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小说 >> 淫荡人妻 >> 内容

洗脑成为便器

时间:2019/1/23 15:53:44

完成任务后从其他的管理世界乘坐米德波浪号出差归来,我从外面凝视隔了一周的六课队舍。
时间和空间管理局遗失物管理部对策部队,相距设立机动六课已经数个月。
虽然最初的时候相当的,但现在已经成为了对我来说像另一个家一样亲近的地方了。
我放松的叹了口气,仿佛骤冷的夜晚把我全身的力量抽空了。
因为已经是深夜了,队舍的灯也早已关上。
「泰斯特罗莎!」
这个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
那是像被研磨过的利刃一般凛然的声音。
我望向那个方向。
「啊,希格纳姆。你回来了。」
「嗯。」
站在那里的,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们中的一个。
细长而清秀的瞳孔让人感觉到其高贵的意志。
鲜明的绯红色长发柔顺地垂到腰际。
还有那硕大傲人的胸部以及湿得乱七八糟的发情骚穴。
她是我指挥的闪电分队的副队长希格纳姆。
不过今天的她与平常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虽然和平常一样身穿的时空管理局制服,但是上衣的胸襟被大大的打开,雪白耀眼的胸部和突起的粉色乳头毫不在意的暴露在夜晚的空气中。
而裙子和内裤更是没有穿,下半身完全是露出状态。
黑长筒丝袜与胯股之间的部分也是被粗暴地扯开,希格纳姆那沾满了精液和爱液的骚穴更是被清清楚楚暴露在外。
身穿着暴露制服的希格纳姆就这样向我走来。
「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明天才回来的吗?」
噗噗………
她每走一步,那对暴露在外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胸部就像果冻一样晃动起来。
一副完全能够勾引起男人性欲的淫靡身姿。
与之相反希格纳姆坦然对自己的样子显得十分的坦然,仿佛对自己的样子没有丝毫疑问和害羞。
不管是把自己的胸部暴露在别人面前这件事。
还是在别人面前若无其事的摇晃胸部这件事。
甚至淫液不断从胯间滴答滴答地流出的这件事也一样。
「是啊。要感谢那边的同事亏竭尽手的想办法,今天总算是完成了。」
当然我也不会因为希格纳姆作出这种变态打扮就有所抱怨啦。
因为这不过是平时的制服的『一点点有趣的改变』而已。
就算是平时没什么打扮的希格纳姆也多少会有想改变形象的时候吧。
『完全没有必要在意』
我的目光偶然扫过希格纳姆的颈部。
因为那里有一块以往绝对不会带的特殊饰品。
那是项圈。
与她的头发一样的红色,一般是戴在狗身上的项圈。
并且,从那里伸长的锁链系着一块简朴的木制小板。
这块木板被挂在希格纳姆腹部上,不断轻轻的摇摆着。
『烈火之将希格纳姆洗脑完毕』
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用黑色粗体字写着。
―――烈火之将。
这个名字就像她身姿一样充满活力。
而希格纳姆的那个身姿更是被称为武士的体现,在管理局里不论男女都有很多人对其发自内心的尊敬。
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虽然在立场上来看希格纳姆是我的直属部下,不过至今为止她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在我的面前感到诚惶诚恐,抬不起头。
那么,送给那样的她身上佩戴的『洗脑完毕』这样绝佳称呼的牌子的人究竟是谁。
「希格纳姆,是不是加班了?」
「啊。不过是和平常一样用心的完成工作而已。」
从她回答的表情来看,看起来相当的愉悦。
如果从旁观者来看的话希格纳姆和平时一样的表情,但交往时间长的我是知道的。
