的邊上,給他摟著自己的身體。

            王心雨一看才知道這是部黃帶!而且是一個老外與一對中國母女同時性交!

            她是學校的外事主任,能聽懂外語。就見那老外的大雞巴弄進了那長的極美的母親的嘴里!竟然全部弄了進去!那母親跪在那老外的胯下,向后仰這頭,清楚的看見那大雞巴在她的喉部抽動著!

            一會兒,又換成了同樣很美的女兒,還是緩緩的大雞巴全部弄進了嘴里!又過了一會兒,就見那母親跪在地上,屁股翹的老高。老外的大雞巴竟然對正肛門緩緩的弄了進去!就聽那母親啊啊的輕叫著!一陣極快的抽動后,就見那老外啊啊地叫著拔出了沾滿了母親淫液的大雞巴塞進了跪在邊上的女兒的嘴里,渾身直抖,急劇抽動,王心雨知道這男人要射精了。

            果然就聽到這老外一聲大叫,射出了濃濃的乳白色的精液,那女兒咕咕的吞著,還是有許多精液流了出來,順著嘴巴往外流,那母親忙伸出紅潤的舌頭舔了起來,簡直淫蕩極了!再過一會兒,換成弄女兒肛門,然后在母親嘴里射精……

            王心雨看得渾身發軟,欲火難耐!她從來沒有看過這些,一旦看見更是無法抗拒。她忍不住摟住了羅伯特極其壯實的軀體,哼叫著扭著雪白的身體,同時無師自通的張開嘴伸出紅潤的舌頭舔著羅伯特的粗大的雞巴,那強烈的男性氣息讓她完全陶醉了。

            羅伯特已經拿開了王心雨的浴巾,他摟抱著這美麗雪白柔軟的豐滿而苗條的女人肉體,看著電視,興奮極了。他慢慢的一個手抓住了王心雨的雪白柔軟豐滿的大奶,一個手伸進了她的胯間,摸到了那淫液不斷流出的陰道和紅漲的陰核。

            王心雨啊啊叫著扭著雪白的軀體,從頭到底的舔著大雞巴。一會兒電視上出現了老外的面部特寫:竟然就是羅伯特!

            王心雨笑道:“這是你在哪里跟一對中國母女干啊?”

            羅伯特笑道:“是在紐約,一對留學的中國母女,又漂亮又風騷!真是可愛極了!”

            王心雨慢慢有點受不了了。她扭著軀體道:“好人,求你了!我受不了!我要!”

            羅伯特知道她真的要干了,他站了起來,雙手舉起王心雨的兩條雪白修長豐潤的腿分開,一直壓到她的頭部。王心雨的屁股都擡了起來,那濕潤的陰毛已分開,露出了紅潤的大陰唇,分開大陰唇,就看見那一條誘人的已張開的縫,正在流著淫液的陰道口和那直抖的紅紅的陰核讓羅伯特再也忍不住了!他的龜頭對正陰道口刷的一下刺了進去。

            只聽噗的一聲,那巨大的雞巴全部刺進王心雨的陰道,撞到了王心雨的子宮頸。王心雨就感覺到陰道里一個巨大的火熱的東西塞滿了,有點承受不住,要漲開的感覺,那對子宮頸的一撞更是讓她痛的啊的尖叫起來。她想往后躲開,可是頭緊靠著沙發背,無處可逃!

            羅伯特沒有爲她的尖叫而停止,他知道女人的彈性。羅伯特抽出插進,頻率極快的肏著王心雨的陰道,王心雨抓著自己的兩個大奶,啊啊的尖叫著。羅伯特覺得王心雨的陰道緊極了,又又很多淫液,舒服極了,他是越干越歡!

            王心雨慢慢的適應了羅伯特的大雞巴,那強烈的陰道的摩擦和碰撞,使她得到了一陣陣從沒有過的性快感!她分泌的淫液越來越多,陰道也就越來越不感覺痛了,就是那雞巴太大帶來的漲痛感也消失了,反而覺得有一種從沒有過的充實感!最后就是那龜頭的撞擊子宮頸也帶來了無比的刺激!她張大了嘴,尖叫聲變成了呢喃的媚哼聲,身體慢慢也跟著羅伯特弄的節奏扭動和擡落屁股!

            羅伯特知道這浪貨已進入了狀態,他更是加快節奏,狂抽猛弄!只聽見那小腹碰小腹的啪啪聲響個不停,再加上王心雨的越來越大的浪叫聲:“天啊!我好快活!我要死了!啊!啊!弄死我吧!肏死我!”她拼命擡高屁股,雙手抓住羅伯特的腰,到了一種近似瘋狂的境界。

            羅伯特知道她就要到高潮了!他一邊拼命肏著,一邊罵著:“浪貨!假正經的臭婊子!賤母狗!肏死你!”

            王心雨“啊!啊!”叫道:“好主人!我就是最淫最賤的浪貨婊子!我就是你的一條母狗!肏死我吧!”淫聲浪語不斷!

            一會兒就見王心雨身體突然不動了,嘴里啊啊的尖叫著!同時雙腿一陣不由自主的抖動,然后陰道深處射出了大量的淫精,雙手松開了喘著粗氣癱倒了。羅伯特知道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他沒有停下來,而是用更快的頻率狠狠的肏弄著。

            一會兒王心雨又開始扭動起來,又浪叫尖叫!很快就來了第二次,接著是第三次性高潮!王心雨完全癱瘓了!她幾乎暈了過去!那因爲性高潮而高漲的雙奶在激烈的起伏著,雪白的小腹泛起了桃紅色身上淌著許多汗珠,美麗的眼睛就像流淚般充滿了水。

            羅伯特放下了王心雨的雙腿,把她橫放在沙發上,然后屁股坐在了王心雨那高聳的雙奶上!他身體向前大雞巴的龜頭對正王心雨的微張的嘴。王心雨柔順的張開了嘴,羅伯特就將龜頭弄進了王心雨的嘴里。龜頭太大了,王心雨盡量的張大了嘴,含住了龜頭,羅伯特慢慢的往里送著,到了喉部就不行了。

            王心雨有點嘔吐的感覺,羅伯特知道第一次不行,就開始來回在王心雨的嘴里抽弄起來。看著這美麗高貴的大學的主任在自己胯下被自己肏著嘴,他興奮極了!慢慢加快了節奏,也達到了高潮!他啊!啊!叫著,突然不動了,接著就在王心雨的嘴里射出了濃濃的乳白色的精液!

            王心雨咕咕的吞著這帶有點鹹的冰涼的精液,直到羅伯特的雞巴離開了自己的嘴。她喘著氣吃完嘴里的精液,又用手和舌頭舔吃干淨嘴角邊流出的精液,接著妩媚極了的用雙手扶住羅伯特的大雞巴,擡起頭媚笑著伸出紅潤的還有點白色精液的舌頭舔著那龜頭還有柄上殘留的精液!羅伯特蹲在王心雨的嘴邊,王心雨細細的舔著陰囊的淫液,慢慢的舔起了羅伯特的黑皺的肛門!並扒開把舌頭伸了進去!

