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武侠情色 >> 内容

豹女虎男 - 激情肏屄网

时间:2019/3/10 20:21:29



  本帖最后由 她说 于 2014-9-30 09:08 编辑
  一洛阳艳技
  好了,进入正题吧,且说元宵佳节,洛阳城内处处张灯结彩,人人欢度上元节,就连城中最大的青楼迎春院,
也在这个喜庆的日子准备了一些新的节目,以作为对新老顾客一年来的答谢。
  迎春院不愧为洛阳城中最大的妓院,占地约有数亩地大,而主楼也有五层,中间更有一个大厅,节目便在大厅
中举行。
  此时已经二更天了,大厅上早已经是宾客云集,这些人多是洛阳名流,当然是这里的老主顾了。
  只见这些人有老有少,个个都是兴高采烈,激动不已,只有一名白衣公子却是双眉紧锁,小声对身边的书童说
:「小明,要不,就算了吧。」
  书童连忙说:「公子,这里的节目很精彩的,咱们虽然是路过,但既然赶上了,不去看看,岂不太可惜了。」
  白衣公子无奈地说:「也罢,反正我也不在乎这六十两银子。」青楼表演原意是招揽顾客,但也绝不是完全免
费,尤其是一年一度的上元节,更是使尽了绝活,又怎么会不收钱?
  现在看看表演的节目吧,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走到大厅中央,向众人一拱手,说:「敝楼蒙各位垂青,小
女子也是感激不尽,如今值元宵佳节,特准备了一些娱乐节目,绝对精彩,作为对各位的答谢……」
  话没有说完,便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蓝衣员外不耐烦地说:「于老板,你少说这些客套话了,还是快些开始吧。」
  大厅上早就有人用几张大桌子搭成了个高台,表演便在高台上进行,于老板亲自解说:「这位,这第一个节目
便叫做『开门红』,祝大家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于老板说完便下了高台上,众人一齐向高台看去,只见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被人带到了高台上,看样子不像
是妓女,但过了今晚,便要永驻青楼了。
  那少女哭哭啼啼的,显然是不愿意,早有两个壮汉上来,七手八脚的除去了她的衣服,但见她双乳还没有完全
发育,但是阴部,也只有几根细毛而已,分明是个处女。书童早就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生怕少看到些东西。
  那两个壮汉也各自除下了自己的衣服,其中一个把她按在了高台上,双腿分开,正好让观众能看清那个细小的
洞口,而另一个壮汉则把手指伸进了少女的阴道中,缓缓的抽送着。少女虽是处女,但阴道容纳一根手根还是没有
问题的,不但不感到痛苦,反而还产生了一点儿快感。
  不一会儿,壮汉拔出一手指,趴在了少女的身上,把自己那根大阴茎抵在了少女的阴道口,众人一看,壮汉的
阴茎足有六寸长,算是个大家伙了,便是一般女子要适应如此巨物都不容易,更不用说处女了。
  但那壮汉显然是阴茎极硬,只是用力一挺,随着少女的一声惨叫,阴茎完全插入了阴道中,接着,壮汉又把阴
茎拔了出来,毕竟阴道没有完全放松,拔出来时,竟然带得阴道的肉都翻出来一些,同时,阴茎上也有了血迹,而
壮汉却不等完全拔出,又再次插了进去,接着,便在来回的抽送了,少女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叫,但人们却更感到了
兴奋而已。
  而另一个壮汉也受不了了,对插入了阴道的壮汉说了句什么,那个壮汉便把身子一翻,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同时,第一个壮汉来到少女的背后,把自己的老二抵在了少女的肛门,之后尽力一顶,竟然也是全部插了进去。这