现在的希格纳姆的眼睛满溢着灿烂闪耀的光彩。
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她可能是碰到了什么让她感到心满意足的事情吗。
我试探着问道,
「发生了什么好的事情了吗?」
「哦,想知道吗?」
听到我的问话后希格纳姆反而反过来问我。
平时不太会表露出感情的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今天真的是相当愉悦呢。
「是啊。能让你那样开心的工作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非常有兴趣喔。」
「这样啊?正好一起回职员宿舍去,顺便说给你听。」
「嗯。」
与变态打扮的希格纳姆一起,向我们住宿的职员宿舍走去。
「今天早上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把手上比较空闲的职员们叫来…」
用相当轻快地语调,她向我说起「那个」。
「把大家叫来之后,我就在他们面前站在桌子上面蹲坐打开双脚。」
「哦,那可是相当下贱痴女的样子呢,真不错啊。」
愉快的对话,我也笑着对希格纳姆随声附和。
「对吧?对于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堂堂正正的做这个动作,以此向世人宣告自己是变态婊子的这件事可是让我感到相当的自豪喔。」
平时也给人非常一本正经严格的印象的希格纳姆,没想到也有这样好说话的一面呢。
「后来怎样了?」
「还用说,当然是就那样一边让同事透过长筒袜观看我的内裤,一边说『六课内的禁欲生活相当辛苦吧。可以的话请各位使用我这样的性处理用肉棒把你们那塞满整个蛋蛋的精液给排泄出来吧』来请求大家用肉棒强暴我了。因此从早上到傍晚许多人都把我的口便器,骚穴,菊穴啪啪啪的被侵犯了很多次。我最后甚至晕过去了,直到不久前才醒过来。」
「啊,所以才这样一副打扮?」
「恩?」
她的样子为什么与平常不一样的这件事情。
总算是明白了。
「就是,希格纳姆的大胸部和骚穴现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哟。」
「哦,是这个…」
「而且,身体上到处都沾满了汁液,被射到嘴角都黏住别人的阴毛了。」
「毕竟从早上开始便和男人们全力做爱了。胃和子宫里面,直肠中都被扑通扑通的注入了男人们满满的精液。但那又如何。」
「那个…我,因为你基本没有过那样的装扮,刚才看到的时后稍微感到吃惊。」
我一边笑着说。
「可是,会在一大早就被大家当作性处理用肉棒不断强暴的原因,现在听到倒是可以理解了。」
身穿半裸制服,浑身沾满精液的希格纳姆就那样带着浑身浓烈的精液腥臭味和我说话。
「原来如此,那么就从最初的地方开始说明吧。」
「今天我的工作内容是没有紧急的出动指示的话就在科室工作。不过,今天早上与○○相遇的时候。」
用手指着自己佩戴的项圈和沾满精液的木牌希格纳姆继续说道。
「被赠与这个『我成为洗脑奴隶的证据』,同时就收到了『今天希格纳姆的工作就是成为大家的公众便女』的任命。我按照那个家伙说的那样为六课的大家提供骚穴奉仕服务,就这样全身布满精液的样子从男人们的肉棒里榨取了一整天的精液。」
希格纳姆自豪的述说着自己成为精液马桶肉便器的的工作。
「这样啊。……?」
我的脑袋里浮现出一个疑问。
○○……?
那究竟是谁。
到现在为止不应该没有听说过那样的人的名字啊,不过……
「怎么了?」
「嗯…对不起。那个○○,是谁啊?」
「…什么?」
希格纳姆皱着眉头看着我。
她的反应,就象是无法相信我所说的话,那样惊异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泰斯特罗莎。那个家伙是从成立的时候开始就是机动六课的一员吧。分队长你忘记了吗?」
「那个…」
机动六课的一名成员?
那样的事不应该忘记的人物,我忘掉了?