            性交結束了。羅伯特和王心雨都洗了個澡,兩個人還是光著身子坐在了沙發上。羅伯特撫摸揉捏著王心雨的雪白豐滿的大奶,王心雨則癡迷的舔吃著羅伯特的大雞巴。兩個人還繼續看著那沒有看完的帶子。

            就見一會兒,那羅伯特竟然站在母女的身前,先是母親含住了龜頭,羅伯特就在她的嘴里射尿!那美麗的母親竟然含笑著咕咕的吞著這騷尿!一會兒換成了在女兒的嘴里射尿!射完后,就見母女兩個就像兩條淫蕩的騷母狗,互相舔著身上從嘴里溢出的羅伯特的騷尿!嘴角眉臉還充滿了媚笑!看得王心雨的心是怦怦直跳!她知道這肯定是自己也跑不掉的。與其要羅伯特說出來,還不如主動喝他的騷尿!

            王心雨跪在了羅伯特的腿間,雙手捧著大雞巴,嘴一張含住了那龜頭,一邊媚笑的指了指電視!羅伯特心里高興極了!沒有想到這美女這麽上路!他已憋了一泡尿,慢慢在王心雨的嘴里射了起來。王心雨就覺得這尿有股鹹臭的感覺,實在不好聞,但看見羅伯特那快樂的表情,就感到有一種母狗被主人賞識的感覺,她咕咕的吞著,仿佛吞著最甜美的飲料!

            羅伯特快尿完的時候,抽出了雞巴,那尿液就射在王心雨美麗高貴的臉上!

            還有的射在了她的雙奶上!王心雨啊!啊!叫著沒有動!不知道怎麽回事,這麽被羅伯特作踐,心里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極其興奮的快感!她媚笑著舔完嘴邊和奶上的尿液后還淫賤的跪伏在地下,伸出舌頭舔干淨了地上的尿液!接著還舔吃了羅伯特的尿尾子!

            這之后的一個星期,就是羅伯特把王心雨徹底訓練成他的性奴的一個星期!

            喝羅伯特的尿對王心雨來說是完全正常的事了!她天天都到羅伯特的住所,光著身子給羅伯特拍裸體照。羅伯特更是用攝像機拍下了兩個人性交的全過程!

            從王心雨對他極淫蕩的口交到完全肏進王心雨的嘴里,深入喉嚨!肏陰道:前面肏,后面肏,各種姿勢!肏肛門,射精液到嘴里的全過程!跪著喝尿的過程。還有王心雨不知廉恥的自我介紹:身份,身高,三圍,腿長。與羅伯特性交的高潮的感覺,吃精液的感覺,喝尿的感覺,簡直淫蕩極了!

            這天羅伯特還是在王心雨的后面站著,王心雨像一條母狗般跪伏在沙發上。

            羅伯特的大雞巴狠狠的肏著王心雨的肛門。王心雨已經從剛開始被肏肛門的痛漲的要死的感覺到現在是一種受虐的極度的快感!

            她瘋狂的尖叫,快感到高潮時的狂抖。羅伯特不管她的死活,馬上就讓她跪在自己的胯下,龜頭對正王心雨的嘴就肏了進去!就見王心雨弓起腰,四肢就像狗一樣的,頭向后仰著,媚笑著看著羅伯特,張大了嘴,吞著大雞巴,慢慢的雞巴全部弄進了喉部。

            因爲雞巴在喉部壓迫了氣管,王心雨的呼吸都有一點困難,她吃力的漲紅了臉用鼻子困難的呼吸。羅伯特毫不客氣的在她溫潤濕滑的喉部來回抽動著大雞巴弄著,就見王心雨的喉部肌肉在蠕動著,一會兒羅伯特達到了高潮,他退出了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邊對正那張開的嘴射出了濃濃的白色的精液!王心雨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不斷的吞著射進嘴里的精液。

            羅伯特射完精液,坐在了沙發上。王心雨吞完嘴里的精液,也用手抹吃了射在嘴邊和臉上的精液。然后媚笑著淫蕩的跪在了羅伯特的胯下,極細心的舔著那大雞巴上的余精和淫液,挂在舌頭上粘粘的拖了有一尺多長!陰囊上的淫液也舔的干干淨淨,最后連那黑皺的肛門也被王心雨舔的干干淨淨!

            羅伯特開始要上學了,他第一天就跟他的指導老師上各種生字。

         

            羅伯特的性福生活2

            蘇月函在昨天的晚上就在家里和王心雨聊了很久關于羅伯特的事情。王心雨從羅伯特家里出來時候已是晚上的九點了,她本來要回家,可是經過蘇月函家的時候忍不住上去敲開了門。

            蘇月函有點詫異:“你怎麽這麽晚到我這來啊?有事麽?”

            王心雨笑道:“明天你就要教羅伯特了,我來是跟你說說他的情況啊!”

            蘇月函笑道:“跟我說他的情況?聽說這幾天你天天去羅伯特的住所?恐怕知道的是很多吧?”

            王心雨笑道:“別笑我了,你也會常到他那去,你長的這麽美,還想跑?”

            蘇月函笑道:“你真的跟他發生關系啦?”

            王心雨害羞的點了點頭。蘇月函道:“哪天開始的啊?”

            王心雨道:“就在第二天就跟他發生關系了!”

            蘇月函笑道:“小騷貨!這麽快啊?”

            王心雨道:“別說我騷!你要跟他搞上啊,肯定比我還騷!還浪!”

            蘇月函笑道:“你就瞎說!你說說看他跟你老公有什麽不同?”

            王心雨妩媚的笑道:“你不知道!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沒法比啊!”

            蘇月函笑道:“你瞎說吧?真的這麽好?”

            王心雨笑道:“我跟你說啊,我跟羅伯特好了以后才知道我以前是白活了!你不知道,他的雞巴有二十多公分長!又粗,塞的我陰道緊緊的舒服極了!那像我那死鬼,就七公分長一點沒有感覺!”

            蘇月函道:“天啦!那麽粗大!你怎麽受得了?”

            王心雨笑道:“開始是有一點受不了,可是現在你知道麽?如果沒有羅伯特的性交我可能無法活了。”

            蘇月函笑道:“你成了他的俘虜了,就像個性奴隸!”

            王心雨媚笑道:“你說的還不完全準確,我不但是他的性奴隸,而且他還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一條騷母狗。”

            蘇月函詫異道:“天!這麽誇張啊?”

            王心雨笑道:“你現在說我是在誇張,可是如果你跟他性交以后就會知道我說的一點也不錯,而且你是學文的,感情比我還細膩吧?對性交的感覺也肯定比我還要強烈的多!你說你的老公雞巴有他大麽?”

            蘇月函羞道:“怎麽可能呢?也就跟你老公一樣吧!”

            王心雨笑道:“羅伯特的雞巴大是一回事,還有就是他的性交時間特別的長啊!”

            蘇月函笑道:“那還有多長啊?”