两个人一前一后,配合得好不默契,只是那个少女却是倒了霉,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哭声不止。
  过了一段时间,两个壮汉竟然是同时射精,而他们把阴茎拔出来后,只见白白的阳精混着少女的鲜血,竟然流
了一大滩,足见这二人的精力绝伦阳精量足。而那些血也让人明白为什么这两个壮汉抽送时不完全拔出阴茎来了,
自然是为了这些血精混合物的缘故。
  少女被壮汉带到了台下,于老板又报出了第二个节目,却是「四季发财」,只见四个壮汉抬了个女子上台,那
女子一看就是青楼妓女,而且还是很干的类型,只见她双足向前,坐在台上,四个壮汉在她的左右前后两边坐下,
那女子伸出左右手来,分别抓住前后两名壮汉的阴茎,又摸又揉的,不长工夫,就变得硬如铁了,粗似儿臂了。
  之后女子身后的壮汉躺了下来,女子则坐在了他的身上,把阴茎吞进了自己的阴道中,之后把嘴向前一凑,含
住了前面壮汉的老二。
  此时,她的左右还有两个壮汉,女子再用左右手分别为那两个壮汉手淫,以一敌四,这便是「四季发财」了。
很快,女子的下体便有淫水流出,而她上面的口中也流出了阳精,那个壮汉已经在她的口技下泄了。而下面的那个
壮汉也转眼交了枪。
  这时,女子左右两个壮汉的老二却已经硬到了极点了,女子向左一转身,变成面向左边壮汉了,只见她右边壮
汉自动躺下,女子又用阴道吞进了他的阴茎,动了几下之后,壮汉的阴茎已经是沾满了淫水,女子把臀一抬,又一
坐,却用肛门把老二给吞了进去。
  这时,她面前的壮汉也上来了,把老二塞进了女子的阴道。女子被这两人前后夹攻,自然是爽到了极点,不觉
「哦,啊」的叫了起来。
  两个壮汉彼此都能感动对方的老二,同时,自己老二所在的洞也是很紧,因此没有用多长时间也泄了出来。女
子站起身来,分开双腿,众人清楚地看见了她那红肿的阴道口,红豆大小的阴蒂和肿起来的阴唇及肛门。
  这下子,人们的兴致高了起来,有人便要当场上前进攻这名女子,但台上原来射精的两名壮汉却也已经恢复了
过来,两人一人从后抱住女子,另一个则从前面抱住,两个人的阴茎竟然同时对准了女子的阴道,一下子进到了根
部。
  离得近的人,清楚地看见了女子阴道开得极大,只觉不虚此行,银子也没有白花。在两根大阴茎的夹攻下,女
子不长时间就再次泄了出来,而那两名壮汉也很快的交了枪,不为别的,两个人的阴茎在一个肉洞内,刺激当然极
其强烈了。
  只见这四个壮汉轮流上阵,每个人都射了四次精,这时,女子的阴道极度外翻,而阳精也流出了很多,随着阳
精的流出,这个节目也就结束了。
  第三个节目叫「龙凤呈祥」,只见一男一女走上台来,两个都是全身赤裸,只见女的长得清新可人,肌肤嫩得
仿佛能挤出水来,而男的虽然其貌不扬,但长得极为精壮,同时下体也是极为巨大,足有七寸长,如同一个棒槌类
似。台下已经有人私下说,「这男的便是洛阳名人铁阴,下阴不仅粗大,而且其坚胜铁,听说能连战一个时辰不倒。」
  这时,只见台上的铁阴轻轻的抱起了那女子,让她面向自己两人身子紧贴,铁阴的阴茎抵在了女子的阴道口,
接着,把女子的身子缓缓下放,女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只见龟头顶在阴门,却没有进去,而阴道口的肉反而陷进去了一些,一来是铁阴的阴茎粗大,二来也是女子的
阴道没有润滑?a href=https://kkk843.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颍馐保绻门拥囊醯雷愎坏娜蠡敲匆胍膊⒎蔷蘅赡埽跞床荒敲醋觯?br />仗着自己阴茎极硬,硬是把女子向下一按,只听见「滋」的一声,女子的阴道中竟然有油流了出来,而阴茎也已经
进去了五寸,原来早已经有准备了,如果不是有油在阴道内,那便是把阴道弄裂了,只怕也进不去。
  随着那「滋」的一声,女子也「阿」的一声惨叫,身子立时软了下去,但竟然没有倒下,细看之下,铁阴并没