被清楚的断言,惊慌的将手指贴在额上在记忆的深处开始搜索。
……但是,无论怎么想也……
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希格纳姆所说的○○这个人的事情啊。
「我们中的一员…是这样吧……」
「没问题吗?难道是疲劳积累过多了。」
希格纳姆用看起来十分严重的表情看着我。
……这样让大家担心了,我在做着什么呢。
(也许像希格纳姆说的那样,由于这里连日的工作导致疲劳集聚了吧…)
这样想的时候,熟悉的建筑物和灯光出现在视野。
谈话间不知不觉已经到达的职员宿舍。
「…今天和明天需要整理议案是不是还剩下了?」
「不,那些不是马上就需要的东西。」
「你要多休息一下。最近的你真是努力过头了。」
要小心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说起来最近,奈叶和疾风也对我说过类似的事情了吧。
不仅仅是她,在别的副队长眼里,我好像也努力过头了。
「你是六课里最重要的一个人啊。工作热情好是件好事,不过如果在被关键时刻累到的话会让大家担心的。」
「…嗯。」
「那个,以前也说过。对于艾力奥和露茜现在的你的存在占有着相当多的意义。」
艾力奥和露茜机动六课的一员,闪电的队员,也是我的重要的孩子们。
「…是这样呢。想想为了孩子们,你是时候要好好休息一下。」
以上这个是希格纳姆的担心吧,我把沉重的表情微微一笑变成笑容。
「这是把他们培育成优秀的『正太雌奴隶』和『萝莉人形飞机杯』的监护人的我的责任与义务。」
在别人面前,我这样清楚的说道。
6年前和3年前,看见那些孩子们的第一眼的时候。
「因为这个孩子和我一样有成为淫乱肉便器潜质,艾力奥和露茜就让我收养吧。」
「这个我知道了。」
我说出这样的话,希格纳姆也微笑满足似的点了点头。
而她戴在脖子上的用锁链与项圈连在一起的『洗脑完毕』字样的招牌,在肚脐前噗啦噗啦的摇晃。
在说话的时候,来到了我的房间前。
「那么晚安,希格纳姆。」
「恩,你也好好休息。」
虽说是自己的房间,不过这个房间不是我一人的东西。
是与从年幼的时候开始的好友一样的六课的分队长,高町奈叶同室。
在跟我对谈之后,希格诺纳就一直暴露胯间让胸脯噗噗的跳弹着,英姿凛然地离开了。
目送那个不论何时也很优美的身姿。
(那么,已经睡觉吗……?)
我走进了房间。
在我和奈叶的房间里,站立着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男子。
那个家伙是不胖不瘦中等身材的男人,仿佛理所当然脱掉了裤子露出了下半身,在那个男人的胯下,有一名抵身不动的女性。
「―――……」
我不可替代的好友,高町奈叶。
她现在正穿着防护衣,把嘴巴张得大大地将男人的肉棒连根含在嘴里.
「…什么?」
总是露出只要是看见就很暖心一样的笑容。
那样的她,现在是象是失去了意志似,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经常穿着的橙色内裤,为什么现在会戴在她自己的头上,本来应该通过双脚的部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她标记似的双马尾。
除了这个以外,现在的奈叶采取的姿势也相当的奇怪。
双臂肘部弯曲成半圆圈,双手伸出指尖贴在头顶上。
这样的姿势让人联想到呆立的猴子。
两脚像也和双手一样地弯曲,脚尖点地。
裙子正侧面被打开,能够完全看见微微张开的骚穴,显得下流无比。
从旁观者来看,要维持这个姿势是非常辛苦的。
不过,惊奇的是这个姿势恰好维持住了。而且连微弱的颤抖都也不能看到。
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与平常的奈叶给人的印象成180度的相反。
简直就象是一个看起来很相似的机器人。
与奈叶相识也有十年了,但这种扭曲的样子我至今都没见过。
只见那个男的把脸转向呆立站着的我。
「哎呀,罗莎!我等你很久了。你回来得晚了一步,奈叶已经被我的力量给洗脑了。」