            王心雨媚笑道:“我那死鬼每次就能搞個幾分鍾,你家的呢?”

            蘇月函笑道:“一樣啊!不就幾分鍾麽?”

            王心雨一臉陶醉的媚笑道:“你知道麽?羅伯特可以一口氣干兩個小時!”

            蘇月函笑道:“不可能吧?他不累啊?”

            王心雨媚笑道:“否則怎麽說他與衆不同呢?而且還有許多性交的形式,花樣。”

            蘇月函羞道:“性交不就那麽回事麽!哪有什麽花樣啊?”

            王心雨笑道:“假裝正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看的金瓶梅等等的古代豔書還少啦?還裝著什麽都不知道!”

            蘇月函笑道:“金瓶梅上面女人還喝男人的精液和尿!你也喝啊?”

            王心雨伸出紅潤的舌頭媚笑道:“實話告訴你,我跟他第一次性交就喝了他的精液還有尿!”

            蘇月函詫異道:“你還真的是他的騷母狗啊!連他的尿都喝啊?!”

            王心雨媚笑道:“你知道什麽啊?當你被他的性交一次次的徹底的送上那無比奇妙的性高潮的時候,當你被他肏得欲仙欲死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我爲什麽會這樣了。我是被他徹底的征服了!”

            蘇月函笑道:“那你對他是經常的口交了?”

            王心雨媚笑道:“是啊!他喜歡把大雞巴全部肏進我的嘴里!”

            蘇月函詫異道:“不可能吧?那麽大的大雞巴怎麽會全部肏進你的喉嚨呢?不咽死你啊?”

            王心雨笑道:“開始是真的不行啊!后來幾天一煉就慢慢可以進去了!羅伯特很喜歡抓著我的雙奶,一邊看大雞巴在我的喉嚨里抽動的樣子一邊狂肏!”

            蘇月函笑道:“變態狂!你這樣被他干不難過啊?”

            王心雨媚笑道:“你說呢?開始的時候,呼吸都難啊!后來就慢慢適應了,覺得那種窒息的感覺好爽!在我嘴里肏我也能得到真正的不同與陰道性高潮的高潮!”

            蘇月函笑道:“你個賤母狗!真的拿你沒辦法!”

            王心雨媚笑道:“你老公肏不肏你肛門啊?”

            蘇月函笑道:“他不干,說那髒!你呢?”

            王心雨笑道:“我那死鬼一樣!也不干,不過羅伯特很喜歡肏女人的肛門,而且是特別喜歡反抓著女人的雙手,讓女人跪伏在床上或者沙發上,就像騎馬一樣的從后面肏肛門。”

            蘇月函笑道:“他那麽大雞巴,你的肛門能受的了啊?”

            王心雨媚笑道:“怎麽會受不了呢?當然跟弄陰道,嘴一樣,開始是真的不適應,受不了!太粗太長了!肏進肛門里,肛門都有一種要爆裂的感覺,漲痛的要死!不過幾天一干,現在我已經完全適應了。看著他在我后面騎馬般肏弄著我的肛門的雄姿,我真的感覺一種被主人征服的巨大的快感,肛門的漲痛慢慢變成了巨大的充實感!我幾乎每次都達到了性高潮,我癱瘓的時候,他就在我肛門里拔出雞巴,再塞在我的嘴里肏,直到在我的嘴里射精液爲止!”

            蘇月函笑道:“你也不怕髒啊?哈哈!反正你連他的尿都喝,也不怕了!”

            王心雨媚笑道:“你不知道,羅伯特對女人的看法有他自己的一套!”

            蘇月函笑道:“他怎麽說?”

            王心雨笑道:“他說美女天生就是給強壯的俊男干的,而一個強壯的俊男是很難找到的,所以一個強壯的俊男就應該同時擁有許多美女,因爲現在美女是很多的!”

            蘇月函笑道:“那這麽說,別的男人和醜女就該死?”

            王心雨笑道:“是的,他認爲性交就應該是強壯的俊男和美女之間的高質量的性愛,而不是亂交!”

            蘇月函笑道:“羅伯特才20歲吧?我都35了!”

            王心雨笑道:“我不也34了!這個沒有關系的!羅伯特好像還很喜歡大一點的女人!他說每個年齡段的女人都有不同的韻味!會給他帶來不同的感覺!只要是真正的高質量的美女他都要!”

            蘇月函笑道:“不會吧?難道他要是看上了一對美女母女,還都要啊?”

            王心雨媚笑道:“你說對了!羅伯特還有個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同時跟母女同床性交!”

            蘇月函一聽詫異的笑道:“變態!要是都跟他懷孕了,他怎麽辦?”

            王心雨笑道:“就生下來,有什麽關系!”

            蘇月函笑道:“哈哈!那你就跟你家的何芳一起跟他睡吧!生下孩子怎麽叫啊?”

            王心雨媚笑道:“那是肯定的!你家張妤也跑不了!”

            兩個人說的都有點心里發燒,欲火難耐,臉都紅了。王心雨起身告別了蘇月函,走時給了蘇月函兩盤帶子,就是自己和羅伯特的性交帶子,還有羅伯特跟那母女干的帶子。

            蘇月函在王心雨走后洗了個澡,不知道爲什麽她沒有穿內衣,只是穿了一件睡衣就到了客廳。

            沙發上坐下后,看著電視上面的黃帶。先放的是羅伯特跟那對美麗的中國母女性交的帶子。蘇月函看著羅伯特粗大的雞巴,狂野的奸肏著這對母女的嘴,陰道和肛門,那在嘴里流溢的白色的精液,射進嘴里的尿液,母女兩個被奸肏嘴和肛門時候發出的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樂的浪叫聲!看得蘇月函欲火如焚,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入了浴衣里,使勁的揉捏著自己的一雙雪白豐滿的大奶,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悶叫聲。

            看完這盤后她又放起了王心雨和羅伯特性交的帶子。當蘇月函看到羅伯特的大雞巴慢慢的肏進了王心雨嘴里,由于是王心雨仰著頭,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見那大雞巴在她的喉管里來回抽動的情形!蘇月函看得興奮極了,心怦怦直跳!忍不住手就摸到了陰部,開始扣挖自己的陰道和陰蒂,里面濕嗒嗒的,全是淫液!

            她一邊嗚嗚的悶叫一邊扭動著雪白豐滿的肉體,張大了嘴看著帶子中羅伯特狂野的奸肏王心雨的各種樣子。

            當她看見羅伯特抓住王心雨的雙手狠狠的奸肏她的肛門時,興奮的也扣挖自己的肛門。看著王心雨淫蕩的吞吃羅伯特的精液的浪樣,那最后的精液尾子在她舌頭上面拖了有一尺多長!最后還有王心雨跪在羅伯特的胯下張大了嘴接喝羅伯特的尿液的樣子。

            就見羅伯特離開王心雨一點,粗大的雞巴對正王心雨張開的嘴,射出了尿。

            王心雨一下喝一下喝的時候就必須閉嘴,這時候就見那尿液射了王心雨一臉的順著臉,脖子流到雪白豐滿的大奶上,淫蕩極了!射完后,王心雨喝完尿液,還騷浪的伸出紅潤的舌頭舔干淨了嘴邊和奶上的尿液,最后競跪伏在地上舔干了地上的尿液!