有伸手扶她,唯有阴茎插在阴道内而已,看来这个铁阴也是有些本事的。
  只见铁阴用下阴尽力向上挑着,竟然能让那个女子离地而起,光凭一根老二能支撑住一个人的重量,这份本事,
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后,铁阴拔出了阴茎,带出一几滴血来,不是处女血,而是阴道流出的
血。铁阴的下体仍然高高的挺举着,女子的下体却大大地张开了个大洞,久久合不上。台下众人见到铁阴的本事,
立时掌声雷动了。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的进行着,正值又一个节目结束之时,台下那个七十多岁的蓝衣员外又说了:「于老板,自
己也露一手吧,我知道,你可是厉害的。」
  于老板走到台上,说:「好,就让大家见见也行,我们妓女可也是有十八般武艺的。」说完,唤过一个小厮,
「阿福,拿家伙去。」
  不长时间,阿福就拿了一根大粗擀面杖,而于老板也褪下了全身的衣服,把那根擀面杖吞了进去,当然,要全
部吞进去是不可能的,但于老板竟然也能吞进去七寸,这也证明了她的阴道之深了,这时,台下欢声雷动,于老板
更为得意,把双腿向上抬起,竟然全靠着擀面杖支撑全身的重量。
  这时,又一名壮汉上台,把擀面杖高高的举起,而于老板也随着被高高的举起了,一会儿,于老板纤足在壮汉
头上一点,一纵身,落了下来,向众人说:「各位,若说床上功夫,只怕还真很少有人是我的对手,就连铁阴都不
行,如果什么人以为自己厉害,可以一试,若胜过我,不但不要钱,我再反给三千两银子,如果败了,我也不多要,
只要二百里银子就行了。」
  蓝衣员外不高兴地说:「于老板,不要再开我们的玩笑了吧,这里什么人是你的对手呀。」而那个书童小明也
对白衣公子说:「你看这个于老板怎么样。」白衣公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唉,算了,我看她根本不是我的
对手。」
  节目逐一进行,终于到最后一个了,名叫春种秋收,只见一队女子上台,都是赤裸裸的,老板娘于老板说:「
各位大爷,有想生意兴旺的,可以放些钱进去,定能使各位大爷财源广进的。」
  说完,台上那些女子个个把臀部高高的抬起,双手撑地,下体显露无疑。台下富户争先恐后的上台,白衣公子
则只是观看,冲到是前面的,便是那位七十多岁的蓝衣员外,只见他走到一位女子身后,说:「小红,我的钱就给
你了。」
  小红则腻着说:「李员外,您可得手轻些,不然奴家可就伺侯不了您了。」李员外却不管这些,拿出两个五十
一两一锭的银两来,手一按,就按进了小红的阴道中,用手顶到深处后,发现还有空间,便又拿出一个五十两一锭
的银两来,塞了进去。
  其余富户,也把银两放进了自己心爱女子的阴道中。只见那些女子却仍然不走,而是扒开屁股,竟然向外排泄
东西,拉出来的,却是一个个碎银子,这当然是事先塞进去的了。但能保证阴道中不出,而肛门本来就比较紧,却
只能肛门排出银子来,也见这些女子是下了功夫了。
  「好了,大银两已经生了小银两,各位爷还不快拿走。」于老板说完,众富户把自己心爱女子所排出的银子如
同珍宝一样捡了起来。其实这本来就是青楼招揽顾客,骗钱的办法,但众富户只为图个吉利,当然不会在乎银子了。
  节目结束了,于老板宣布:「各位大爷钟意哪位姑娘,便请自便,这次,我请客,大家免费。」于是,各位富
户找到自己钟意的女子,便向着房间走去。大厅上,只剩下了白衣公子及书童和于老板了。
  白衣公子便要离开,书童小明忽然走到于老板身前,问:「如果我们公子胜了你,真给我们三千两银子?」
  于老板笑着说:「这是当然了,这位公子,请吧。」把白衣公子领到了一个房间,白衣公子本来不想试,但事
已至此,也只好试试了。
  很快,房中传出了于老板的惨叫声,一会儿,又有几名女子进去了,接着,也发出了惨叫,等到于老板走出时,
只见她面色苍白,下体处的衣服隐隐能看到红色,她双腿发颤,拿出一张三千两银子的银票来,说:「小女子有眼
不识泰山,银子给你,饶了我们吧。」