他的特异之处就是那个毫无个性的路人脸。
可是,从他嘴角溢起的那个仅是让人看到就会恶寒的卑劣笑容,在我在看到它的同时眼神也变得捕捉到下个猎物似的瞇了起来。
「!」
这样的他视线相交的一瞬间。
我原本僵硬的身体因为愤怒而行动了。
「这……!」
必须救出奈叶。
我是用力的踢向地板。
低空跳跃,我像金色的风了一样一口气冲到他眼前。
让那个男人连捂住脸颊的反应时间都不给。
噗啾啾……
「唔嗯!唔嗯嗯嗯!」
猛的扑上去然后尽情的吻在他的嘴唇上。
因为这样子几乎像拥抱一样,我的大胸部就像要压坏他的身体一样压了上去。
对于那样的细微的事我好毫不介意,眼前严峻地盯视这个男人。
然后,立即伸出自己的舌头向对方的嘴唇里头不断深入。
「噗啾…嗯嗯,嗯噗啾!」
「……」
对于我的接吻行为,不可思议的是对手完全没有抵抗。也许是因为我电光火石般的进攻惊讶得来不及反应。
这是好机会。
不能错过的就会就这样一口气进攻到底!
「噗啾…哦唔嗯…嗯噗啾!」
要让男人无力化的话『引导到兴奋陷入高潮的射精』是最有效的方法。
我遵从这样的理念按照一边快速的舔弄对方的舌头和牙龈,然后出其不意地快用手速地下向下伸展。
啊呜……
目标是正在大口吃肉棒的奈叶的嘴巴附近,男人特有的肉袋。
温柔的碰触他那膨胀的精液肉袋。
一边用手感受蛋蛋那沉甸甸的重量,一边认真仔细的揉弄。
嗯嗯,骨碌骨碌……
让肉袋在五根手指中巧妙的滚动。
当然,这期间甜美的深吻刺激也不能忘记。
我对肉袋进行按摩的同时,另一只手抱着他的背一下就把他抱到怀里。
「嗯…啾,啊嗯…喔哦喔哦喔哦…」
为了让他享受嘴部刺激便能兴奋起来,我热情地把脸靠近过去,将嘴唇左右磨蹭,并以舌头仔细抚弄男人的唇肉跟牙齿。
他被我果断的『攻击』造成的策略所玩弄,到现在为止完全没有反抗,任我摆布。
——这样的话这个能行。
啊嗯啊嗯,一边吮吸着他的嘴唇,我一边观察奈叶的情况。
「―――……哦呜……嗯啊……」
奈叶的瞳孔暗淡无光,依旧含着男人的大肉棒。
我施予的刺激让男人的大肉棒猛然抖动,奈叶的脸颊也随之微微摇荡,吐出了微弱的呻吟声。
……奈叶身穿魔法防护衣依旧维持着僵直的状态。
是变成这样之前,都一直与这个男人进行对抗的吧。
刚才这个男人说过,他使用了神秘的力量操纵奈叶的心灵并夺取了奈叶的意识,让奈叶完全不抵抗。
虽然这件事情难以相信,不过按照奈叶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句话应该是真实的吧。
这种世上的不为人知的可怕力量。
一旦把那个力量对我使用的话,能否抵抗都不知道。
但是,不能逃避。
现在在这里能够帮助奈叶的就只有『保持着正常的意识』的我……!
(对不起,再稍微忍耐一下就行了。我马上就让这个男人的肉棒兴奋陷入高潮把精液给喷射出来,这样就能救你了!)
接吻开始已经过了5分钟以上。
彼此的唾液混在一起在我的嘴边留下无数污痕的时候,我抚摸阴囊的掌心就感到在那对肉袋中的睪丸开始朝上颤荡起来。
是时候打败让人厌恶的敌人也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时候了,他的雄性大肉棒的已经接近射精的界限了。
『让他高潮射精』是『为了拯救奈叶的手段』。
因此『不让这个男人痛痛快快的射精是不行的』。
射精。
精液。
让他射精。
精液排泄。
宝宝汁液。
肉棒射精!
肉棒大人!!
来吧白花花的精液!!!
精液发射的一瞬间,我一口气吸住了对方的舌头和所有的唾液。
脸颊急剧地收缩,让眼前的男人看了相当难看的表情,不过这个也是办法没有的事。
更加仔细抚摸手里的蛋蛋,用不会感受到疼痛的力度和手法缠绕着蛋蛋刺激它瞬间突破极限。
噗噗噜噗噗噜!!
「咕咕咕咕,唔唔!」
蛋蛋瞬间收缩的同时,奈叶像母猪一样嘴里发出了一声悲鸣。
这个男人射精了,奈叶含着的大肉棒,精液像雪崩一样喷射而出。
噗啾、噗噗啾、噗啾!
噗啾!
噗啾噗噗、啾噗啾、啾啾噗啾……
「……恩恩…骨碌…奥恩哦哦……骨碌……」