            蘇月函看得是欲火如焚!軟倒在了沙發上!

            第二天,蘇月函教羅伯特很其他幾位外國人的中國文學。

            共有四位,三個女的,兩個白人,一個日本人。一個白人叫沙娃,俄國人,今年24歲,身高175公分,身材是豐滿而不失苗條,相貌美極了!另一個白人叫麗塔,是個印度白人姑娘,今年20歲,身高170公分,身材也是豐滿而不失苗條,也是相貌很美!尤其是她還是個學瑜伽的,身體柔軟極了!日本女人叫芳子,今年33歲,但看著就像23歲!皮膚雪白,長相極美,個子有165公分,身材也很好。

            羅伯特是王心雨領來的,王心雨和蘇月函在走廊上媚笑道:“看得怎麽樣?

            告訴你,我剛才去接羅伯特的時候告訴了他你的事!他興奮的就在他的客廳又肏了我一次,想著你把我發泄了一次!還讓我喝了他的下床尿!”

            蘇月函笑道:“你真的要命啊!”

            上課前,蘇月函給幾個人互相介紹了一下,顯然三個女人對羅伯特是很有好感!羅伯特對與這樣的三個美女在一起上課也是滿意極了!上課的時候蘇月函盡量的不看羅伯特,但是有時還是不自然的看上一眼。每次都發現羅伯特那深蘭的雙眼都是深情的注視著她,蘇月函的心怦怦直跳。下課后,她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剛喝了一口水,就見羅伯特走了進來。

            蘇月函臉紅紅的問道:“有事麽?”

            羅伯特沒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她的面前。蘇月函有點不知所措的低下了頭,心跳得讓她有點受不了。羅伯特摟住了蘇月函柔軟發抖的身體,蘇月函想掙脫,但羅伯特的手勁太大,無法掙脫,而且她也不太想掙脫。蘇月函顫抖著聲音幾乎是呻吟著說道:“你要干麽?”

            羅伯特沒有說什麽,而是一只手托起了蘇月函的下巴,然后低下頭吻住了那紅潤的有點顫抖的嘴唇。蘇月函被羅伯特吻住嘴唇感覺就像觸電一樣,開始扭了幾下頭悶哼了幾聲以示反抗,一會兒就放棄了,那強大的男性氣息和極瘋狂的吻讓她慢慢迷失了。

            她慢慢的張開了嘴,雙手也主動的摟住了羅伯特。羅伯特的舌頭滑的就像一條蛇一樣,深深的伸到蘇月函的嘴里,並且靈活的在里面攪著,轉著,與蘇月函的嫩舌頭攪在了一起。羅伯特一邊吻,一邊舌頭動,一邊還使勁的吸著。蘇月函就覺得仿佛舌頭要被羅伯特吸出去一樣,忙也反吸起來,並發出嗚嗚的悶哼聲。

            當羅伯特松開口后,蘇月函仿佛全身癱軟了一樣,靠在了羅伯特的身上。她因爲剛才吸氣不方便,所以現在還在大口的喘著氣。羅伯特拍了拍蘇月函的背說道:“你真的很美!我喜歡你!我要你成爲我的女人!我的性奴隸!就跟王心雨一樣,你願意麽?”

            蘇月函被羅伯特摟著,一股強大的男性氣息完全籠罩了她,她迷醉了。軟軟的靠在羅伯特的身上說道:“我願意!”

            當再上課的時候,蘇月函看見那三個女人對羅伯特飛媚眼的時候,不知道怎麽一回事有了一種嫉妒的感覺。可是她也知道,羅伯特這種男人決不是哪一個女人能獨自占有的,他是許多美女的共同的男人,或者更準確一點說是主人!而自己和王心雨還有可能這三個女人,以及以后的許多美女都會是他的性奴隸,母狗群中的一條而已!

            放學了,羅伯特喊蘇月函到自己的住所去。蘇月函知道會發生什麽,可是她還是答應了。不過她有一點對羅伯特那特大的大雞巴的恐懼,怕自己承受不了,她喊了王心雨一起到了羅伯特的住所。

            進了客廳,王心雨關上了門。

            羅伯特還是喜歡先洗澡,王心雨和蘇月函坐在沙發上。

            王心雨先脫光了衣服,蘇月函也害羞的慢慢的脫光了衣服,露出一身雪白柔軟的肉體。王心雨媚笑道:“蘇月函啊!你這身材真的好極了!皮膚雪白,雙奶大而不拖,軟而不倒,妙啊!肌體柔嫩光滑,豐滿而不失苗條!美極了!”

            蘇月函笑道:“你不比我還好啊!”

            王心雨笑道:“我們是各有各的好,否則都一樣,羅伯特干麽要搞我們兩個啊?”

            蘇月函笑道:“馬上你先跟他干,我在邊上看看,我還真的有一點害怕!”

            王心雨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怕什麽?過一會你看見他肏我的樣子,你恐怕會騷的要把我給趕走!說實話,就是嘴巴和肛門第一次不行,你要多鍛煉啊!在家也可以搞假的雞巴塞進去煉啊!”

            蘇月函笑道:“我自己怎麽搞啊?你來幫我搞吧。”

            王心雨媚笑道:“你個騷貨!我不弄死你!”

            一會兒羅伯特走了出來。他走到了沙發邊上坐了下來。羅伯特很自然的摟住了蘇月函柔軟嫩滑的裸體,手也抓住了蘇月函的大奶。蘇月函就跟觸電了一樣,渾身軟如無骨,倒在了羅伯特的懷里。王心雨則跪在了羅伯特的胯下,雙手抓住羅伯特的大雞巴,嘴一張開始了對羅伯特的極淫蕩的口交。

            就見那大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里出來進去一直到雞巴的根部,口水和淫液粘粘的在王心雨的嘴里發出咕叽咕叽的聲音。王心雨一邊淫蕩的吸吮著大雞巴一邊媚笑著看著被羅伯特揉捏著雪白大奶的開始興奮的扭動肉體的蘇月函。蘇月函身上被羅伯特摟著,大奶被揉捏著,她看著那巨大的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里快速的出來進去,興奮極了!

            她慢慢的忘卻了害羞,雙手緊緊的抓住了羅伯特的身體,自己的雪白豐滿的肉體緊緊靠在羅伯特的身上扭動著,一邊還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淫蕩的嗚嗚的呻吟聲。

            王心雨騰出了一只手,伸到了蘇月函的那雙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中間。她分開了蘇月函的沾滿淫液的濕漉漉的陰毛,再分開了大小陰唇,先是中指弄進了蘇月函那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扣挖著。蘇月函發出了啊啊的叫聲,身體扭動的更加快了。一會兒,王心雨已經伸進了三個手指頭!用力的捅著!扣挖著!淫液亂流!