  白衣公子接过银票,便和书童小明走出了迎春院。据说,那位于老板被弄得一连卧床三个月,才能下床走动。
  二荒郊奇女
  出了迎春院,小明对白衣公子说:「段公子,如果不是因为我,只怕你还得不到这三千两银子的银票吧。」
  段公子听完,轻轻叹了一口气。小明连忙说:「公子不要伤心,相信老天爷一定会给公子一位好夫人的。」
  原来,这位段公子乃是山东人,名叫段玉阳,父亲段干豪乃是当地有名的富豪,因为段干豪岁数渐大,段玉阳
便代父催账,此其一,其二便是段玉阳天生异相,下阴巨大其父为其说了很多媳妇,却无一能是其对手,不是根本
插之不入,便是偶尔能插入的,也马上痛得昏死过去。
  这次洛阳之行,段玉阳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和自己相配的人,且听说洛阳多美女,委实令其心动,只是如今
却是兴味索然,连名震洛阳的于老板都不是其对手,那么只怕世人也就没有人能接纳自己的阴茎而不受伤了。
  二人一路无话,帐已经收齐,只好转回山东了,行上数日,离洛阳渐远,行人也少了,又走了十多日,已经来
到了一处荒郊,远远看见有一间小酒店,正好天色已晚,便走了进去。
  店内陈设甚是简陋,二人打尖之后便在店中歇息,此时已经是申时了,本来黑的天,竟然一下子变得亮了些,
却原来是下起了茫茫大雪,外面变得一片白,怪不得觉得亮些了呢?
  二人一时间睡不着,而在他们隔壁,便有七个男客居住,段玉阳正翻来覆去呢,却听见隔壁传来了响动,小明
也听到了,两人便走出门外,隔窗子向里面看去。
  但见里面灯火通明,那七位男客全身赤裸,其中一个正搂住一位女子,想来那女子是店主的手下,为其招揽顾
客了。七个男子下体尽显,阴茎或大或小各不相同,长有七寸至三寸不等,粗细也是从半握到一握多,不过却都是
坚挺不倒。只见这七人轮流上阵,那个女子倒也应付自如,竟能以一敌七,兀自不败。等到七人阳精尽泄,下体软
下来之后,那女子说:「奴家再露一手让各位爷瞧瞧。」声音竟然颇为柔美动听。
  但见她纤手轻动,樱唇缓吸,手口并用,竟然没用多长时间,就让这七个男客重振雄风,只是,七人都被刺激
得箭在弦上,都不想落在别人后面,这却有些不好办了。
  不过这倒难不倒那女子,只见她双手各握住一根阴茎,两只胳肢窝又各夹住了一个,接着半躺在地上,坐在了
一个男人的身上,用肛门把那人的老二给吞了进去,然后彻底躺下,第六人把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中,而第七人的
阴茎则被女子张开嘴,含在了口中。
  又折腾了一会儿,七人分别泄了出来,女子也累得不轻,躺在床上,闭目休息,此时她双腿分开,阴道口大大
的张开,恰好和一个小孩张开的嘴相似,七人中的一个越看越心痒,苦于下体软下来了,只好伸手去摸她的阴蒂和
大小阴唇,不长时间,女子的阴道中分泌了淫水出来,而那人的右手一合,握成了拳头,同时尽力向前一塞,竟然
真的一点一点的塞进去了。
  女的已经惊醒了,正要挣扎,剩下的六人则死死的按住了她,而那人则尽全力前塞,一个拳头,竟然整个进入
了女子的阴道,当然,拳头最粗的部位进去后,手腕部分较细,而血也流出了一些,显然阴道已经受伤了。
  那人还不相信自己的拳头竟然进入了女子的阴道,把拳头一进一出的抽送着,进去时,便挤出些血来,而一拔
出,更带出不少的血来,女子的声音也从呻吟变成了凄惨的叫声。
  其余六人却看得兴致勃勃,而段玉阳则看不下去了,一脚把门踹开,之后向着那人踢出一脚。
  不想那人的拳头在女子的阴道内,因为他的几下抽送,阴道已经痉挛了,再也抽不出来了,不但自己被踢倒了,
更连带着女子也从床上下来了,另外六人一看要对付段玉阳,那人却说:「你们不要上,我来。」急忙去拔右手,
却拔不出来,反而手被勒得生疼,情急中,双脚踩在了女子的身上,尽全力一拔,女子「啊」的一声惨叫后,终于
昏死了过去,阴道口大大的开着,再也合不上了,同时血也不停的流了出来。