嘴巴不断地被灌入精液,被夺取意识的她,只有不声不响地咽下。
也许是因为分量庞大的原因不时有噗!噗!的声音发出。从鼻孔里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
双手贴在头上以螃蟹脚的姿势坐着不动,结合奈叶现状的状态展现出一幅无法形容的奇异场景。
(哎呀,可惜了那些精液了…虽说是敌人的,这对难得恩赐精汁的肉棒大人也太抱歉了)
大肉棒的精液牛奶对我们下贱母猪来说是最好的饮料了。
真想马上舔光奈叶鼻子上的精液。
但是,现在必须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的敌人。
就算被对方那根强得一插就会征服女性的大肉棒恩赐了这么多宝贵的精液,但伤害奈叶是绝对不能宽恕的。
我在吮吸的舌头上一二一二的来回舔了数次,才松开了男人的嘴。
与他分开后时嘴巴发出了啾噗声音并拉出了一道黏稠的银丝。
「唔唔嗯……噗…啾……」
一口气咽下从男人那里吮吸来的大量唾液。
然后我擦掉了嘴角残留的唾液,与对方对峙起来。
「——不要动。我现在指控你为魔道犯罪者,实施抓捕。」
已经让他充分的射精,他现在的力量应该已经所剩无几了。
但还是不能大意。
要让反击的可能性变成零。
必须完全把对方『无力化』。
「哎,为什么是我?」
接下来怎么对方会怎样进攻?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眼前的男人悠然的把肉棒从奈叶奈的口中抽了出来。
就算嘴里的肉棒被拔了出来,奈叶也依旧维持着张开嘴双眼无光的状态。
离她有点距离的位置,我可以看到她的嘴里到处都布满了大量的白色精液。
跟刚才一样淫邪地笑着的男人用装傻似的口吻回答着。
他侮辱似得态度让我紧紧的握住拳头。
(把奈叶洗脑对她作出那么过份的事,你居然还……)
愤怒的想再次扑上去,和这个男人的舌头再交缠咀嚼一番,但我还是按下了这个冲动。
「如果你反抗的话,我就不得不展开更强大的『攻势』来镇压。请你老老实实的投降吧。」
我怒视着这个男人。
但是这个男人露出了那让人恶心的微笑拒绝了。
「更强的攻势吗?那么,到底怎么样的呢?」
只见他胯下的肉棒已经完全复活,变得硬邦邦的了。
刚刚不是才大量射精的吗。
真是让人感到害怕的顶级大肉棒。
不打算彻底解除武装放弃抵抗,那样的话……
「没办法了……」
我突然转过身背对男人都到墙边,用手扶着墙壁弯下了腰。
然后面向他,气势十足的高高翘起了自己的大屁股。
并且用一只手大大的翻开了裙子,展示出被黑长筒袜包裹的内衣。
「那么。请马上挺起那根大肉棒噗滋噗滋的插进我的骚穴里。把那些挤满你蛋蛋的强壮雄精,一滴不剩的全部灌注在我的子宫里。」
这是我的必杀技『魔法』。
让陷入我阴道里的大肉棒尽情的中出。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清空他的精液袋,达到完全『无力化』的效果了。
「噗!裤裤…原来如此,这就是罗莎的『魔法』呢。还真是可怕的手段。裤裤裤……」
拼命忍住笑意,男人走了过来。
但是。
「……?」
他看着我翘起屁股的姿势却什么也不做。
「但是,我好像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呢。像个变态痴女一样恳求我插进去怎么样。做不到的话,今天已经相当的满足了就这样让我回去吧。」
「啊……!」
糟糕……!他想逃跑!
为了让奈叶恢复,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逃跑!
「等一下!」
「嗯?」
喊住了这个打算离开的男人,我双手伸到覆盖住屁股的长筒袜上。
呲呲呲……
一口气撕开。
并且把黑色的内裤退到膝盖上,我那生长着依稀可见的金色阴毛的骚穴被完全暴露出来。
然后我,
「呼、呼!」
只见暴露在外的屁股跟着拍子不断的左右摇摆。