            羅伯特的大雞巴在王心雨的嘴里進出了這麽一會,已是忍不住了!他站了起來,抽出了大雞巴。松開手的蘇月函還在嗚嗚的喘著氣。

            王心雨媚笑著跪在了沙發上,翹起雪白的屁股,兩腿向兩邊分開,頭貼在了沙發上,雙手向后。羅伯特站在她的身后,抓住了她的雙手,沾滿了自己淫液和王心雨口水的大雞巴對正了王心雨那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口,刷的一聲完全刺了進去!就聽見王心雨啊的一聲長長的尖叫,同時還伴隨著噓噓的輕音。現在王心雨開始還是不大適應羅伯特的大雞巴的全軍挺進。

            羅伯特開始了極快的抽弄,他反抓著王心雨的雙手,就像騎馬一樣,屁股極快的來回擺動,小腹與王心雨的雪白的大屁股相撞發出啪啪的聲音。一會兒王心雨就發出了極其快樂的淫叫:“好快活啊!肏死我吧!我的主人!肏死我這條又騷又賤的浪母狗吧!啊!啊!”她一邊叫著一邊拼命的擡屁股迎接羅伯特的大雞巴,恨不能把大雞巴肏進自己的肚子里去!

            蘇月函在邊上看得發呆!天啦!還真的跟電視上一樣!這麽厲害啊!就見羅伯特那極大極粗的大雞巴在王心雨的陰道里極快的進進出出,淫液直流!聽著王心雨那極興奮的浪叫聲,她也受不了了!

            蘇月函也學著王心雨的樣子跪在了沙發上,她也是頭貼在沙發上,翹起雪白的大屁股,兩腿分開,手一邊扣挖著自己的陰道,一邊扭動身體和屁股,同時嘴里還發出嗚嗚啊啊的浪叫聲!什麽教育教養,文化,傳統,丈夫,孩子,統統見鬼去!蘇月函現在要的只有一個:就是羅伯特的大雞巴肏進自己的陰道!就是肏死自己也心甘情願!

            兩個女人都在喘著氣,一個在大聲浪叫,一個在不由自主的小聲淫哼!伴隨著羅伯特奸肏王心雨的各種怪聲,迷人極了!

            一會兒王心雨來了高潮,她尖叫著,扭動著,羅伯特更是抓緊她的雙手,拼命奸肏著。只見王心雨突然全身停止了扭動,嘴里發出的也成了嗚嗚的哭聲,大腿一陣有規律的抖動,陰道里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喘著粗氣倒在了沙發上。

            羅伯特抽出了大雞巴,站在了蘇月函的屁股后面。他抓住了蘇月函主動反伸的雙手,看著蘇月函淫蕩的貼在沙發上的臉媚笑著看著自己一邊還在嗚嗚的淫叫著喘著粗氣,雪白豐滿的肉體還在扭著。羅伯特忍不住用沾滿王心雨淫液的大雞巴對正蘇月函的還在不斷溢出淫液的陰道口緩緩的肏了進去!

            蘇月函就覺得一個巨大的熱乎乎的東西一下肏進了自己的陰道,陰道漲的滿滿的,有一點要被撐破的痛漲感。她忍不住發出噓噓的怪聲,身體也想往前爬。

            但是前面是沙發,后面是羅伯特,根本跑不了,何況手還被羅伯特抓住,動都動不了。

            慢慢的羅伯特的大雞巴肏到了蘇月函的子宮頸。蘇月函啊的尖叫了起來,羅伯特又慢慢的抽出了雞巴。蘇月函覺得舒了一口氣,但是又覺得陰道內空空的,忍不住又扭了起來。羅伯特的大雞巴在她的陰道口摩了起來,卻並不進去。蘇月函欲火難耐,慢慢的又開始叫了起來:“插進來!肏我!我要!我要!”

            羅伯特又緩緩的肏了進去,這次在淫液的幫助下,還有第一次的經驗,蘇月函沒有感覺到太多的痛苦。羅伯特慢慢的加快了抽弄的頻率,就聽到小腹與蘇月函那雪白豐滿的屁股相撞的啪啪聲!還有陰道里淫液被擠撞的怪聲,蘇月函開始發出了淫蕩的叫床聲。

            蘇月函覺得痛苦沒有了,一陣陣巨大的快感從自己的陰道深處傳向自己的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哼哼的叫了起來:“好舒服啊!好爽啊!肏死我吧!啊!肏!用力肏啊!”她一邊淫叫著一邊不知死活的往后擡著屁股以迎接羅伯特更猛力的奸肏!

            羅伯特也被蘇月函的淫蕩的樣子感染,肏的速度是越來越快!而且因爲蘇月函的陰道很緊,雞巴和陰道壁摩擦的快感也很大,他也是不由自主的一邊啊啊的叫著一邊加快的肏著!王心雨看著蘇月函淫蕩的樣子也受不了了!她忍不住抓住蘇月函雪白的豐滿的雙奶,一邊揉著一邊媚笑著說道:“怎麽樣?爽不爽啊?”

            蘇月函啊啊的叫著說道:“我的天啊!我快活的要死!肏死我吧!啊!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一條最淫最賤的騷母狗!”

            王心雨媚笑著一只手揉捏著蘇月函的雙奶一邊一只手的中指慢慢的伸進了蘇月函的肛門里!蘇月函啊的尖叫了起來!看著王心雨笑道:“你個騷貨!你怎麽弄我的肛門啊?”

            王心雨媚笑道:“我怕主人肏你肛門時候你一下受不了啊!我先給你搞搞好一點!”

            羅伯特看著王心雨弄著蘇月函的肛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他更加快的肏了起來!一會兒蘇月函浪叫聲越來越大,身體的扭動也加快了!渾身出現了汗珠和桃紅色,而王心雨此時伸進了兩個手指她也感覺不到了!就見蘇月函突然大叫了起來啊――!然后哭了起來,接著全身停止了扭動,只有雪白豐滿圓潤的大腿在不停的抖動。

            羅伯特也啊啊叫著狠命肏著,突然蘇月函的陰道里面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她不動了,趴在沙發上喘著粗氣。王心雨一看就知道蘇月函得到了滿足,她狠命的打了蘇月函那雪白圓潤柔軟的屁股幾下!一邊打一邊說道:“騷貨!這下滿足了吧!讓主人肏死你個浪貨!”同時她的手已經伸進了三個手指!

            羅伯特繼續大力的肏著,他性生活經驗豐富,知道這種少婦必須在第一次把她給徹底的征服,給她一個終身難忘的印像!所以他沒有因爲蘇月函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停止了肏她,他是繼續甚至更加猛力的肏著蘇月函的陰道!