  那人右手沾满了血水正要打段玉阳时,店主总算及时出现了,劝住了双方,段玉阳把女子抬到了店主人处,之
后冒雪跑着去为女子找大夫,而小明则发现这七人乃是强盗,便去报了官。
  大夫来了,刚刚止住了女子的血,正在写药方呢,那七个强盗又来了,拳交的那位想来是首领,他不服气,便
打算杀了店主,再杀段玉阳出气,所幸的是小明已经带了官差来此,正好把这七个强盗捉拿归案。
  灯光下,段玉阳发现这女子,虽然以色相招揽顾客,但容貌清新可人,生得极为俊美,皮肤也是白得很,并不
像一般的淫妇那样,让人感到轻浮,想来也是无奈之下才做起这种事来了。
  不觉天亮,外面大雪仍然在下着,段玉阳是走不了的了。此时小明仍然在睡,段玉阳也不叫醒他,径自向店主
那里走去。
  店主一见他,忙拱手迎上前,说:「多亏了公子叫来官差,不然,我们这里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公子有
何事,只管吩咐便是。」
  段玉阳只是说让店主准备早饭,之后又来看那女子,此时太阳已经升起,那女子却仍然没有醒来,看她年纪不
大,甚至可能连二十都没有,样子却是极美,实不像是个店妓,见她双眉微皱,显是下体疼痛所致,不知为什么,
段玉阳竟然会对她又爱又怜,不自觉地为她担心起来了,或许这便是缘分吧。
  一会儿,女子醒来,段玉阳忙询问她的伤势,并劝她多加休息,交谈间,两人甚是投机,段玉阳也知道了这女
子姓殷,名唤媚娘,自小父母早亡,被店家收为店妓,以招揽顾客。
  段玉阳听罢,又爱又怜,「真是苦命的人儿,可惜你了,我看你也与众不同,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作我的……」
停了一下,才小声说:「妻子。其实我觉得和你很投缘。」媚娘连忙说:「妾身早已经不是清白之身,又岂敢有此
妄想。」
  说也奇怪,这场雪时下时停,竟然断断续续的下了半个月,段玉阳借机住在店中,每天都要去探望多次,当然,
一些礼物也是少不了的了。
  半个月后,媚娘的伤势已经痊愈,这晚,二人对烛长谈,直聊到了深夜时分,而难得一个放晴的天气,二人当
然是开了窗子交谈了,不想一阵风吹过,竟然把蜡烛给吹灭了,两人连忙找火折子,结果竟然撞在了一起,两个人
正值情欲旺盛之时,又互有情愫,段玉阳借此机会把她抱到了床上,两人衣服尽除。
  殷媚娘搂住了段玉阳,深情地说:「妾身半月来得公子不弃,现在正好痊愈,今晚,我便是公子的人了。」说
完,便去亲他。
  段玉阳却推开她,说:「只怕不成。」当下说了自己下阴巨壮的事。媚娘则说:「公子不用担心,小女子天生
异相,说不定正好和公子相配呢?」
  段玉阳还想拒绝,但一想到那晚那强盗头目把右手塞入殷媚娘的阴道,寻常人若要痊愈,只怕非得一、两个月
不可,而她能于半个月痊愈,想来也是天生异相了,只怕真的能容纳自己的大阴茎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更觉全身火热,探手下体,自己的阴茎足有一尺长,粗约两握,其热如炭,其坚胜铁,段玉阳再探
殷媚娘的阴部,已经湿润了,阴道口开得也比平常女子来得大得多,便把阴茎凑对地方,一分一分的顶了进去。
  殷媚娘只觉下体胀得难受,同时觉得对方阴茎不仅粗大,而且还很烫,已经知道进来了,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
辛苦,但当对方龟头下方最粗的地方进来后,阴道只觉要被撕裂了,不觉「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痛了吗?」段玉阳停下动作,关切地问。
  「公子不用担心。」殷媚娘想到自己的性命都是被对方所救,也顾不得阴道的难受了,大有以身饲虎的气概,
当下把阴道迎着阴茎尽力向上一挺,竟然主动把阴茎吞到了阴道深处。
  虽然说要把一尺长的阴茎全部进去暂时还是不可能的事,但目前也已经进去了八寸了,对于双方来说,都感受