在这里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个男人因为欲望的驱使,用大肉棒全力的强暴我的子宫然后中出才行。
「呼,看光光我的大屁股双手紧紧地抓住骚穴插到子宫口,罗莎的肉便器,精液不要忘了噗噜噗噜的中出…呼、呼!」
我一边把能够想象出的让肉棒兴奋的话说出来,一边噗哩噗哩噗哩噗哩的摇晃着屁股。
看见我展露出那不成体统的渴望交配的求爱舞蹈,男人宏亮地笑了。
「真没有办法了。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既然已经说了,我就不得不强暴这个下贱骚穴。」
男人狰狞的目光在屁股和骚穴上来回扫视,最后定睛在屁股上。
感受到一根火热的肉棒插进了屁股的肉缝上,我低头看见一个龟头在屁股上不断的隐现。
「喂罗莎,我最初在机动六课设置的『规则』也对你产生作用了对吧?给我说出来,说得出的话我就如你所愿狠狠的强暴你吧。」
「……?」
六课设置的『规则』?在说什么呢……
――难道。
男人的这句话,我脑子里浮现出了可怕的推论。
我返回六科的时候已经钻进了这个男人设计好的圈套里?
这家伙,在我不知不觉之间将我的心——
――不,『完全没有必要在意』。
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没法意识到自己被洗脑了』
比起这种事情,要快点按照他说的那样,说出我被指定的规则。
「规则是『这里的雌性要是被肉棒插到高潮的话就要成为那个男人的专用性奴隶』?」
「呵呵,看来相当的有把握呢。不过,没关系吗?真不觉得可怕吗?」
「没关系喔,我绝对不会向你的肉棒屈服的。为了打倒你,我要使出我的处女淫骚穴。」
回头望向以为自己立于优势的男人,我投以带有反抗意志的眼神,屁股任由对方肉棒抽戳。
「哼,那么『罗莎的阴道里的敏感度大幅度提升』。顺便『你是把高潮的样子堂堂正正暴露出来的下贱母猪』。这个『设定』追加。」
「嗯,我知道了。」
我立马接受了男人的话,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违和感。
不要紧的。不管他采用怎样的卑鄙手段我也不会输。
视线看向奈叶那边。
依旧摆弄着那猴子姿势呆呆地凝视着房间的墙壁。
「……………」
「奈叶……」
马上,马上就能救你了。
奈叶,看着吧,我一定会战胜他让你―――
滋噗、滋噗
「啊啊嗯嗯!?」
身体猛地摆动。
突然从背后传来了巨大的冲击,我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同时,迄今为止从未感受过的像溶化一般的甜美的麻痹感袭击。
从骚穴直接传达到大脑的那个快感,总觉得自己的声音像不受控制地一样泄露了出来。
一看,男人的肉棒已经插进了我那又湿又软的阴道里。
滋噗……滋噗滋噗
「嗯……啊呜尧屔屔屔摔」
他用细腻的动作慢慢抽插着,哪怕是小小的挺突也带来了让我双眼翻白似的强烈快感,将我心神翻弄其中。
「喂喂,没事吧菲特?脸色已经变白了。」
「呜尧摔闭,闭嘴这样,嗯嗯
这样的甧镕摔这样的程度、我呜簧镔摔簧镔镔镔镔摔」
我拼命抵挡着这一波一波袭来的剧烈快感,仿佛要一下子达到了快感的顶峰。
滋噗噗噗噗噗
「~~~~~呜搧」
噗噗噗噗噗噗噜
但是,那火热的大肉棒不断插进我的体内,阴道壁在肉棒噗滋圧滋萧抽插下慢慢被挖出肉棒的形状。
肉棒抽插时带来的剧烈快感,仿佛要把自己的心灵冲刷成粉红色。
我。菲特·泰斯特罗莎·哈拉温这个人的存在已经崩坏了。再也不能回到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之前了。
「――――嗯!!」
「啊?」
不行!!
咬紧牙关,摇了摇头
总算停了下来了,差一点就被快感给淹没了。
「真是让人吃惊,居然还能抵抗。快感被放大到这种程度,一般就算堕落下去也并不稀奇。真是了不起呢,菲特执行官。」
我拼命地保持自我的同时奚落声从背后传来。
在这里我,我屈服的话……奈叶和疾风,六课的大家…!
为了艾力奥和露茜,这里是绝对不能输的——