            蘇月函很快又開始啊啊的叫了起來,並且又扭動起她雪白豐滿的肉體!王心雨在邊上是不客氣的又伸進了第四個手指到了蘇月函的肛門里面,同時還伴隨著雞巴抽弄的樣子。她的另一只手一下使勁的揉捏著蘇月函的雙奶,一下又狠命的打著蘇月函的屁股,有時甚至還揪住蘇月函的頭發把她的頭高高擡起。

            蘇月函一邊承受著羅伯特凶狠的奸肏一邊被王心雨扣挖著肛門,揉捏著奶打著屁股抓著頭發,不知道怎麽回事她一點不覺得痛苦,反而覺得有一種受虐的快感。只是當王心雨的五個手指全伸進了自己肛門的時候,她開始有點受不了了!

            她尖叫了起來:“王心雨!你個騷貨!你想搞死我啊!”

            王心雨哈哈笑道:“搞死你?你是爽的要死吧?”她說完后開始用四個手指往里抽弄。羅伯特看著她們的淫樣興奮極了!用力的肏著。一會兒,蘇月函又來了第二次高潮!就見蘇月函媚笑著說道:“我好像死了一樣!爽死了!”

            蘇月函以爲羅伯特這下會滿足了,不干了,可是沒有想到羅伯特根本就沒有停止。他繼續的急速的大力肏著蘇月函的陰道,把蘇月函陰道里的大量的淫液擠出來許多,順著蘇月函雪白修長圓潤柔軟的大腿往下流著,沙發上都搞了好多!

            蘇月函慢慢的又開始喊了起來,到三次高潮時候,她的嗓子已經幾乎啞了。蘇月函幾乎爽的昏了過去,她完全癱瘓了,倒在了沙發上,已經是動也不能動了。

            羅伯特知道已經徹底的征服了這個美麗高貴的中國美女,他一邊還在繼續的抽弄一邊問到:“還要麽?”

            蘇月函啞著嗓子說道:“我真的是爽的要死了!我不行了!我的好主人!饒了我這條可憐的浪母狗吧!”

            羅伯特這才緩緩的抽出了沾滿了淫液的大雞巴。邊上的王心雨已經是看得早就受不了了!她上身躺在沙發上自己把自己的雪白修長柔軟的大腿分開抱住在自己的頭邊,屁股擡起來,露出了流著淫液的陰道還有那粉紅的有著皺紋的肛門!

            羅伯特站在了王心雨的腿間,雞巴的頭沾滿了蘇月函的淫液又粘了一些王心雨的淫液,然后對正那肛門慢慢的弄了進去!王心雨啊的長長的叫了起來:“好漲啊!”

            羅伯特根本不管她的浪叫,不緊不慢的弄了進去!王心雨啊啊的叫著,羅伯特一雙手抓住王心雨的兩個雪白豐滿的大奶,大雞巴慢慢的全部弄了進去!

            王心雨雖然肛門已經被羅伯特肏弄過多次,但是因爲羅伯特的雞巴太大,還是感覺到漲痛的很!她啊啊的叫著,一邊盡量的分開自己的那雙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一邊用一只手揉捏著自己的陰蒂!另一只手則扣挖著自己的陰道。一會兒王心雨慢慢的適應了,開始了浪叫。

            蘇月函這時候也緩過神來了,她坐了起來。她看著羅伯特的大雞巴在王心雨的肛門里來回的速度極快的抽弄著!而王心雨則淫蕩的兩只手揉捏自己的陰蒂扣挖自己的陰道,一邊嘴里還在不斷的浪叫:“肏死我吧!我的主人!把我的肚子弄穿!我好爽啊!我要死了!啊啊!”

            蘇月函看得眼睛發直!就見羅伯特越肏越猛,越肏越快!那雙手也把王心雨的奶抓的越來越緊,都抓紅的的發紫了!蘇月函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不由自主的跪在了羅伯特的屁股后面,她從下面看著羅伯特的大雞巴狂肏王心雨的肛門,心里對羅伯特産生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性的崇拜!那黑皺的陰囊來回的蕩來蕩去,打著王心雨的雪白的屁股。

            蘇月函把嘴靠近了那陰囊,伸出了紅潤的舌頭舔了起來!並且頭也隨著那陰囊的來回而來回動著。那從王心雨的肛門里擠出來的白色的油狀的東西許多流在了她的臉上!陰道里因爲興奮而流出的淫液也流到了蘇月函的臉上!

            蘇月函興奮極了!一邊吞吃著流到嘴里的淫液和肛門里的油一邊淫蕩的哼叫著舔著陰囊!又過了一會兒她慢慢的把舌頭往后面來了一點,雙手分開了羅伯特的屁股,露出了那黑皺的肛門!她媚笑著伸出紅潤的舌頭舔起了羅伯特的肛門,而且還分開肛門,把舌頭盡可能的往里伸進去!在羅伯特的肛門里面來回左右的攪著!

            羅伯特被蘇月函吻的爽的不得了!他干的速度是越來越快!王心雨看著抓住自己雙奶的羅伯特狂肏自己的雄姿,簡直是感動的哭了!她感覺到肛門的深處傳來不同與陰道性高潮的極大的快感!那種漲極了的充實的感覺!她狂叫著,拼命的擡著自己的屁股,恨不能讓羅伯特的大雞巴肏進自己的肚子里面去!

            一會兒就見王心雨全身就大腿在不停的抖動著,嘴里發出了啊啊的哭聲!突然她大叫了一聲,昏了過去!同時王心雨的陰道里面射出了許多的淫液!肛門里也射出了許多油!她下面的兩個孔同時達到了高潮!噴了蘇月函一臉。

            這時羅伯特也感覺到爽到了極點!他啊啊的叫著加快了速度拼命的肏著!一會兒大雞巴在王心雨的肛門里面抽了出來!他抓住蘇月函的頭發,讓蘇月函就這麽仰著頭。大雞巴對正她的嘴巴肏了進去!

            蘇月函拼命的張大了嘴,但是羅伯特的雞巴太粗了!還是插到了蘇月函的喉嚨就進不去了,蘇月函被堵的有點喘不過氣來,她忙伸出手抓住羅伯特大雞巴的根部,讓羅伯特的大雞巴的一半在自己的嘴里抽弄!羅伯特在蘇月函的嘴里快速的抽弄了一百多下,然后啊啊的叫著停止了奸肏,在蘇月函的嘴里射出了濃濃的精液!蘇月函嗚嗚的拼命的吞著這滿嘴的精液,還是有許多隨著嘴角流到了脖子和雪白的奶上。

            這時候王心雨也醒了過來,她看見羅伯特在蘇月函的嘴里射出了那麽多的精液,順著蘇月函的脖子和奶在流著。王心雨下了沙發,舔著蘇月函臉上的精液還有那奶上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蘇月函在喘著氣,然后也連忙的舔起了王心雨陰道和肛門上流下的淫液和油!

            王心雨舔完了蘇月函的臉和奶,接著就舔干淨了蘇月函的陰道邊上的淫液。

            接著兩個淫蕩的女人跪在了坐在沙發上休息的羅伯特的腿邊,同時伸出了紅潤的舌頭極認真的舔著羅伯特的小腹雞巴和大腿上的精液,淫液,汗液,還有油!