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乐。
  对于殷媚娘来说,对方的阴茎抵在了自己的阴道深处,而且即热又粗,还坚硬得很,实是平时感受不到的多重
刺激现在全都感受到了。因此,虽然对方的阴茎并没有抽动,自己就已经感到爽得受不了,想要从床上跳起来了。
  而对于段玉阳而言,阴茎也是首次进入了润滑的阴道,那种紧窄的感觉,那种被包容的刺激,真是自己从未体
会到的,便是于老板,自己的阴茎一插入,对方的阴道就痉挛了,除了感到一阵绞痛外,阴茎并没有什么爽的感觉,
当然和现在绝不能比了。
  不但这样,殷媚娘的阴道不仅分泌的水多而且还会主动蠕动,便是不抽动,也能感到麻痒无比,普通人尚且抵
受不住,更何况近似处男的段玉阳了。因此,不长时间段玉阳就泄了出来。
  但他不光阴茎壮,精力也足,很快就再次硬了起来,本来,刚泄出来时,只剩下个龟头在阴道内了,如今又变
硬了,当然是再次的插入了,不想刚进去,竟然滋的一声,把白白的阳精都给挤了出来,段玉阳不停的抽动着,一
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深入浅出,一会儿则浅浅的刺入,殷媚娘一开始时还抵受不住,呻吟连连,等到阴道适
应以后,渐渐地也欲罢不能了,两个人动作越来越快,从能自己控制到不能自主,显然两人都要泄出来了。
  同一时间,双方的速度快到了极点,接着两人都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对她们来说,都达到了有生以来最
强烈的高潮。
  段玉阳的阴茎已经软了下来,但殷媚娘还想再来一次,在她手口并上之下,竟然很快的让段玉阳重振雄风了。
这次,殷媚娘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臀部高高的抬起,段玉阳的阴茎则从后进入。抽动几十下后,殷媚娘又手搂住
双腿,躺在了床上,玉阳这次阴茎插入的更深了,刺激程度当然也就更强了。再之后,段玉阳有些累了,便躺在床
上,媚娘蹲在他的腰间,把屁股向下一坐,把阴茎吞了进去,之后用女上位,上下运动,段玉阳则乐得享受了……
二人一直闹到五更天,才没有了力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二人醒来,段玉阳奇怪地问:「怎么你的阴道可以容纳我的阴茎呢?」媚娘说出了原因,原来她自小便被人塞
入下体核桃,以满足店主的淫欲,稍大点,更是整夜的被店主用一根大粗棍子塞进阴道以作惩罚,有时招待不好客
人,更会被塞入一根大玉米棒子……
  「难道不痛吗?真是苦了你了。」段玉阳搂住了殷媚娘,长叹了一口气。
  「开始当然难受,但后来也就习惯了。不过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能报答公子呀。」殷媚娘倒没有后悔。
  「真是苦了你了,不如你作我的妻子吧。」段玉阳早就已经有心娶殷媚娘为妻,直到现在才说出来而已。殷媚
娘一听,连忙说:「倘公子不弃,奴家甘愿为妾,作正妻却是绝对不敢。」
  段玉阳却是铁定了要娶她为正妻了,但并没有当面坚持,而是打算到家后给她个惊喜,天早就亮了,两个人当
然要起来了。段玉阳直接找到店主,提出要赎出殷媚娘,不想店主已经看出段玉阳对殷媚娘有意,竟然趁机敲诈,
非要拿出一千五百两银子不可,玉阳一狠心,如数拿出,丢在桌上,和媚娘、小明一起走出了这个小店。
  店主有些后悔,想再多要些钱,但想想自己已经是狮子大张嘴了,能得到一千五百两就够不错的了,别弄不好,
这些也保不住就坏了,所以没有追出,而是喜滋滋的数着这些银子。
  【完】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free x性俄罗斯美女(mm182.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