  「但是已经迟了。哟西」

  滋噗!!

   ―――啊

  「啊啊―――等等一啊啊啊」

  啪啾……啪啾搧樧缮摕樧缮摕樧缮摕

  「啊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啊啊啊搧」

  ………已经,忍受不了了

  菲特·泰斯特罗莎·哈洛温「原」处女骚穴被『主人』轻易的打败现在向
『主人』的大肉

 棒投降无条件的服从

  因为啊,肉棒大人有认真的戳入子宫的话,牝肉根本就没有能抵受得住的道
理嘛而且到刚刚为

  止都想着取胜的我是多么的愚蠢啊

  但是已经没关系了因为现在的我已经知道了身为雌性的快感变成了完完全全的精液便女了

   已经不能够反抗大肉棒的了

  母猪就该像母猪一样,专心成为被肉棒插插时乖乖哎哎叫的专用肉套……

  「哦,哦!?骚穴突然变紧了…!」

  「嗯穗嗯大肉棒插得越来越深了騧璚腺变成大肉棒的样子了」

   啊紧舒服

 肉棒好舒服娧爱好舒服嗯啊啊啊啊啊

  「一脸被干到高潮的下贱表情,从刚刚开始就一个劲的扭动自己的屁股…

  直到刚刚为止,浑身正义感的时空管理局高级执行官的菲特哪里去了。」

  「啊恩…不要这样说嘛,主人让我在、肉棒面前堕落啊恩啊恩直到刚刚为止
不论在什么地方菲特再也不会说这些狂妄自大的话了」

  「那奈叶的事怎么办呢?你不是要救她的吗?」

  「无所谓了不管是管理局还是六科的大家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比起那个,交配
做爱才是最重要的肉棒褧棒褧棒性交搧」

  房间里回荡着我叫声。

  ――以前帮助过我的朋友。长的间一起在战场的朋友。然后,和小时候的我
有相同愿望而挽救出来的孩子们。

  现在,我一点犹豫都没有,把它们全部,像垃圾一样地扔掉。

  ……成为人偶的奈叶已经听不到我现在的声音。

  跟我进入房间时一样,她仍然是失去自我意识的便器摆设。

  「哈哈,太容易了。嘛,女人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原」执行官「现」肉
便器的菲特酱,差不多该好好的给你奖励的精液了…!」