            兩個女人一個舔陰囊,一個就極細心的舔著羅伯特的黑皺的肛門。羅伯特閉著眼睛享受著這兩個中國美女極淫蕩的口交。一會兒羅伯特的雞巴又硬了起來,他看著蘇月函在不斷的苦煉著吞吃自己的大雞巴。王心雨則在舔著自己的肛門。

            羅伯特站了起來,他又讓王心雨跪在了沙發上。王心雨剛緩過神來,心里雖然想干,但是真的有一點受不了啦!可是看著羅伯特那熱烈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只好翹起屁股,分開大腿準備戰斗!

            羅伯特的大雞巴對正王心雨的陰道口慢慢的肏了進去!

            兩個美女就這樣跟羅伯特在一起睡了幾天,蘇月函也可以被羅伯特完全肏進自己的肛門和嘴了!也是一點也不害羞的和王心雨一起跪在羅伯特的胯下喝羅伯特的騷尿!而且表現的比王心雨還要淫蕩許多。

   羅伯特的性福生活3

            這天又是蘇月函教羅伯特的課。羅伯特認真的聽著蘇月函的講解,並認真做著筆記。但是蘇月函每當看見羅伯特的時候,不知道怎麽回事陰部就騷癢起來。

            淫水也流出許多。

            俄國美女沙娃坐在羅伯特的邊上,今天她穿了一條特別性感的露臍裝:沒有袖子,背部完全露了出來,只有一條帶子系在后面,前面是開衩非常低的且開的很大的露出大半雪白豐滿的乳房的樣式,乳房下面就是一直露到小腹的下部!都可以看見那金色的陰毛!下面是一條超短裙,露出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她沒有穿乳罩,甚至沒有穿內褲!

            羅伯特看見沙娃這樣的穿衣,還有不斷的對自己的飛媚眼,知道這個俄國美女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跟自己上床了!他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句:騷母狗!不過看著這沙娃的極性感的身材和雪白的肌膚他還是忍不住的翹起了大雞巴!

            在課間休息的時候,羅伯特尾隨著蘇月函到了她的辦公室。蘇月函看見羅伯特進來后忙關上了門,然后轉身摟住了羅伯特粗壯的身體。

            羅伯特也緊緊的抱住了蘇月函柔軟的身體,低頭吻住了蘇月函濕潤的紅唇。

            蘇月函發出了性感的悶叫聲,柔軟的身體在羅伯特的懷里扭動著。當羅伯特放開了蘇月函,蘇月函柔順的跪在了羅伯特的胯下。羅伯特拉開褲子的拉鏈,從褲頭里拿出了那粗長的直動的大雞巴!蘇月函用她那雪白修長柔軟的手抓住了羅伯特的大雞巴,紅潤的嘴巴張開,伸出那嫩軟鮮紅的舌頭極細心的舔起了羅伯特的那特大的龜頭上的馬眼。

            羅伯特看著這美麗高貴的中國美女在極淫蕩的用舌頭在爲自己口交,興奮極了!他忍不住慢慢的把雞巴肏進了蘇月函的嘴里,蘇月函頭向后仰著,盡量的張大嘴巴並且使嘴巴和喉管呈一直線。羅伯特也彎了一點腰,慢慢一邊看著那漲紅了臉吞吃自己大雞巴的蘇月函的極美的臉一邊毫不客氣的慢慢的全部肏進了蘇月函的嘴里喉管!

            蘇月函發出了嗚嗚的悶叫聲!一雙手緊緊的抓住了羅伯特的大腿,臉漲的通紅!羅伯特開始慢慢的在蘇月函的嘴里和喉管里面抽送起來!他抓住蘇月函的頭發看著自己的大雞巴在她的嘴里來回的抽送興奮極了!慢慢的他加快了抽送的頻率,直到興奮的啊啊的叫著才抽出了雞巴。

            蘇月函大口的喘著氣,但是被羅伯特的這種性虐待刺激得反而欲火大發!她轉過身,高高的翹起了她的雪白的大屁股。羅伯特用力的打了幾下蘇月函那雪白豐彈的屁股,然后大雞巴的龜頭對正蘇月函的流著淫液的陰道口一下刺了進去!

            蘇月函啊啊的尖叫著!那粗大的長長的雞巴完全塞滿了她的陰道,子宮頸都被撞的好疼!但是隨著羅伯特的高速抽送,蘇月函全然忘卻了漲痛,有的只是莫名的一陣陣來自小腹部位的極大的快感!她拼命的往后迎接著羅伯特的凶猛的奸肏,嘴里發出極淫蕩的浪叫:“啊!天啊!我好快活!我要死了!我要飛了!肏死我吧!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一條最淫最賤的浪母狗!肏死我!啊啊!”

            羅伯特也是快樂極了!他加快頻率的奸肏著!一會兒就見蘇月函突然的全身不動了,只是兩條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在有節奏的顫抖,嘴里發出嗚嗚的哭聲!

            跟著在蘇月函的陰道深處射出了許多的淫液!她已經到了高潮!

            羅伯特沒有因爲蘇月函的高潮而放棄了對她的奸肏,他抽出了大雞巴,接著對正蘇月函流著大量淫液的陰道口的上面的長著黑皺菊花瓣狀的肛門肏了進去!

            就見那粗大的大雞巴慢慢的肏進了蘇月函的肛門,而蘇月函一邊大口的喘著粗氣一邊在那啊啊的因爲漲痛而忘形的叫著!羅伯特開始的時候肏得很慢,隨著蘇月函的尖叫聲漸漸的降低,他知道蘇月函已經準備好了!

            羅伯特抓住了蘇月函的雙手,讓蘇月函的頭靠在了她的辦公桌上,雙腿站立分開。羅伯特就像騎馬一樣的一帶蘇月函的雙手,同時身體往前一送,節奏很快的肏了起來!

            蘇月函雙手被羅伯特抓著,頭貼著辦公桌上面看著羅伯特就像一頭雄師一樣的騎肏著自己的肛門,她慢慢的全然沒有了漲痛的感覺,有的只是無比的充實和被主人騎肏的快感!她覺得從肛門的深處傳來一陣陣的強烈的不同與陰道快感的充實的和強烈摩擦帶來的無比的快感!

            蘇月函發出了不由自主的興奮的尖叫聲!羅伯特聽出了這是快樂的呼喚!她需要更猛烈的奸肏!他極快的奸肏著蘇月函的肛門,同時一只手抓住蘇月函的雙手,另一只手用力的打著蘇月函雪白豐彈的屁股!蘇月函不但不感覺痛苦反而更加興奮的啊啊的大聲尖叫!一會兒她再次的在肛門里面達到了性高潮!只見陰道里流出了許多淫液,而肛門里流出了許多白色的油!

            她興奮的快虛脫的趴在了辦公桌上,羅伯特沒有達到性高潮如何能放過蘇月函?他抓住蘇月函的頭發,把她就像拖死狗一樣的拖了起來。蘇月函喘著粗氣跪在了羅伯特的胯下,她柔媚的笑著看著羅伯特,伸出紅潤的舌頭舔起了羅伯特的那沾滿了自己的淫液和白色油的大雞巴!一會兒舔干淨了,她慢慢的把大雞巴全部吞進自己的喉管!

            羅伯特在蘇月函的嘴里抽送了一下又抽了出來。他把雞巴頭對正蘇月函張大的嘴巴。蘇月函媚笑著張大了嘴等待著!就見羅伯特身體抖了幾下,從雞巴頭射出了透明的騷尿!

            那尿射進了蘇月函的嘴里,蘇月函張大嘴接著,等接滿了一嘴,羅伯特就能忍住不射,等蘇月函慢慢的吞完嘴里的騷尿后,再次媚笑著張大了嘴巴等待自己射尿的時候才又開始射。

            蘇月函喝完了羅伯特的騷尿后柔媚的舔著羅伯特的雞巴,羅伯特看完蘇月函的極淫蕩的喝尿的樣子后,興奮極了!他迅速的在蘇月函的嘴里抽送了幾下,然后在蘇月函的嘴里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看見從蘇月函的嘴里溢出了許多,他忙抽出了大雞巴,在蘇月函的雪白的脖子和豐滿的大奶上面射的到處都是那粘粘的精液!蘇月函媚笑著吞吃完了嘴里的精液后又用手把身上的精液抹吃的干干淨淨!

            當兩個人再次出現在教室的時候,蘇月函已是一臉的嚴肅,爲人師表。

            放學了,沙娃跟在羅伯特的后面。蘇月函笑著對羅伯特說:“你就安慰安慰她吧!”

            蘇月函跟王心雨各自回家去了。羅伯特則帶著俄羅斯美女沙娃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關上了門,羅伯特到浴室洗澡去了,沙娃則坐在沙發上等待。她在沙發前面的茶幾上看見了蘇月函和王心雨跟羅伯特在一起的各種性交方式的照片。沙娃看的眼睛發直!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到了自己的陰部,嘴里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

            沙娃脫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身雪白豐滿的肉體。她看著王心雨和蘇月函跟羅伯特一起性交的照片,那口交,喝精液,喝尿!肛交!看得她實在受不了了!沙娃的手指伸進了自己的陰道里面,一邊使勁的抽送,一邊嘴里發出啊啊的浪叫聲!

            一會兒,羅伯特光著身體走了出來。他看見沙娃的淫蕩樣子,走到了沙發邊上。沙娃看見羅伯特的大雞巴,一下跪在了羅伯特的胯下,雙手抓住了大雞巴的柄,嘴一張含住了那直抖的龜頭。

            沙娃一邊因爲羅伯特用力的抽打屁股而直扭著自己已經通紅的屁股,一邊舔著羅伯特的大雞巴媚笑著:“親愛的主人!我剛才看見主人跟一對母女同時性交的光盤,如果主人喜歡跟母女同時性交的話,我可以跟我的母親安娜同時跟你性交!”

            王心雨一邊扭動被打的屁股一邊白了沙娃一眼道:“你都24歲了,你母親多大?”

            沙娃媚笑道:“主人!我不是24歲,我只有18歲,因爲要造一個大學的假文憑所以報了個24歲,我母親今年才34歲,跟王主任一樣大,比蘇月函還小呢!”

            羅伯特笑道:“你母親漂亮麽?是干什麽的?”

            沙娃一邊柔媚的舔著羅伯特的雞巴一邊扭著屁股說道:“她長的極美!比我漂亮!比我還要高大豐滿,但是腰細股隆,奶大,腿修長圓潤,皮膚極細白,身體柔軟,是個天生的尤物!我爸爸是俄國住上海辦事處的領事,她是領事夫人,她可以很快的成爲主人的胯下的性奴隸,不過……”

            羅伯特笑道:“你個賤母狗!你敢跟我提條件!”說完啪的狠揍了一下沙娃的屁股,沙娃是啊的一聲媚叫。

            沙娃媚笑道:“我的母親還想生孩子,可是我的父親現在卻是陽痿,所以想請主人在肏我母親的時候,就當可憐她,在她的田里播一些您尊貴的種子吧!”

            王心雨媚笑著舔著羅伯特的大雞巴說道:“你個浪母狗!就讓主人同時在你們這對母女的田里播種,看母女兩個誰先生主人的孩子!”

            羅伯特笑道:“不錯!就這樣!”

            沙娃忙道:“好的!我一定要爲主人先生龍子!”

            沙娃回去后,到了母親的房間,看見母親穿著三點式內衣在做健美操,曲線身材真的一級棒!

            安娜看見女兒進來,停了下來說道:“沙娃,你怎麽回來了?有事麽?”

            沙娃笑著抱住母親道:“媽媽,你不是一直想再生一個孩子麽?”

            安娜笑道:“是啊!可是……”安娜的臉陰沈了下來。

            沙娃笑道:“我知道,父親已經不行了,他陽痿,難道你如此的美麗容貌和嬌嫩的肌體就任她枯萎?”

            安娜苦笑道:“沙娃,說真的,我也想過找一個男人,可是中國男人不夠強壯,無法滿足我,我不想找,在這里外國男人很少,就是有,我也不認識,難道叫我一個領事夫人去貿然的找別人去發生性關系?”

            沙娃笑道:“媽媽,你放心,我已經給你找到了一個,而且他答應在你的陰道射精,讓你再次當上母親!”

            安娜驚訝道:“他是誰?可靠麽?”

            沙娃就說了她的同學羅伯特的事。安娜聽到羅伯特已經跟他的老師還有學校的外事主任搞上了,甚至自己的女兒也跟他發生了性關系,不禁滿臉通紅的搖頭道:“沙娃,這怎麽可以,他是你的男人,我是你的母親。”

            沙娃哈哈笑道:“你不知道!羅伯特就喜歡跟母女同時性交,我就看見了他跟一對中國母女同時性交的光盤!”

            安娜害羞的臉紅道:“你的老師還有那個王心雨要是知道我們母女同時跟他性交會恥笑我們的!”

            沙娃笑道:“你不知道,中國女人的眼中只有自己的男人,征服了她的男人就是她的主人!母女同時跟一個男人性交對中國女人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麽!王心雨知道了我要跟你同時與主人性交的事,還要我們快點,看看誰先生下主人的龍子呢!”

            安娜羞道:“我們都要生他的孩子麽?”

            沙娃笑道:“那當然了!主人會在我們的田里播種的!”

            安娜道:“王心雨和蘇月函的女兒會跟羅伯特性交麽?”

            沙娃笑道:“你放心,一個也跑不了!”

            安娜低下了頭。沙娃知道她同意了,就說:“你同意的話,我可以跟他約個時間,到時候到他那里去。”

            安娜害羞道:“沙娃,我怕這事要是給你爸爸知道那可不得了!尤其我們兩個都跟他。”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分享快樂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原PO是正妹!

原PO好帥!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 上一篇:女公务员
  • 下一篇:可惡的兄弟
  • 相关文章
  • free x性俄罗斯美女(mm182.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