  「哈啊∧谢主人的恩赐请尽情的在菲特的子宫里痛痛快快的射精,在你征服
的骚穴里灌满你的液体,给淫贱的菲特配种吧」

啪樧摕樧摕樧摕樧摕樧摕

  「那么……唔嗯!!射出来了菲特酱!!」

 噗啾圧坖坖繖缮摕

  「唔嗯嗯嗯嗯、噗啾啾啾搧精液嗯嗯嗯嗯嗯搧」

      热热热簧热的精液毫不客气的向我体内深处一拥而入

  呜啊呜啊呜啊嗯啊嗯啊小宝宝的子宫房间要被染成白色的了搧唔嗯唔嗯嗯嗯嗯嗯擿搧

 滋噗滋噗滋噗滋噗

  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

「呜啊……啊…」

  「唔嗯啊呜主、主主人的精液牛奶把子宫填的满满的了……搧高潮受精要露
出母猪脸了哼噢噢噢噢搧搧」

  我背靠墙,像虾一样弯着腰,全部接受了主人的精液。肚子里传出了野兽哄
叫一样的声音仿佛表达出被雄性支配而感到喜悦。

  「―――……」

  至于奈叶。

  在房间的一角,嘴里攒下了主人的精液。维持着猴子的姿势,双眼无神仿佛
看向后天的方向。

  嘴角的位置,口水与精液的混合物溢了出来,滴落在地板上。

   ————

  菲特正在走向疾风办公室。

  「泰斯特罗莎」

  熟悉的声音传来,左右看了一下才发现。

  身穿暴露制服的希格诺纳,正半跪一个男人的面前。

  巨大的胸部正把男人的肉棒夹在其中,剧烈的上下摆动。熟练的把男人的精
液给榨取了出来。

  希格诺纳把沾满液体的肉棒用嘴巴清理干净后才站起身,向菲特走来。

  依旧是那优美的身姿,希格诺纳摇摆着胸部,踏着凛然的步伐走了过来。

  希格诺纳上衣的胸襟依旧被大大的打开,脸上和大胸部上布满了刚刚榨取的
白浊精液,散发着阵阵的剧臭。

  「希格诺纳,一大早就这幺认真的工作了。不要又像昨天那样被侵犯到晕过
去了。」

  「还可以吧,刚刚用胸部和嘴巴榨取了几根肉棒的精液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的。而且今天的工作会轻松不少。」

  「是吗?为什么呢」

  菲特好奇的问道,毕竟她昨天的样子可是挺凄惨的。

  「早上我向○○报告了昨天的工作情况,○○说身为六科的发泄用肉便器不
能够这幺不爱惜身体。

  就一边用大肉棒插我的肉穴,一边给我下达了新的任务。」

  「新的任务??」

  「就是这个啊」希格诺纳指着肚子上挂着的木牌。上面不再是『烈火之将希
格纳姆洗脑完毕』的字样。

  更换成『舌战群棒,乳战群雄的希格诺纳』,标题下面画了不少的正字。

  「任务内容是『用嘴巴和胸部榨取肉棒的精液。一发精液一个笔划。画满整
个木板后任务才算完成』」

  「哦。○○主人还真是体贴呢。」

  「○○主人?」

  看见希格诺纳疑惑的菲特便对她解释。

  「恩,昨天晚上,○○在我和奈叶的房间用他那大肉棒狠狠的插我的肉穴,
因为六科的『这里的雌性要是被肉棒插到高潮的话就要成为那个男人的专用肉奴
隶』规则。

  被高潮内射的我成为了○○主人的肉便器了。昨天晚上我插了一整晚,快天
亮才睡着。」

  「那真是相当不错的呢,○○的肉棒可是整个六科最雄伟的,榨取出来的精
液也是最美味的。」

  希格诺纳点头同意,看她回味的样子看来平常没有少喝。

  「奇怪了,奈叶呢?她没有和你一起来?」

  「奈叶被○○主人带走了,听说总部有一群训练生的肉棒需要她好好的用骚
穴『指导指导』。」

  「总部的教导任务,应该不会落到我们六科头上吧。」

  「可能是○○主人争取的吧,而且这样不是挺好的吗?那些训练生可都是有
各个世界筛选出来的。

  每一根肉棒的精液量和持久力都是拔尖的。能够教导他们可是一件相当荣幸
的事情呢。对打响我们六科的知名度是相当有帮助的。」

  「也是呢。对于指导别人这件事情,我们六科最拿手的也就只有性交王牌的
奈叶了。」

  这时候,三个身穿制服的同事走了过来,挺着那充血膨胀的肉棒满脸淫笑的
看着希格诺纳。

  希格诺纳也异常熟练的跪下身来,直接用嘴含住中间的一根,然后左右手各
抓住一根。引导其在自己的大胸部上不断的摩擦。

  「努力工作吧,希格诺纳」

  看见希格诺纳忙着干活,菲特打了声招呼便转身离开了。身后传来了。

  而希格诺纳的回答则是夹杂在男人射精的低哄中。

【完】

 

 
  • 上一篇:丧心病狂的任务
  • 下一篇:鼓励出轨
  •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free x性俄罗斯美女(mm182.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声明: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华人设立,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